title

叶嘉莹:爱上古诗词的九堂课

亲近母语

2
Followers
3
Plays
叶嘉莹:爱上古诗词的九堂课
叶嘉莹:爱上古诗词的九堂课

叶嘉莹:爱上古诗词的九堂课

亲近母语

2
Followers
3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亲近母语官方出品 ...

Latest Episodes

吟诵不是表演

第六讲、吟诵不是表演 中国的吟诵不是花腔女高音。中国诗歌的吟诵是在相同的声调之中微妙地传达不同的感受。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将中国的吟诵和歌唱做了对比,强调吟诵原本就不是用来表演的,每个人的吟诵都将自己的感情和诗歌结合在一起,每次吟诵都会有微妙的情感变化。中国的吟诵就是在循环往复之中,表达自己的情感。在讲座最后,叶嘉莹先生吟诵了《关雎》和《硕鼠》,为我们展示了诗经吟诵的魅力。

11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吟诵不是表演

《硕鼠》《将仲子》

第五讲、《硕鼠》《将仲子》 “兴”是由物及心,由外物引起我内心的感动;“比”是由心及物,把内心的感情借外物来表达。那么《将仲子》这首诗不是比也不是兴,我们管它叫做赋,赋就是直言其事,不假借外边的任何草木鸟兽的形象就直接叙述出来。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讲解了诗经中《硕鼠》《将仲子》两首诗。《硕鼠》这首诗是讽刺那些剥削的人,讲剥削的人比作了大老鼠。《将仲子》是一位热恋中的少女赠给情人的一首优美的情诗。全诗纯为内心独白式的情语构成。叶嘉莹先生说这首诗是赋体,不需要外物的陪衬,直接书写了女子想爱这个仲子又不敢爱的感情。

8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硕鼠》《将仲子》

诗经:《关雎》

第四讲、诗经:《关雎》 《关雎》可以说是人生的一种基本感情。我们说“男子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青春的男女有爱情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讲《诗经》的第一篇《关雎》。《诗经》是四个字一句,四个字是中文这种独体单音的语言的一个最基本的节奏单位。选择《关雎》是因为这首诗是作者因内心有了最基本的兴发感动才创作而成的。叶嘉莹先生首先为大家做吟诵示范,继而逐句讲解诗中的情感。这首诗写男女的感情,写君子追求内在修养美好的女子,有一个基本的兴,作者通过外界的景物引发了这样的感动。而追求的方式却是有节制、有约束,这就是中国人说的“发乎情、止乎礼”。叶嘉莹先生讲的不只是诗歌的吟诵,还有中国的文化。

16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诗经:《关雎》

言传身教

第三讲、言传身教 赋、比、兴不是三种刻板的外在的方法。赋、比、兴所代表的是你内心是怎么样动起来的。教小朋友,不管是读诗还是读词,第一是兴。兴,然后就导。兴、导以后怎么样呢?就讽。你要让他背下来。背下来以后,以声节之曰“诵”。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援引《周礼》,告诉我们从周朝开始,诗歌的学习就是伴随着吟诵开始的。周朝,教孩子读诗的步骤,谓之“兴、道、讽、诵、言、语”。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兴”。是指诗歌里的兴发感动。道就是“引导”的意思,是教师要做的事,要告诉孩子这首诗作者是在什么时代、什么样的心情背景下写出来的,引导孩子背出来,这就是“讽”,背出来后,就以声节之,就是吟诵。周朝还有言语的训练,就是要学会用诗歌的语言来问答。

23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言传身教

东西之别

第二讲、东西之别 史诗、戏剧和我们中国的诗有着基本的差别,我们的诗是向内求的,是你内心的兴发感动。可是西方不是,西方的史诗和戏剧是向外观察的,他向外去寻求,要找到一个恰当的语言来表达,找到一个适当的文字来形容。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以自身的经历,从中国与西方不同的语言文字的特点出发,点出中国的语文是独体,中国的吟诵是和中国的语言文字的特质结合在一起的。她从中国汉字出发,以讲故事的方式,告诉孩子什么是诗歌。《书经》说:“诗言志、歌咏言。”中国的诗歌就是表达人内心的一种活动,注重的是人内心的兴发感动。而西方诗歌叫“Poetry”,是一个人用歌唱的方法讲述历史,注重的是技巧。

17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东西之别

家学渊源

第一讲、家学渊源 中国的诗是很奇妙的,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它是有一个节奏的,这个节奏对于中国的诗歌而言非常重要。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追溯了自己幼年和家中长辈学诗的经历。她说中国的古体诗非常重视汉字的四声,而且诗歌是可以吟唱的,叶先生小的时候跟着长辈吟唱的时候,发现伯父和父亲吟诵的声调并不相同,伯母和母亲吟诵的声调也不相同。由此告诉我们,吟诵并不是跟着一个调子念才是对的,在孩子幼年缺乏理性思维的时候,重要的不是学某一个调子,而是体会吟诵的感觉。

13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家学渊源
the END

Latest Episodes

吟诵不是表演

第六讲、吟诵不是表演 中国的吟诵不是花腔女高音。中国诗歌的吟诵是在相同的声调之中微妙地传达不同的感受。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将中国的吟诵和歌唱做了对比,强调吟诵原本就不是用来表演的,每个人的吟诵都将自己的感情和诗歌结合在一起,每次吟诵都会有微妙的情感变化。中国的吟诵就是在循环往复之中,表达自己的情感。在讲座最后,叶嘉莹先生吟诵了《关雎》和《硕鼠》,为我们展示了诗经吟诵的魅力。

11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吟诵不是表演

《硕鼠》《将仲子》

第五讲、《硕鼠》《将仲子》 “兴”是由物及心,由外物引起我内心的感动;“比”是由心及物,把内心的感情借外物来表达。那么《将仲子》这首诗不是比也不是兴,我们管它叫做赋,赋就是直言其事,不假借外边的任何草木鸟兽的形象就直接叙述出来。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讲解了诗经中《硕鼠》《将仲子》两首诗。《硕鼠》这首诗是讽刺那些剥削的人,讲剥削的人比作了大老鼠。《将仲子》是一位热恋中的少女赠给情人的一首优美的情诗。全诗纯为内心独白式的情语构成。叶嘉莹先生说这首诗是赋体,不需要外物的陪衬,直接书写了女子想爱这个仲子又不敢爱的感情。

8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硕鼠》《将仲子》

诗经:《关雎》

第四讲、诗经:《关雎》 《关雎》可以说是人生的一种基本感情。我们说“男子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青春的男女有爱情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讲《诗经》的第一篇《关雎》。《诗经》是四个字一句,四个字是中文这种独体单音的语言的一个最基本的节奏单位。选择《关雎》是因为这首诗是作者因内心有了最基本的兴发感动才创作而成的。叶嘉莹先生首先为大家做吟诵示范,继而逐句讲解诗中的情感。这首诗写男女的感情,写君子追求内在修养美好的女子,有一个基本的兴,作者通过外界的景物引发了这样的感动。而追求的方式却是有节制、有约束,这就是中国人说的“发乎情、止乎礼”。叶嘉莹先生讲的不只是诗歌的吟诵,还有中国的文化。

16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诗经:《关雎》

言传身教

第三讲、言传身教 赋、比、兴不是三种刻板的外在的方法。赋、比、兴所代表的是你内心是怎么样动起来的。教小朋友,不管是读诗还是读词,第一是兴。兴,然后就导。兴、导以后怎么样呢?就讽。你要让他背下来。背下来以后,以声节之曰“诵”。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援引《周礼》,告诉我们从周朝开始,诗歌的学习就是伴随着吟诵开始的。周朝,教孩子读诗的步骤,谓之“兴、道、讽、诵、言、语”。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兴”。是指诗歌里的兴发感动。道就是“引导”的意思,是教师要做的事,要告诉孩子这首诗作者是在什么时代、什么样的心情背景下写出来的,引导孩子背出来,这就是“讽”,背出来后,就以声节之,就是吟诵。周朝还有言语的训练,就是要学会用诗歌的语言来问答。

23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言传身教

东西之别

第二讲、东西之别 史诗、戏剧和我们中国的诗有着基本的差别,我们的诗是向内求的,是你内心的兴发感动。可是西方不是,西方的史诗和戏剧是向外观察的,他向外去寻求,要找到一个恰当的语言来表达,找到一个适当的文字来形容。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以自身的经历,从中国与西方不同的语言文字的特点出发,点出中国的语文是独体,中国的吟诵是和中国的语言文字的特质结合在一起的。她从中国汉字出发,以讲故事的方式,告诉孩子什么是诗歌。《书经》说:“诗言志、歌咏言。”中国的诗歌就是表达人内心的一种活动,注重的是人内心的兴发感动。而西方诗歌叫“Poetry”,是一个人用歌唱的方法讲述历史,注重的是技巧。

17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东西之别

家学渊源

第一讲、家学渊源 中国的诗是很奇妙的,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它是有一个节奏的,这个节奏对于中国的诗歌而言非常重要。 ——叶嘉莹 这一讲,叶嘉莹先生追溯了自己幼年和家中长辈学诗的经历。她说中国的古体诗非常重视汉字的四声,而且诗歌是可以吟唱的,叶先生小的时候跟着长辈吟唱的时候,发现伯父和父亲吟诵的声调并不相同,伯母和母亲吟诵的声调也不相同。由此告诉我们,吟诵并不是跟着一个调子念才是对的,在孩子幼年缺乏理性思维的时候,重要的不是学某一个调子,而是体会吟诵的感觉。

13 MIN2018 OCT 17
Comments
家学渊源
the END
hmly
himalayaプレミアムへようこそ聴き放題のオーディオブックをお楽しみ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