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顶呱呱上海话沪语讲故事

阿拉顶呱呱

6
Followers
29
Plays
顶呱呱上海话沪语讲故事

顶呱呱上海话沪语讲故事

阿拉顶呱呱

6
Followers
29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Latest Episode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10 奇怪的县令

奇怪的县令 时间:2014-11-23 作者:未详 点击:3482次   明嘉靖年间,华阴新来了一位知县,姓张名义。这天是张知县赴任的日子,县丞王权早早就领着一干官吏,在县衙外等候迎接。      眼见日上中天,众人见一骑驴者悠然而来。驴上所坐之人五十来岁,穿着一身布衫,像个乡下老头。他眯着眼睛,在驴背上似睡非睡,样子很是滑稽。只见随行的仆人走上前来,施上一礼,问:“此处可是华阴县衙?”王权点头,那仆人便回转身冲驴上的人说:“大人,我们到了。”      那人张开眼睛说道:“啊,这么快?”说着,他从行囊中取出一纸公文交给仆人,仆人再转交给王权。王权一看,原来这老头就是新来的县令张义,于是忙带人上前表示欢迎,张义从驴背上下来,拱手说:“客套话咱就不讲了,张某为了赴任赶了半天路,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不知有没有吃的?”      王权一听,忙说酒宴早已备好。谁知张义摆了摆手,说酒宴就不吃了,随便弄点东西,能管饱就行。      新官上任不吃接风宴只吃便饭,王权做县丞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饭后张义问王权,当地可有什么土特产。王权是本地人,便得意地介绍起来,说此处地域辽阔,...

8 MIN2019 SEP 12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10 奇怪的县令

上海话顶呱呱讲故事特别节目(3)

6 MIN2019 SEP 6
Comments
上海话顶呱呱讲故事特别节目(3)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9 死期在月圆之夜

死期在月圆之夜 时间:2016-10-19 作者:未详 点击:350次   出版商毙命荒郊      日本北海道夜灵出版公司的老板田口宪,向来被出版界视为另类,他的公司只出版凶杀犯罪题材的图书。十几年来,田口宪与北海道枥木监狱的每位死刑犯保持着密切联系,向他们了解犯罪经过,聆听他们的人生经历。      人们觉得田口宪是个内心极度扭曲的人,对死亡和罪恶有着某种晦涩的痴迷。他的图书销量也并不如人意,出一本赔一本,但田口宪却乐此不疲。      最近,他又在着手编撰另一部作品,这次的灵感来自于监狱里一名叫吉原的连环杀人犯。      田口宪的妻子千贺惠对这件事感到不安,自从丈夫结识了吉原以后,就变得非常古怪:每天将自己关在书房通宵达旦地写作。半夜时,千贺惠经常听见田口宪在房间里大声对话,投射在玻璃推拉门上的只有一个手舞足蹈的影子!懦弱的千贺惠不敢过问,这个被称为“月夜狂魔”的吉原究竟有怎样的魔力,让丈夫变成这样!      这天一早,县警察本部的铃木一郎警佐找上门来,劈头就问:“昨晚你在哪儿?”田口宪恶狠狠地说:“我一直在书房里,天亮才就寝,却被你吵醒了。” ...

14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9 死期在月圆之夜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8 限期破案

限期破案 时间:2016-06-22 作者:未详 点击:613次   1。奇怪的牛      县公安局副局长杨正每周六只要单位没事都要回老家看望父亲。自从去年母亲去世后,老家就只父亲一人。杨正多次劝父亲搬到县城来住,父亲却不愿意,说要在老家陪老伴。      因为要破一起杀人毁尸案,又是上级限期要破的案子,杨正已有四个星期没回老家看望父亲了。二十多天过去,案子终于破了。这个周六的傍晚,杨正才又走在回老家的路上。      在离老家不远的一个山坡上,杨正看见一头黑色的牛在山坡上打着圈儿盘旋,他还发现这头牛是在围着一座新坟在盘旋,而这座坟正是他这次侦破的案件中的被害者刘乐的。      杨正觉得奇怪,回到老家问父亲。父亲讲,自从它的主人刘乐一个月前被人烧死后,这头叫小黑的牛就疯了,没人管得住它。这头牛白天在它主人的坟周围的山坡上吃草,吃饱了就围着主人的坟打圈儿,就像它主人在世时给主人跺泥巴似的,似乎坟里的主人还在牵着它的绳索。夜晚来临后,它就卧在主人的坟边,慢慢地把白天吃下的草反刍嘴里细细地嚼着,似乎是在品味着草的甘甜还是苦涩。人们怎么拉它赶它它也不走。大家都说这...

17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8 限期破案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7 双重考验

双重考验 时间:2013-09-16 作者:未详 点击:2476次   下达任务      叶青是一家连锁超市的促销员,她找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出色的男朋友季民。      这天早上,叶青刚上班,便接到了季民打来的电话。      季民说话的口气有点急:“喂,青青啊,刚才我们家小保姆玲玲偷偷给我打电话,说我妈今天要去考查你。”      叶青一听,不由得紧张起来:“什么?今天要来考查我?”叶青一直有块心病,因为季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家境也很好,而她自己学历不高,因此担心他父母不能接受自己。      季民说:“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妈问起我跟你的事儿了。我以为她只是随便问问,可没想到她来真的。我妈现在已经出门了,她要去你们超市,假扮顾客考查你,所以考验你的时候到了。我妈喜欢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你得注意点哦。”      听了季民的话,叶青舒了一口气。她心想,这个好办,只要在柳妈妈面前尽量表现出温柔善良的样子,不就能顺利过关吗?      “放心吧,保证没问题……”叶青刚说到这里,店长李婷婷便铁青着脸朝她走过来:“上班时间煲什么电话粥,都过来...

14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7 双重考验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7 双重考验

双重考验   下达任务      叶青是一家连锁超市的促销员,她找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出色的男朋友季民。      这天早上,叶青刚上班,便接到了季民打来的电话。      季民说话的口气有点急:“喂,青青啊,刚才我们家小保姆玲玲偷偷给我打电话,说我妈今天要去考查你。”      叶青一听,不由得紧张起来:“什么?今天要来考查我?”叶青一直有块心病,因为季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家境也很好,而她自己学历不高,因此担心他父母不能接受自己。      季民说:“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妈问起我跟你的事儿了。我以为她只是随便问问,可没想到她来真的。我妈现在已经出门了,她要去你们超市,假扮顾客考查你,所以考验你的时候到了。我妈喜欢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你得注意点哦。”      听了季民的话,叶青舒了一口气。她心想,这个好办,只要在柳妈妈面前尽量表现出温柔善良的样子,不就能顺利过关吗?      “放心吧,保证没问题……”叶青刚说到这里,店长李婷婷便铁青着脸朝她走过来:“上班时间煲什么电话粥,都过来,我们开个小会。”      叶青匆匆挂断电话,和其他促销员...

14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7 双重考验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6 商业间谍的情人

商业间谍的情人   一      谷云龙是被枕头下的手机震醒的,他开灯一看,正是午夜一点。谁会在这个时候打他的手机呢?除了公司老板不会有别人。他看了一眼熟睡的林莉,拿起手机悄悄走到客厅。他一接听,果然是老板胡利民的声音,要他火速赶到公司去。这个时候老板要他去,一定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大事。他不敢怠慢,立即穿好衣服,见林莉睡得正香,不想叫醒她,就给她留了一张字条,便匆匆出门。他开出私家车习惯性地回头看看,见窗帘有点异样,却又想不出“异”在何处,沉思片刻就上路了。      他哪里知道,其实林莉并没有睡着,他一走,林莉就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谷云龙供职的是诚信商业调查公司,所谓商业调查,说穿了就是商业间谍。他曾当过侦察兵,现在是公司的高级调查人员,有较高的侦探技巧,且有跟踪、格斗和搏击技术。这家在皖南南江市注册的公司,地址却在宁阳市。两个小时不到,谷云龙的车就停在了宁阳市锦园广场附近的一条小巷外。他刚下车,便见一个黑影静悄悄地靠近他低声吩咐:“谷先生,请跟我来。”然后就带着他七弯八拐地进入了公司总部。      董事长胡利民见谷云龙进来,快步迎上来。胡利民60岁...

28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6 商业间谍的情人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5 欠债还钱

欠债还钱   人生是盘棋,下子须谨慎,小心一步错,万步难挽回……      1。猎物凶猛      最近,阿飞心头不太畅快,没啥别的原因,就是手头缺钱花。      于是,他一听说有人在平安街开了家地下赌场,就兴冲冲地跑去玩了。可他运气不太好,几把牌过去,输了个精光。      阿飞后悔不迭,带着一肚子怨气离开赌场。路过一家商店时,他看到门口停了一辆崭新的本田,很是气派。阿飞一下子怒上心头,想想自己,连一辆电瓶车都买不起,可偏偏有人开得起十几万的汽车,上哪儿说理去啊?于是阿飞越发看这车刺眼。此时天色将晚,周围没几个人,阿飞掏出随身带的一把折叠刀,发狠似的向车上划去。      车上的警报器蓦地响了起来,一个人叫喊着从商店里冲出来。阿飞一手捂脸,不让那人看清自己,一手举着刀子,示威似的挥舞一下,然后撒腿就跑。      一会儿工夫,阿飞就把那人给甩没影了。想起那人脸上又痛又恨的表情,阿飞心里痛快极了,可是肚子却“咕咕”地叫了起来,他饿了。他搜遍身上的口袋,只找到了三块钱,他想,得想办法弄点钱了。      阿飞突然想起,刚才在赌场里看到过一个大胖子,戴着块名...

27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5 欠债还钱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4 苍天在看

苍天在看   1.前来应聘的年轻妈妈      七月的滨海,花团锦簇,景色宜人。      海湾沙滩上,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正低头缓步地走着。他叫关山,是滨海鼎信公司的老总。此时的他眉头紧锁,不住地吸着烟。      不错,他心情的确很糟,因为董事长苏申高的女儿抗抗正缠着他不放。刚开始,他对抗抗还有一丝好感,可她当着员工的面跟他耍小姐脾气已经不止一次了。他昨天请求辞职,董事长已经猜到了是女儿惹了他,于是便再一次地替女儿求情,让他好好干,千万不要撂挑子。      董事长说:“关山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之所以将她安排在你的身边,就是想让你们增进感情。以后,公司的事情还要你们共同管理啊!”      董事长的弦外之音关山何尝不明白,面对董事长的良苦用心,他又有些犹豫了。母亲年轻时得下大病,父亲年轻时候就去世了,是从新加坡回国投资的董事长出资供他到美国留学。不过,当时董事长有个条件,那就是学业期满后回国打理他的公司。为了求学,为了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他答应了董事长的要求。他到鼎信本身就有报恩的意味,况且,董事长待他也不薄。现在,他要撒手公司的业务不管,于情于理都...

38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4 苍天在看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3 苍天有泪

苍天有泪 时间:2015-10-14 作者:未详 点击:3790次   一起突发的矿难,矿工生死一线间。是天灾?是人祸?真相欲盖弥彰……      1。发生矿难了      县安监局局长李常胜最近很头痛,儿子李运今年读初三,明天就要开始中考了,可是成绩一塌糊涂。今晚,李常胜未雨绸缪,在“华盖楼”订了一桌宴席,约了几个重要的客人,想看看能不能想点办法,把儿子弄到县一中去。      安排好一切,李常胜又打了个电话给何天宝,说让他来陪一下酒。这何天宝是个私人矿井的矿主,标准的土豪。李常胜说是让他来陪酒,其实是另有用意。平时,李常胜是个很谨慎的人,几乎不和这些矿主来往,但现在为了儿子,不得不利用一下这个资源了。      晚宴并不奢侈,李常胜知道重点不在这里。酒过三巡,县一中的校长倒是直爽,说县一中是全县最好的高中,学生想不通过考试进县一中,除非特招。所谓特招,就是以企业的名义赞助学校,学校再网开一面,给个特招名额,大家才无话可说,一般情况下,赞助二十万,学校就可以提供一个名额。      说到这里,李常胜举起酒杯敬了何天宝一杯酒。矿山的安全生产都抓在安监局的手里,现在局长反而...

28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3 苍天有泪

Latest Episode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10 奇怪的县令

奇怪的县令 时间:2014-11-23 作者:未详 点击:3482次   明嘉靖年间,华阴新来了一位知县,姓张名义。这天是张知县赴任的日子,县丞王权早早就领着一干官吏,在县衙外等候迎接。      眼见日上中天,众人见一骑驴者悠然而来。驴上所坐之人五十来岁,穿着一身布衫,像个乡下老头。他眯着眼睛,在驴背上似睡非睡,样子很是滑稽。只见随行的仆人走上前来,施上一礼,问:“此处可是华阴县衙?”王权点头,那仆人便回转身冲驴上的人说:“大人,我们到了。”      那人张开眼睛说道:“啊,这么快?”说着,他从行囊中取出一纸公文交给仆人,仆人再转交给王权。王权一看,原来这老头就是新来的县令张义,于是忙带人上前表示欢迎,张义从驴背上下来,拱手说:“客套话咱就不讲了,张某为了赴任赶了半天路,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不知有没有吃的?”      王权一听,忙说酒宴早已备好。谁知张义摆了摆手,说酒宴就不吃了,随便弄点东西,能管饱就行。      新官上任不吃接风宴只吃便饭,王权做县丞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饭后张义问王权,当地可有什么土特产。王权是本地人,便得意地介绍起来,说此处地域辽阔,...

8 MIN2019 SEP 12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10 奇怪的县令

上海话顶呱呱讲故事特别节目(3)

6 MIN2019 SEP 6
Comments
上海话顶呱呱讲故事特别节目(3)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9 死期在月圆之夜

死期在月圆之夜 时间:2016-10-19 作者:未详 点击:350次   出版商毙命荒郊      日本北海道夜灵出版公司的老板田口宪,向来被出版界视为另类,他的公司只出版凶杀犯罪题材的图书。十几年来,田口宪与北海道枥木监狱的每位死刑犯保持着密切联系,向他们了解犯罪经过,聆听他们的人生经历。      人们觉得田口宪是个内心极度扭曲的人,对死亡和罪恶有着某种晦涩的痴迷。他的图书销量也并不如人意,出一本赔一本,但田口宪却乐此不疲。      最近,他又在着手编撰另一部作品,这次的灵感来自于监狱里一名叫吉原的连环杀人犯。      田口宪的妻子千贺惠对这件事感到不安,自从丈夫结识了吉原以后,就变得非常古怪:每天将自己关在书房通宵达旦地写作。半夜时,千贺惠经常听见田口宪在房间里大声对话,投射在玻璃推拉门上的只有一个手舞足蹈的影子!懦弱的千贺惠不敢过问,这个被称为“月夜狂魔”的吉原究竟有怎样的魔力,让丈夫变成这样!      这天一早,县警察本部的铃木一郎警佐找上门来,劈头就问:“昨晚你在哪儿?”田口宪恶狠狠地说:“我一直在书房里,天亮才就寝,却被你吵醒了。” ...

14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9 死期在月圆之夜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8 限期破案

限期破案 时间:2016-06-22 作者:未详 点击:613次   1。奇怪的牛      县公安局副局长杨正每周六只要单位没事都要回老家看望父亲。自从去年母亲去世后,老家就只父亲一人。杨正多次劝父亲搬到县城来住,父亲却不愿意,说要在老家陪老伴。      因为要破一起杀人毁尸案,又是上级限期要破的案子,杨正已有四个星期没回老家看望父亲了。二十多天过去,案子终于破了。这个周六的傍晚,杨正才又走在回老家的路上。      在离老家不远的一个山坡上,杨正看见一头黑色的牛在山坡上打着圈儿盘旋,他还发现这头牛是在围着一座新坟在盘旋,而这座坟正是他这次侦破的案件中的被害者刘乐的。      杨正觉得奇怪,回到老家问父亲。父亲讲,自从它的主人刘乐一个月前被人烧死后,这头叫小黑的牛就疯了,没人管得住它。这头牛白天在它主人的坟周围的山坡上吃草,吃饱了就围着主人的坟打圈儿,就像它主人在世时给主人跺泥巴似的,似乎坟里的主人还在牵着它的绳索。夜晚来临后,它就卧在主人的坟边,慢慢地把白天吃下的草反刍嘴里细细地嚼着,似乎是在品味着草的甘甜还是苦涩。人们怎么拉它赶它它也不走。大家都说这...

17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8 限期破案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7 双重考验

双重考验 时间:2013-09-16 作者:未详 点击:2476次   下达任务      叶青是一家连锁超市的促销员,她找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出色的男朋友季民。      这天早上,叶青刚上班,便接到了季民打来的电话。      季民说话的口气有点急:“喂,青青啊,刚才我们家小保姆玲玲偷偷给我打电话,说我妈今天要去考查你。”      叶青一听,不由得紧张起来:“什么?今天要来考查我?”叶青一直有块心病,因为季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家境也很好,而她自己学历不高,因此担心他父母不能接受自己。      季民说:“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妈问起我跟你的事儿了。我以为她只是随便问问,可没想到她来真的。我妈现在已经出门了,她要去你们超市,假扮顾客考查你,所以考验你的时候到了。我妈喜欢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你得注意点哦。”      听了季民的话,叶青舒了一口气。她心想,这个好办,只要在柳妈妈面前尽量表现出温柔善良的样子,不就能顺利过关吗?      “放心吧,保证没问题……”叶青刚说到这里,店长李婷婷便铁青着脸朝她走过来:“上班时间煲什么电话粥,都过来...

14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7 双重考验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7 双重考验

双重考验   下达任务      叶青是一家连锁超市的促销员,她找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出色的男朋友季民。      这天早上,叶青刚上班,便接到了季民打来的电话。      季民说话的口气有点急:“喂,青青啊,刚才我们家小保姆玲玲偷偷给我打电话,说我妈今天要去考查你。”      叶青一听,不由得紧张起来:“什么?今天要来考查我?”叶青一直有块心病,因为季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家境也很好,而她自己学历不高,因此担心他父母不能接受自己。      季民说:“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妈问起我跟你的事儿了。我以为她只是随便问问,可没想到她来真的。我妈现在已经出门了,她要去你们超市,假扮顾客考查你,所以考验你的时候到了。我妈喜欢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你得注意点哦。”      听了季民的话,叶青舒了一口气。她心想,这个好办,只要在柳妈妈面前尽量表现出温柔善良的样子,不就能顺利过关吗?      “放心吧,保证没问题……”叶青刚说到这里,店长李婷婷便铁青着脸朝她走过来:“上班时间煲什么电话粥,都过来,我们开个小会。”      叶青匆匆挂断电话,和其他促销员...

14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7 双重考验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6 商业间谍的情人

商业间谍的情人   一      谷云龙是被枕头下的手机震醒的,他开灯一看,正是午夜一点。谁会在这个时候打他的手机呢?除了公司老板不会有别人。他看了一眼熟睡的林莉,拿起手机悄悄走到客厅。他一接听,果然是老板胡利民的声音,要他火速赶到公司去。这个时候老板要他去,一定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大事。他不敢怠慢,立即穿好衣服,见林莉睡得正香,不想叫醒她,就给她留了一张字条,便匆匆出门。他开出私家车习惯性地回头看看,见窗帘有点异样,却又想不出“异”在何处,沉思片刻就上路了。      他哪里知道,其实林莉并没有睡着,他一走,林莉就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谷云龙供职的是诚信商业调查公司,所谓商业调查,说穿了就是商业间谍。他曾当过侦察兵,现在是公司的高级调查人员,有较高的侦探技巧,且有跟踪、格斗和搏击技术。这家在皖南南江市注册的公司,地址却在宁阳市。两个小时不到,谷云龙的车就停在了宁阳市锦园广场附近的一条小巷外。他刚下车,便见一个黑影静悄悄地靠近他低声吩咐:“谷先生,请跟我来。”然后就带着他七弯八拐地进入了公司总部。      董事长胡利民见谷云龙进来,快步迎上来。胡利民60岁...

28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6 商业间谍的情人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5 欠债还钱

欠债还钱   人生是盘棋,下子须谨慎,小心一步错,万步难挽回……      1。猎物凶猛      最近,阿飞心头不太畅快,没啥别的原因,就是手头缺钱花。      于是,他一听说有人在平安街开了家地下赌场,就兴冲冲地跑去玩了。可他运气不太好,几把牌过去,输了个精光。      阿飞后悔不迭,带着一肚子怨气离开赌场。路过一家商店时,他看到门口停了一辆崭新的本田,很是气派。阿飞一下子怒上心头,想想自己,连一辆电瓶车都买不起,可偏偏有人开得起十几万的汽车,上哪儿说理去啊?于是阿飞越发看这车刺眼。此时天色将晚,周围没几个人,阿飞掏出随身带的一把折叠刀,发狠似的向车上划去。      车上的警报器蓦地响了起来,一个人叫喊着从商店里冲出来。阿飞一手捂脸,不让那人看清自己,一手举着刀子,示威似的挥舞一下,然后撒腿就跑。      一会儿工夫,阿飞就把那人给甩没影了。想起那人脸上又痛又恨的表情,阿飞心里痛快极了,可是肚子却“咕咕”地叫了起来,他饿了。他搜遍身上的口袋,只找到了三块钱,他想,得想办法弄点钱了。      阿飞突然想起,刚才在赌场里看到过一个大胖子,戴着块名...

27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5 欠债还钱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4 苍天在看

苍天在看   1.前来应聘的年轻妈妈      七月的滨海,花团锦簇,景色宜人。      海湾沙滩上,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正低头缓步地走着。他叫关山,是滨海鼎信公司的老总。此时的他眉头紧锁,不住地吸着烟。      不错,他心情的确很糟,因为董事长苏申高的女儿抗抗正缠着他不放。刚开始,他对抗抗还有一丝好感,可她当着员工的面跟他耍小姐脾气已经不止一次了。他昨天请求辞职,董事长已经猜到了是女儿惹了他,于是便再一次地替女儿求情,让他好好干,千万不要撂挑子。      董事长说:“关山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之所以将她安排在你的身边,就是想让你们增进感情。以后,公司的事情还要你们共同管理啊!”      董事长的弦外之音关山何尝不明白,面对董事长的良苦用心,他又有些犹豫了。母亲年轻时得下大病,父亲年轻时候就去世了,是从新加坡回国投资的董事长出资供他到美国留学。不过,当时董事长有个条件,那就是学业期满后回国打理他的公司。为了求学,为了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他答应了董事长的要求。他到鼎信本身就有报恩的意味,况且,董事长待他也不薄。现在,他要撒手公司的业务不管,于情于理都...

38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4 苍天在看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3 苍天有泪

苍天有泪 时间:2015-10-14 作者:未详 点击:3790次   一起突发的矿难,矿工生死一线间。是天灾?是人祸?真相欲盖弥彰……      1。发生矿难了      县安监局局长李常胜最近很头痛,儿子李运今年读初三,明天就要开始中考了,可是成绩一塌糊涂。今晚,李常胜未雨绸缪,在“华盖楼”订了一桌宴席,约了几个重要的客人,想看看能不能想点办法,把儿子弄到县一中去。      安排好一切,李常胜又打了个电话给何天宝,说让他来陪一下酒。这何天宝是个私人矿井的矿主,标准的土豪。李常胜说是让他来陪酒,其实是另有用意。平时,李常胜是个很谨慎的人,几乎不和这些矿主来往,但现在为了儿子,不得不利用一下这个资源了。      晚宴并不奢侈,李常胜知道重点不在这里。酒过三巡,县一中的校长倒是直爽,说县一中是全县最好的高中,学生想不通过考试进县一中,除非特招。所谓特招,就是以企业的名义赞助学校,学校再网开一面,给个特招名额,大家才无话可说,一般情况下,赞助二十万,学校就可以提供一个名额。      说到这里,李常胜举起酒杯敬了何天宝一杯酒。矿山的安全生产都抓在安监局的手里,现在局长反而...

28 MIN2019 SEP 4
Comments
广播专辑 顶呱呱讲故事203 苍天有泪
hmly
himalayaプレミアムへようこそ聴き放題のオーディオブックをお楽しみ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