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史记讲读

秋霞圃书院

0
Followers
0
Plays
史记讲读
史记讲读

史记讲读

秋霞圃书院

0
Followers
0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史记,鲁迅先生曾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前一句高度评价史记的史学价值,后一句则高度评价了史记的文学价值,这是对史记相当公允的定位 史记,纪传体例。十二本纪,勾画出历史沿革之大势;三十世家如环绕着车轴的辐条(司马迁引用老子语:三十幅共一毂);七十列传有侧重于描画人物形象,以人物的生平事迹补充历史事件的具体细节。本纪、世家、列传主要以人物为中心;十表则是以时间为中心,二者纵横交织、互相晖映,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八书则又以“典章经制”为线索,提供了经济、文化(礼书、乐书、历书、封禅书)、军事(律书)、水利(河渠书)、天文(天官书)等方面的史料。 诵其书,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司马迁出身于史官世家,家学渊源,其父司马谈就是史官。 公姓司马氏,名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汉景帝中五年丙申公生一岁(公元前145年)。去世无相关材料,绝不可考。 了解其生平,主要有三篇重要文献:太史公自序、报任少卿书、汉书·司马迁传。 十岁诵古文,曾问学孔安国,从董仲舒习《春秋》。后来子受父业,做了太史令。“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20岁起,游历天下,在会稽、禹穴、九疑等地考察舜、禹的史迹,在沅、湘探究屈原的传说,在齐、鲁观孔子之遗风,在楚地考察楚汉战争的旧址,不仅读万卷书,而且行万里路。 梁启超评资治通鉴:“其著书本意,专以供帝王之读,故凡帝王应有之史的智识,无不尽备,非彼所需则摈阙。此诚极好之皇帝教课书,而亦大夫之怀才竭忠以事其上者所宜必读也。”梁之此评,谓为仅评资治通鉴一书可,即谓为全评中国之史书,亦可谓十得八九。盖一部二十四史,能跳出梁评之范围而卓然自立于群史以外者,惟史记一书而已。

Latest Episodes

史记选读001

史记,鲁迅先生曾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前一句高度评价史记的史学价值,后一句则高度评价了史记的文学价值,这是对史记相当公允的定位 史记,纪传体例。十二本纪,勾画出历史沿革之大势;三十世家如环绕着车轴的辐条(司马迁引用老子语:三十幅共一毂);七十列传有侧重于描画人物形象,以人物的生平事迹补充历史事件的具体细节。本纪、世家、列传主要以人物为中心;十表则是以时间为中心,二者纵横交织、互相晖映,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八书则又以“典章经制”为线索,提供了经济、文化(礼书、乐书、历书、封禅书)、军事(律书)、水利(河渠书)、天文(天官书)等方面的史料。 诵其书,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司马迁出身于史官世家,家学渊源,其父司马谈就是史官。 公姓司马氏,名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汉景帝中五年丙申公生一岁(公元前145年)。去世无相关材料,绝不可考。 了解其生平,主要有三篇重要文献:太史公自序、报任少卿书、汉书·司马迁传。 十岁诵古文,曾问学孔安国,从董仲舒习《春秋》。后来子受父业,做了太史令。“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20岁起,游历天下,在会稽、禹穴、九疑等地考察舜、禹的史迹,在沅、湘探究屈原的传说,在齐、鲁观孔子之遗风,在楚地考察楚汉战争的旧址,不仅读万卷书,而且行万里路。 梁启超评资治通鉴:“其著书本意,专以供帝王之读,故凡帝王应有之史的智识,无不尽备,非彼所需则摈阙。此诚极好之皇帝教课书,而亦大夫之怀才竭忠以事其上者所宜必读也。”梁之此评,谓为仅评资治通鉴一书可,即谓为全评中国之史书,亦可谓十得八九。盖一部二十四史,能跳出梁评之范围而卓然自立于群史以外者,惟史记一书而已。

36 MIN2016 JUN 19
Comments
史记选读001

史记选读002

史记,鲁迅先生曾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前一句高度评价史记的史学价值,后一句则高度评价了史记的文学价值,这是对史记相当公允的定位 史记,纪传体例。十二本纪,勾画出历史沿革之大势;三十世家如环绕着车轴的辐条(司马迁引用老子语:三十幅共一毂);七十列传有侧重于描画人物形象,以人物的生平事迹补充历史事件的具体细节。本纪、世家、列传主要以人物为中心;十表则是以时间为中心,二者纵横交织、互相晖映,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八书则又以“典章经制”为线索,提供了经济、文化(礼书、乐书、历书、封禅书)、军事(律书)、水利(河渠书)、天文(天官书)等方面的史料。 诵其书,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司马迁出身于史官世家,家学渊源,其父司马谈就是史官。 公姓司马氏,名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汉景帝中五年丙申公生一岁(公元前145年)。去世无相关材料,绝不可考。 了解其生平,主要有三篇重要文献:太史公自序、报任少卿书、汉书·司马迁传。 十岁诵古文,曾问学孔安国,从董仲舒习《春秋》。后来子受父业,做了太史令。“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20岁起,游历天下,在会稽、禹穴、九疑等地考察舜、禹的史迹,在沅、湘探究屈原的传说,在齐、鲁观孔子之遗风,在楚地考察楚汉战争的旧址,不仅读万卷书,而且行万里路。 梁启超评资治通鉴:“其著书本意,专以供帝王之读,故凡帝王应有之史的智识,无不尽备,非彼所需则摈阙。此诚极好之皇帝教课书,而亦大夫之怀才竭忠以事其上者所宜必读也。”梁之此评,谓为仅评资治通鉴一书可,即谓为全评中国之史书,亦可谓十得八九。盖一部二十四史,能跳出梁评之范围而卓然自立于群史以外者,惟史记一书而已。

31 MIN2016 JUN 19
Comments
史记选读002

史记选读003

31 MIN2016 JUN 25
Comments
史记选读003

史记选读004

36 MIN2016 JUN 26
Comments
史记选读004

史记选读005(指鹿为马 沐猴而冠)

指鹿为马 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1],持 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 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马以阿顺 赵高[2]。或言鹿,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3]。后 群臣皆畏高。 (选自《史记·秦始皇本纪》)

33 MIN2016 AUG 7
Comments
史记选读005(指鹿为马 沐猴而冠)

史记选读006(约法三章)

史记,鲁迅先生曾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前一句高度评价史记的史学价值,后一句则高度评价了史记的文学价值,这是对史记相当公允的定位 史记,纪传体例。十二本纪,勾画出历史沿革之大势;三十世家如环绕着车轴的辐条(司马迁引用老子语:三十幅共一毂);七十列传有侧重于描画人物形象,以人物的生平事迹补充历史事件的具体细节。本纪、世家、列传主要以人物为中心;十表则是以时间为中心,二者纵横交织、互相晖映,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八书则又以“典章经制”为线索,提供了经济、文化(礼书、乐书、历书、封禅书)、军事(律书)、水利(河渠书)、天文(天官书)等方面的史料。 诵其书,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司马迁出身于史官世家,家学渊源,其父司马谈就是史官。 公姓司马氏,名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汉景帝中五年丙申公生一岁(公元前145年)。去世无相关材料,绝不可考。 了解其生平,主要有三篇重要文献:太史公自序、报任少卿书、汉书·司马迁传。 十岁诵古文,曾问学孔安国,从董仲舒习《春秋》。后来子受父业,做了太史令。“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20岁起,游历天下,在会稽、禹穴、九疑等地考察舜、禹的史迹,在沅、湘探究屈原的传说,在齐、鲁观孔子之遗风,在楚地考察楚汉战争的旧址,不仅读万卷书,而且行万里路。 梁启超评资治通鉴:“其著书本意,专以供帝王之读,故凡帝王应有之史的智识,无不尽备,非彼所需则摈阙。此诚极好之皇帝教课书,而亦大夫之怀才竭忠以事其上者所宜必读也。”梁之此评,谓为仅评资治通鉴一书可,即谓为全评中国之史书,亦可谓十得八九。盖一部二十四史,能跳出梁评之范围而卓然自立于群史以外者,惟史记一书而已。

29 MIN2016 AUG 7
Comments
史记选读006(约法三章)

史记选读007(高祖还乡)

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 父老子弟纵酒[1],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 酒酣,高祖击筑[2],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 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令儿皆和习之。高祖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 谓沛父兄曰:“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 后吾魂魄犹乐思沛。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遂有 天下,其以沛为朕汤沐邑[3],复其民[4],世世无 有所与[5]。”沛父兄诸母故人日乐饮极欢,道旧故 为笑乐。十余日,高祖欲去,沛父兄固请留高祖。 高祖曰:“吾人众多,父兄不能给。”乃去。沛中 空县皆之邑西献。高祖复留止,张饮三日[6]。沛 父兄皆顿首曰:“沛幸得复,丰未复,唯陛下哀 怜之。”高祖曰:“丰吾所生长,极不忘耳,吾特 为其以雍齿故反我为魏。”沛父兄固请,乃并复丰, 比沛。于是拜沛侯刘濞为吴王。 (选自《史记·高祖本纪》)

35 MIN2016 AUG 14
Comments
史记选读007(高祖还乡)

史记选读008(缇萦救父)

缇萦救父 五月[1],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2],诏狱 逮徙系长安。太仓公无男,有女五人。太仓公将 行会逮,骂其女曰:“生子不生男,有缓急非有 益也[3] !”其少女缇萦自伤泣[4],乃随其父至长 安,上书曰:“妾父为吏[5],齐中皆称其廉平,今 坐法当刑。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属[6], 虽复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也[7]。妾愿没入为官婢, 赎父刑罪,使得自新。”书奏天子,天子怜悲其意, 乃下诏曰:“盖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 僇[8],而民不犯。何则?至治也。今法有肉刑三[9], 而奸不止,其咎安在?非乃朕德薄而教不明欤? 吾甚自愧。故夫驯道不纯而愚民陷焉[10]。《诗》曰‘恺 悌君子[11],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加焉, 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朕甚怜之。夫刑至断 支体[12],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楚痛而不德也, 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 (选自《史记·孝文本纪》)

23 MIN2016 AUG 14
Comments
史记选读008(缇萦救父)

史记选读009(耳食之论)

食之论 秦既得意[1] ,烧天下《诗》、《书》,诸侯史记尤甚[2] ,为其有所刺讥也。《诗》、《书》所以复见者, 多藏人家,而史记独藏周室,以故灭。惜哉,惜哉!独有《秦记》[3] , 又不载日月,其文略不具 [4] 。然 战国之权变亦有可颇采者[5] ,何必上古。秦取天下多暴,然世异变,成功大[6] 。传曰“法后王” [7] , 何也?以其近己而俗变相类[8] ,议卑而易行也 [9] 。学者牵于所闻[10] ,见秦在帝位日浅,不察其终始 [11] ,因举而笑之[12] ,不敢道,此与以耳食无异 [13] 。悲夫!(选自《史记·六国年表》)

36 MIN2016 AUG 21
Comments
史记选读009(耳食之论)

史记选读010(强干弱枝)

强干弱枝 汉定百年之间,亲属益疏[1] ,诸侯或骄奢 [2] ,忕邪臣计谋为乱[3] ,大者叛逆,小者不轨于法 [4] , 以危其命,殒身亡国[5] 。天子观于上古,然后加惠,使诸侯得推恩分子弟国邑[6] ,故齐分为七 [7] ,赵 分为六[8] ,梁分为五 [9] ,淮南分三 [10] ,及天子支庶子为王[11] ,王子支庶为侯,百有余焉 [12] 。吴楚时 [13] ,前后诸侯或以适削地[14] ,是以燕、代无北边郡 [15] ,吴、淮南、长沙无南边郡,齐、赵、梁、楚支郡名山陂海咸纳于汉[16] 。诸侯稍微 [17] ,大国不过十余城[18] ,小侯不过数十里,上足以奉贡职,下足以供养祭祀,以蕃辅京师[19] 。而汉郡八九十,形错诸侯间[20] ,犬牙相临,秉其阸塞地利 [21] ,强本干,枝叶之势,尊卑明而万事各得其所矣[22] 。 (选自《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

27 MIN2016 AUG 21
Comments
史记选读010(强干弱枝)

Latest Episodes

史记选读001

史记,鲁迅先生曾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前一句高度评价史记的史学价值,后一句则高度评价了史记的文学价值,这是对史记相当公允的定位 史记,纪传体例。十二本纪,勾画出历史沿革之大势;三十世家如环绕着车轴的辐条(司马迁引用老子语:三十幅共一毂);七十列传有侧重于描画人物形象,以人物的生平事迹补充历史事件的具体细节。本纪、世家、列传主要以人物为中心;十表则是以时间为中心,二者纵横交织、互相晖映,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八书则又以“典章经制”为线索,提供了经济、文化(礼书、乐书、历书、封禅书)、军事(律书)、水利(河渠书)、天文(天官书)等方面的史料。 诵其书,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司马迁出身于史官世家,家学渊源,其父司马谈就是史官。 公姓司马氏,名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汉景帝中五年丙申公生一岁(公元前145年)。去世无相关材料,绝不可考。 了解其生平,主要有三篇重要文献:太史公自序、报任少卿书、汉书·司马迁传。 十岁诵古文,曾问学孔安国,从董仲舒习《春秋》。后来子受父业,做了太史令。“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20岁起,游历天下,在会稽、禹穴、九疑等地考察舜、禹的史迹,在沅、湘探究屈原的传说,在齐、鲁观孔子之遗风,在楚地考察楚汉战争的旧址,不仅读万卷书,而且行万里路。 梁启超评资治通鉴:“其著书本意,专以供帝王之读,故凡帝王应有之史的智识,无不尽备,非彼所需则摈阙。此诚极好之皇帝教课书,而亦大夫之怀才竭忠以事其上者所宜必读也。”梁之此评,谓为仅评资治通鉴一书可,即谓为全评中国之史书,亦可谓十得八九。盖一部二十四史,能跳出梁评之范围而卓然自立于群史以外者,惟史记一书而已。

36 MIN2016 JUN 19
Comments
史记选读001

史记选读002

史记,鲁迅先生曾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前一句高度评价史记的史学价值,后一句则高度评价了史记的文学价值,这是对史记相当公允的定位 史记,纪传体例。十二本纪,勾画出历史沿革之大势;三十世家如环绕着车轴的辐条(司马迁引用老子语:三十幅共一毂);七十列传有侧重于描画人物形象,以人物的生平事迹补充历史事件的具体细节。本纪、世家、列传主要以人物为中心;十表则是以时间为中心,二者纵横交织、互相晖映,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八书则又以“典章经制”为线索,提供了经济、文化(礼书、乐书、历书、封禅书)、军事(律书)、水利(河渠书)、天文(天官书)等方面的史料。 诵其书,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司马迁出身于史官世家,家学渊源,其父司马谈就是史官。 公姓司马氏,名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汉景帝中五年丙申公生一岁(公元前145年)。去世无相关材料,绝不可考。 了解其生平,主要有三篇重要文献:太史公自序、报任少卿书、汉书·司马迁传。 十岁诵古文,曾问学孔安国,从董仲舒习《春秋》。后来子受父业,做了太史令。“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20岁起,游历天下,在会稽、禹穴、九疑等地考察舜、禹的史迹,在沅、湘探究屈原的传说,在齐、鲁观孔子之遗风,在楚地考察楚汉战争的旧址,不仅读万卷书,而且行万里路。 梁启超评资治通鉴:“其著书本意,专以供帝王之读,故凡帝王应有之史的智识,无不尽备,非彼所需则摈阙。此诚极好之皇帝教课书,而亦大夫之怀才竭忠以事其上者所宜必读也。”梁之此评,谓为仅评资治通鉴一书可,即谓为全评中国之史书,亦可谓十得八九。盖一部二十四史,能跳出梁评之范围而卓然自立于群史以外者,惟史记一书而已。

31 MIN2016 JUN 19
Comments
史记选读002

史记选读003

31 MIN2016 JUN 25
Comments
史记选读003

史记选读004

36 MIN2016 JUN 26
Comments
史记选读004

史记选读005(指鹿为马 沐猴而冠)

指鹿为马 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1],持 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 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马以阿顺 赵高[2]。或言鹿,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3]。后 群臣皆畏高。 (选自《史记·秦始皇本纪》)

33 MIN2016 AUG 7
Comments
史记选读005(指鹿为马 沐猴而冠)

史记选读006(约法三章)

史记,鲁迅先生曾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前一句高度评价史记的史学价值,后一句则高度评价了史记的文学价值,这是对史记相当公允的定位 史记,纪传体例。十二本纪,勾画出历史沿革之大势;三十世家如环绕着车轴的辐条(司马迁引用老子语:三十幅共一毂);七十列传有侧重于描画人物形象,以人物的生平事迹补充历史事件的具体细节。本纪、世家、列传主要以人物为中心;十表则是以时间为中心,二者纵横交织、互相晖映,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八书则又以“典章经制”为线索,提供了经济、文化(礼书、乐书、历书、封禅书)、军事(律书)、水利(河渠书)、天文(天官书)等方面的史料。 诵其书,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司马迁出身于史官世家,家学渊源,其父司马谈就是史官。 公姓司马氏,名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汉景帝中五年丙申公生一岁(公元前145年)。去世无相关材料,绝不可考。 了解其生平,主要有三篇重要文献:太史公自序、报任少卿书、汉书·司马迁传。 十岁诵古文,曾问学孔安国,从董仲舒习《春秋》。后来子受父业,做了太史令。“百年之间,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20岁起,游历天下,在会稽、禹穴、九疑等地考察舜、禹的史迹,在沅、湘探究屈原的传说,在齐、鲁观孔子之遗风,在楚地考察楚汉战争的旧址,不仅读万卷书,而且行万里路。 梁启超评资治通鉴:“其著书本意,专以供帝王之读,故凡帝王应有之史的智识,无不尽备,非彼所需则摈阙。此诚极好之皇帝教课书,而亦大夫之怀才竭忠以事其上者所宜必读也。”梁之此评,谓为仅评资治通鉴一书可,即谓为全评中国之史书,亦可谓十得八九。盖一部二十四史,能跳出梁评之范围而卓然自立于群史以外者,惟史记一书而已。

29 MIN2016 AUG 7
Comments
史记选读006(约法三章)

史记选读007(高祖还乡)

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 父老子弟纵酒[1],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 酒酣,高祖击筑[2],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 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令儿皆和习之。高祖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 谓沛父兄曰:“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 后吾魂魄犹乐思沛。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遂有 天下,其以沛为朕汤沐邑[3],复其民[4],世世无 有所与[5]。”沛父兄诸母故人日乐饮极欢,道旧故 为笑乐。十余日,高祖欲去,沛父兄固请留高祖。 高祖曰:“吾人众多,父兄不能给。”乃去。沛中 空县皆之邑西献。高祖复留止,张饮三日[6]。沛 父兄皆顿首曰:“沛幸得复,丰未复,唯陛下哀 怜之。”高祖曰:“丰吾所生长,极不忘耳,吾特 为其以雍齿故反我为魏。”沛父兄固请,乃并复丰, 比沛。于是拜沛侯刘濞为吴王。 (选自《史记·高祖本纪》)

35 MIN2016 AUG 14
Comments
史记选读007(高祖还乡)

史记选读008(缇萦救父)

缇萦救父 五月[1],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2],诏狱 逮徙系长安。太仓公无男,有女五人。太仓公将 行会逮,骂其女曰:“生子不生男,有缓急非有 益也[3] !”其少女缇萦自伤泣[4],乃随其父至长 安,上书曰:“妾父为吏[5],齐中皆称其廉平,今 坐法当刑。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属[6], 虽复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也[7]。妾愿没入为官婢, 赎父刑罪,使得自新。”书奏天子,天子怜悲其意, 乃下诏曰:“盖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 僇[8],而民不犯。何则?至治也。今法有肉刑三[9], 而奸不止,其咎安在?非乃朕德薄而教不明欤? 吾甚自愧。故夫驯道不纯而愚民陷焉[10]。《诗》曰‘恺 悌君子[11],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加焉, 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朕甚怜之。夫刑至断 支体[12],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楚痛而不德也, 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 (选自《史记·孝文本纪》)

23 MIN2016 AUG 14
Comments
史记选读008(缇萦救父)

史记选读009(耳食之论)

食之论 秦既得意[1] ,烧天下《诗》、《书》,诸侯史记尤甚[2] ,为其有所刺讥也。《诗》、《书》所以复见者, 多藏人家,而史记独藏周室,以故灭。惜哉,惜哉!独有《秦记》[3] , 又不载日月,其文略不具 [4] 。然 战国之权变亦有可颇采者[5] ,何必上古。秦取天下多暴,然世异变,成功大[6] 。传曰“法后王” [7] , 何也?以其近己而俗变相类[8] ,议卑而易行也 [9] 。学者牵于所闻[10] ,见秦在帝位日浅,不察其终始 [11] ,因举而笑之[12] ,不敢道,此与以耳食无异 [13] 。悲夫!(选自《史记·六国年表》)

36 MIN2016 AUG 21
Comments
史记选读009(耳食之论)

史记选读010(强干弱枝)

强干弱枝 汉定百年之间,亲属益疏[1] ,诸侯或骄奢 [2] ,忕邪臣计谋为乱[3] ,大者叛逆,小者不轨于法 [4] , 以危其命,殒身亡国[5] 。天子观于上古,然后加惠,使诸侯得推恩分子弟国邑[6] ,故齐分为七 [7] ,赵 分为六[8] ,梁分为五 [9] ,淮南分三 [10] ,及天子支庶子为王[11] ,王子支庶为侯,百有余焉 [12] 。吴楚时 [13] ,前后诸侯或以适削地[14] ,是以燕、代无北边郡 [15] ,吴、淮南、长沙无南边郡,齐、赵、梁、楚支郡名山陂海咸纳于汉[16] 。诸侯稍微 [17] ,大国不过十余城[18] ,小侯不过数十里,上足以奉贡职,下足以供养祭祀,以蕃辅京师[19] 。而汉郡八九十,形错诸侯间[20] ,犬牙相临,秉其阸塞地利 [21] ,强本干,枝叶之势,尊卑明而万事各得其所矣[22] 。 (选自《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

27 MIN2016 AUG 21
Comments
史记选读010(强干弱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