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美國史話

美國史話

0
Followers
2
Plays
美國史話
美國史話

美國史話

美國史話

0
Followers
2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解謎三百年美國歷史,縱覽美國文化與傳奇,文長為您帶來長篇恢弘系列「美國史話」

Latest Episodes

美國史話(六十七)孤星建州 命懸一線

上回我們講了約翰·泰勒總統在他任期內的外交成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推動了德克薩斯加入美國的進程。雖然德克薩斯人民一直有加入美國的願望,但要在政治上實現並非易事。為什麼呢?因為奴隸制當時在德克薩斯是合法的。和許多美國南方州一樣,農業是那裡賴以生存的經濟基礎;那裡的人覺得,廢除奴隸制就相當於斷了他們的糧。而19世紀中葉的美國,廢奴呼聲十分高漲。任何一位總統,都不希望過分觸碰這一敏感問題。尤其當有新的州要加入聯邦時,國會好不容易達成的平衡和妥協,就會被打破,聯邦隨時有分裂的危險。 泰勒當上總統本是個意外,上任後又得不到本黨派的支持。國務卿厄普舍與德克薩斯的秘密談判剛有點進展,結果就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喪生。泰勒於是任命卡洪當他的國務卿。泰勒是州權的堅定支持者,卡洪在這一點上比他走得更遠,所以他們互相看好並不奇怪。而且,泰勒以前本是民主黨人,後來投奔輝格黨並得到重用,也算是良臣擇主而事。但現實改變不了他原本的政治立場,當新主不再看好自己時,懷念救主也可以理解。所以泰勒任用卡洪,不僅僅是出於吸收德克薩斯的考慮,也為今後與民主黨重新建立聯繫做了打算。 卡洪沒有辜負泰勒,他順利完成了厄普舍進行到一半的談判。幾天後,卡洪寫給英國駐華盛頓使節的一封回信被公諸於眾。他在信中極力為美國南方的奴隸制辯護。他說,所謂的奴隸制度,其實是確保奴隸州和平、安全和經濟實力的必不可少的政治機制。他還說,吸收(吞併)德克薩斯加入聯邦是保證美國和平與安全的必需;結束那裡的奴隸制不僅僅會毀掉德克薩斯,也會對整個美國南方社會甚至聯邦穩定構成威脅。可能卡洪寫這封信的初衷,只是為了不讓英國插手德克薩斯。但是這封信被公開之後,各種陰謀論就甚囂塵上。人們覺得,卡洪這麼寫,表明吸收德克薩斯並不是出於重大的國家利益考慮,而單純是為了保護南方的奴隸制度。這封信為卡洪引來了許多謾罵,選民們紛紛要求議員投票反對德克薩斯協議。在一片反對聲浪中,泰勒總統把議案提交到參議院。 此時正值大選期間,人們將德克薩斯問題作為衡量候選人的重要標準。輝格黨全國代表大會在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召開,結果毫無懸念,亨利·克雷當選成為總統候選人。這位老兄是個政壇老將,他在我們節目中已經出鏡N次了。克雷畢生最大的夢想就是當總統,這已經是他第4次競選總統了。前三次都失敗了,這次他已經滿頭白髮,走路開始搖晃了,但是人生理想還沒實現,他選擇不放棄,最後一搏。李廣一生戰功赫赫,他比誰都有資格封侯,但是他命中沒有,最後賭氣自刎而死。老天爺是否也讓克雷重蹈李廣的覆轍呢?您別急,聽到後邊就知道了。 民主黨這邊,人們普遍看好馬丁·范布倫,他是安德魯·傑克遜政治遺產的繼承者。不過在德克薩斯的問題上,范布倫卻和克雷看法一致,他們都反對它加入聯邦,理由是這會引發美國跟墨西哥的戰爭。范布倫這次遇到點麻煩,因為民主黨剛剛實行了一項新規定,要求候選人必需得到三分之二以上選票,才能當選。按當時與會代表266人算,需要177人支持才能通關。但是范布倫只得到了146票,雖然過半,卻不足以贏得提名。大會重新投票,范布倫還是沒達到三分之二的門檻。無數輪投票過後,代表們開始動搖了:你范布倫也沒那麼大號召力嘛,選你就是浪費時間!俺一天沒吃飯了,血糖都低了,還在這兒投票呢!最後,一個新候選人嶄露頭角,他叫詹姆斯·波爾克。波爾克曾經擔任過田納西州州長和國會眾議院議長,但其實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支持德克薩斯加入聯邦。很有戲劇性的是,在第8輪投票時,波爾克只獲得了44票,但是第9輪投票後,他竟然全票通過!接下來是找個副總統做搭檔。大家都看好的人叫萊特,但是他不支持德克薩斯加入聯邦,說啥也不願意給波爾克當搭檔。最後民主黨人選擇了賓州參議員喬治·達拉斯。 參加1844大選的,還有另外兩個政黨。一個是由現任總統泰勒聯合支持者組建的新黨派,他們競選口號很直接,就叫“泰勒與德克薩斯”。另外一個叫自由黨(Liberty Party),這是一個主要由廢奴主義者組成的政黨。 德克薩斯議案提交的真不是時候。當時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剛開完,馬丁·范布倫的支持者們,還在為他落選而耿耿於懷。他們不想看到一位支持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人當總統,所以為了表達不滿,他們聯合參議院里的輝格黨人,以35比16否決了協議。為了德克薩斯的事,泰勒費了好大心血,這下看來是功敗垂成。但是他不想放棄,因為畢竟民主黨候選人波爾克支持德克薩斯。輝格黨總統候選人克雷起初是明確反對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但是這一立場讓他失去了很多南方選票。克雷一想自己也不可能再有第五次機會選總統了,這次不成功便成仁。所以,乾脆在德克薩斯問題上改口吧。他說:如果民意多傾向德克薩斯入伙的話,呃…我也不能不說這不是不可能的。聽到他這話,南方奴隸主們終於滿意了。但是,克雷的立場變化卻激怒了很多北方人。他們覺得克雷耍花招,開始轉而支持自由黨候選人。 1844年大選異常激烈,共有270萬人參加投票。計票結果顯示,波爾克與克雷勢均力敵,前者只多出3萬多張票。但是按照選舉人團計票的話,波爾克獲得170張票,克雷只有105張。決定這次大選的搖擺州是紐約州。在那裡,克雷僅僅以微弱的劣勢敗給波爾克。但是按照贏者通吃原則,紐約州的36張選舉人票全都歸了波爾克。也就是說,克雷如果在紐約再多得到一丁點的支持,那結果就不是105比170輸給波爾克,而是141比134贏得大選。但是,上帝偏偏沒有把大位留給克雷,他一生以當總統為奮鬥目標,但一次比一次輸的遺憾,命運和李廣同學一樣的悲慘。 波爾克的當選,讓泰勒稍稍鬆了一口氣。因為如果德克薩斯不能立即加入聯邦,未來4年還有機會。但是這件事懸在這裡好久了,肥肉到了嘴邊卻不能張口。泰勒怕夜長夢多,他想在卸任之前完成夙願。為今之計只有另闢蹊徑。如果走常規程序,需要參議院三分之二批准。但如果在12月份國會開會期間,讓國會兩院聯合決議,提出一個resolution來解決德克薩斯變州的問題,那就只需要半數以上通過。這招還真靈,國會眾議院在1845年1月通過了吸納德克薩斯的決議案,參議院也於2月27號通過。3月1號,議案終於送到泰勒手上簽字,這時距離他卸任就只剩三天了!一切看似都是巧合,但一切彷彿都在冥冥中早有安排。 這份決議正式邀請德克薩斯加入聯邦,並且可以選擇以保留奴隸制。決議還規定,如果德克薩斯今後人口膨脹的話,最多可以分裂成四個州。墨西哥駐美使節對這份決議提出抗議,他稱之為對墨西哥的侵略行徑。英國和法國也站了出來,他們一方面防止德克薩斯加入美國,一方面試圖說服墨西哥,承認德克薩斯獨立。來自多方的壓力都集中到了德克薩斯政府那裡。他們是接受美國邀請,立即投入聯邦的懷抱,還是為了避免戰爭而選擇推遲呢?請聽下集,昭昭天命、西進維艱。

13 MIN2017 OCT 31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七)孤星建州 命懸一線

美國史話(六十六)辟疆固土折衝樽俎

19世紀上半葉,美國疆域向西延拓到了太平洋,成為名副其實的北美大陸的主人。儘管這一過程從建國以來就開始了,但在安德魯·傑克遜之前,並沒進入高潮。西進運動原本被南方民主黨人所推崇,但現在輝格黨籍總統約翰·泰勒卻十分看好這一開拓疆土的機遇。上集我們說過,泰勒原本就是民主黨人,而且是州權的堅定維護者,他因為與傑克遜總統意見不合,才投奔了輝格黨。泰勒根本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當總統,可歷史劇本超乎想象,哈里森剛上任一個月就歸西了,總統大位如餡餅從天而降,恰好砸在了泰勒頭上。面對哈里森逝世的噩耗,泰勒扼腕嘆息之餘,卻當仁不讓,重啟傑克遜未竟之旅,成就美國霸業。 可是,泰勒的政令遭到國會掣肘,甚至受到輝格黨領袖“開除黨籍”的警告。內政的不如意,迫使泰勒把精力轉向外交。的確,相比內政,憲法在外交方面給了總統更多的自由。美國歷史上不乏出色的外交家(比如國父之一托馬斯·傑佛遜、第27集講到的約翰·傑伊,還有亞當斯父子),但在短時間內能夠同時兼顧多個不同外交難題的,恐怕除了泰勒總統,也沒幾個人了。美國和英國在美加邊境的具體劃定上,一直存在分歧。比較突出的,是美國東北部緬因州那一帶,雙方都宣稱享有主權。加拿大一些反對英國政府的人,組成了反叛勢力,不斷在東北邊境起事,雖然美國政府選擇中立,但民間經常暗地裡幫助加拿大反叛勢力。這引起英國的強烈不滿。幸好,英國新政府的外交大臣阿伯丁(Aberdeen)主張和平解決爭端,他派自己的朋友阿仕伯頓(Ashburton)在1842年春天抵達華盛頓,全權代表英國政府處理英美領土糾紛。美方談判代表是國務卿韋伯斯特。 韋伯斯特提出一份妥協方案,被阿仕伯頓接受。根據協議,將近1萬8千平方公里的有爭議土地劃歸美國,另有1萬2千多平方公里歸加拿大。協議很快得到參議院批准,英美多年的領土爭端告一段落。韋伯斯特為泰勒總統解除了來自英國的威脅,使他騰出閑暇處理另一難題,也就是獨立不久的德克薩斯共和國加入聯邦的問題。德克薩斯獨立伊始,就想加入美國,因為那塊地方當初就是因為美國人多了,在文化上跟天主教的墨西哥疏遠了,才希望分家的。但是,因為奴隸制問題,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申請在范布倫任職期間擱淺了。其實,建國以後每當有新州要加入聯邦,國會都得因為奴隸制問題大吵一架,而且每一次吵得都比上一次凶。不管誰當總統,一聽說有新州要加入聯邦,都會上火,好幾天睡不好覺,起口腔潰瘍,然後到處準備給國會滅火的良方。現在,泰勒總統對德克薩斯很感興趣,恨不得一口咬下來。但是他知道,大部分輝格黨人是不會同意的。他們已經對自己很不滿意了,那張寫有“開除黨籍”的大字報隨時可能貼到白宮門口。於是,他問韋伯斯特,您怎麼看?韋伯斯特知道奴隸制是個燙手的山芋,他才不想惹麻煩。而且,作為北方人,他也不希望美國增加更多奴隸州,但德克薩斯很顯然以奴隸州加入聯邦的可能性佔上風。於是,他打馬虎眼說:“總統先生,您說什麼?我這耳朵最近有點背。”“我是說德克薩斯要加入美國,我覺得很靠譜,你認為怎麼樣”“哦哦哦,德克薩斯啊,那裡的牛排這麼大個的,夠四個人吃哪!”泰勒一看,完了,這沒共同語言啊。輝格黨內唯一可能支持自己的人都不願意插手德克薩斯,作為總統,也不敢太push這件事了。韋伯斯特也逐漸看到,自己幫泰勒解決英美外交難題之後,也沒有多大用處了,不如提早解甲歸田。1843年夏天,泰勒提名自己在弗吉尼亞的支持者阿貝爾·厄普捨出任國務卿。厄普舍堅信,奴隸制對方南農業經濟來說,必不可少。英國曾經希望推動德克薩斯廢奴,這一消息讓厄普舍十分擔心。他說,如果德克薩斯在南方率先取消奴隸制,其他州的奴隸就會往那裡跑。廢奴主義者也可能以德克薩斯為基地,對南方發動宣傳攻勢。厄普舍在德克薩斯問題上,和泰勒總統看法相似。他上任僅僅四個月,就提出了一項接受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條約。起初,德克薩斯總統Sam Houston不願接受。他並非不想加入聯邦,而是認為當政者不靠譜,他很還念當年的安德魯·傑克遜。要是傑克遜在的話,估計不管國會提什麼條件,他都能欣然接受。但後來他想了想,還是同意談判。Houston提出兩個條件:一、如果墨西哥發動攻擊,美國必須出兵保護德克薩斯安全;二、美國參議院必須保證批准條約。厄普舍對Houston提的條件全答應了,雙方隨即展開秘密協商。 泰勒對德克薩斯感興趣還有一個原因。他想藉著德克薩斯加入聯邦,建立一個新黨,名正言順地脫離輝格黨,獨立參選總統。厄普舍這回可算幫了他個大忙,因此得到器重。美國和德克薩斯的秘密會談要結束時,一個意外發生了。有一天,厄普舍、泰勒,還有國會領袖們暢遊Potomac河,他們乘坐的新戰艦裝備了兩尊大炮,準備為總統鳴炮。觥籌交錯之間,正高興呢,一尊大炮點火不當,炮彈爆炸,厄普舍和其餘兩人當場被炸死,另有19人受傷。但泰勒總統幸免於難。突如其來的不測,令泰勒很傷心。接替厄普舍擔任國務卿的人,正是當年為傑克遜總統擺下鴻門宴的卡洪。泰勒任命卡洪,有兩點考慮。一是卡洪主張德克薩斯加入聯邦,可以完成厄普舍沒能完成的事業。二是泰勒想參選下屆總統,需要得到卡洪這樣民主黨內有聲望的領袖支持。他清楚,輝格黨絕對不可能再支持他了。而立即回到民主黨,面子上又過不去,旁人也得說他兩面三刀。所以先要和卡洪搞好關係,再從長計議。卡洪果然沒有辜負泰勒的期望,順利完成了前國務卿厄普舍正在進行的談判。1844年4月12號,美國跟德克薩斯共和國簽署協議,決定吸納德克薩斯加入美利堅合眾國。 泰勒總統任期內,還有一項外交活動,值得我們了解。泰勒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與中國清朝政府簽訂外交協議的總統。從美國角度來看,這算是外交上的重大突破,美國第一次正式打開了同亞洲大國交往之門。但是,從中國角度來說,這是一次不平等外交。1844年7月3日,中美雙方在澳門的普濟禪院簽訂了《中美望廈條約》。根據條約,美國享有“治外法權”,也就是美國人在華活動不受中國司法管轄。但是,望廈條約明文規定,禁止美國公民在華進行鴉片貿易。如果你販賣鴉片,那美國可就不管了,完全交給大清政府來處置。這在19世紀西方列強和清政府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中,算是很講道理的了。美國這麼做,是因為在華傳教士長期以來從道德層面譴責鴉片貿易,深刻地影響了美國的外交政策。望廈條約還規定,美國商人不得在中國還沒開放的港口走私貨物,也不得漏稅,如果違反協定,一律交由大清政府治罪,合眾國絕不袒護。 簽署望廈條約的中方代表,是皇室成員愛新覺羅·耆英,他官至兩廣總督,為滿清重臣。耆英出身顯貴,飽學詩書,可惜生不逢時。大清國每次受列強欺負,都派他出去簽不平等條約,然後回來替滿清政府挨罵。像《南京條約》、《黃埔條約》等等,都是耆英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被逼簽的。這真是個費力不討好的差事,而且不願意干還不行。在外受西方人刁難,回來皇上不待見,出門還挨百姓責罵。所以我們不能站在今天的角度上,用一個非此即彼的簡單態度來衡量歷史。記得大陸前些年有部電視劇叫《走向共和》,裡邊對李鴻章的複雜心理作了很好的描述。李鴻章我們很熟悉,耆英也許沒有那麼高的知名度,但兩個人面對的無奈是同樣的。那些把責任都推給耆英和李鴻章的人,我倒想問一句,如果你生在大清,被派去談判,你能談出比他們更好的條約來嗎?你能做到像耆英一樣,要求美國人把禁止鴉片和不得向清政府漏稅寫成條款嗎? 關於泰勒總統,我們大致就說這些。他在位期間,在美國外交上的確成績斐然,尤其是和德克薩斯的談判,取得了實質性進展。但是,國會裡反對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聲音也很強烈,成為了1844年大選的焦點。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們下回分解。

13 MIN2017 OCT 17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六)辟疆固土折衝樽俎

美國史話(六十五)齎志殂沒 泰勒代政

1840年大選,為了打敗民主黨,輝格黨可謂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他們先是精挑細選,找來護國英雄威廉·哈里森將軍做他們的候選人,再為他量身定做了別具一格的競選策略。民主黨人原本想挖苦一下哈里森,說他只想喝果酒、住小木屋,不問政治。可沒想到的是,輝格黨正好利用這個形象,把哈里森從一個貴族紳士包裝成了平民百姓的化身。哈里森每一次公開露面,都要經過輝格黨領袖們精心安排。輝格黨領袖們認為,哈里森當總統後,也理所當然應該繼續聽他們的話。 哈里森並不想當木偶,他有自己的political agenda。但是畢竟輝格黨不是他老人家的,亨利·克雷這些人的面子還得給。於是,哈里森告訴克雷,說內閣里的職務你隨便挑,但是克雷卻選擇留在參議院里。克雷並非看不上內閣的職務,而是想讓哈里森安排他的黨羽進內閣,這樣立法和行政機構就都在他的眼皮之下了。不過哈里森任命了丹尼爾·韋伯斯特做他的國務卿,還把紐約市政府里最好的職務都給了韋伯斯特的支持者。這下克雷不幹了,他和韋伯斯特明爭暗鬥已經很久。克雷於是到哈里森面前抱怨,他話里話外就一個意思:你得聽我的。最後哈里森忍無可忍,對克雷說:我希望你能理解,現在總統是我,不是你! 上任的頭一個月里,安排人事、平衡黨內各種關係等瑣事,讓哈里森晝夜難安,不得休息。結果,他就職演說時染上的肺炎,日益惡化。醫生們想盡辦法,也沒有絲毫效果。哈里森當總統剛好30天時,就不幸病逝了。(他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在任期內去世的總統,也是就職時間最短的總統)這一噩耗,讓整個聯邦政府不知所措。因為憲法里並沒有寫清楚,如果總統任內去世,副總統到底是應該繼任總統的職務,還是只臨時代理總統處理國政,而讓總統一職空缺到下一次選舉。國務卿韋伯斯特和其他內閣成員商量後決定,應該讓泰勒副總統擔任總統,一國不能無君啊!泰勒對這一突發事件完全沒有準備,哈里森去世時他正待在自己位於弗吉尼亞的家中看書。韋伯斯特讓兒子快馬加鞭,急匆匆感到泰勒家裡,才把他找來白宮。1841年4月6日,約翰·泰勒宣誓就職,成為美國第10任總統。泰勒年僅51歲,是當時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他和齎志而沒的哈里森總統一樣,也是弗吉尼亞人,父親是富有的種植園主,當過法官。他們家和托馬斯·傑佛遜是好朋友。 泰勒總統在歷史上名氣不大,一般人對他不甚了解。這可能是因為他當總統完全是因為意外吧,他沒有經過競選過程,也沒有扯著嗓門跟公眾承諾過什麼改革措施,所以人們對他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期待。不過,輝格黨領袖可不這樣想,他們花了那麼大力氣才奪回行政權,還沒等看到變化呢,哈里森就一命嗚呼了。現在他們把眼光全投在泰勒身上。泰勒很清楚這一點,他不想當個木偶總統。泰勒的政治理念跟輝格黨主流觀念完全不同。比如,輝格黨希望建立一個新的國家銀行,對進口商品徵收關稅,使用聯邦資金改善各地交通。這些政策泰勒一概反對。泰勒是州權的堅定捍衛者,他原先是民主黨人,因為與傑克遜意見不合,尤其是在卡洪提出“否定原則”那會兒,泰勒堅持聯邦權力不能凌駕於州之上,才與傑克遜鬧掰。 韋伯斯特告訴他說,哈里森在的時候,政治決策自己做不了主。總統就和其他內閣成員一樣,只有一票罷了。他問泰勒能受得了嗎?泰勒回答說:當然不行!我願意保留哈里森總統的內閣,但是必須一切決定我說了算,哪位成員不同意,可以辭職。但是,泰勒暫時還不能調整內閣,因為內閣里除了兩個人以外,基本都是克雷的親信。剛上任就動手,會造成自己在輝格黨內孤立。他要等待時機。 泰勒和國會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取消馬丁·范布倫時期留下的獨立財政政策。但是,輝格黨控制的國會想用中央銀行來取代獨立財政,並且要允許央行在美國任何地方建立分行。泰勒認為這樣做太霸道了,怎麼能不經過州政府批准就隨便建分行呢?他要求國會修改提案,到各州建分行必須得到州政府同意。克雷提出一個妥協辦法:只要州議會不拒絕,央行就可以在那裡開設分行。國會批准了妥協方案,但卻遭到泰勒否決,議案被打回國會重新討論。這給克雷出了道難題,因為國會想推翻總統的否決,得爭取到至少2/3的贊成票,克雷沒有成功。他只好帶領國會議員修改條款。誰知修改後的議案竟然再次遭到泰勒否決。 這下輝格黨人憤怒了,總統根本不和自己一條心!在克雷帶領之下,輝格黨領袖紛紛辭職以表抗議,他們想給總統難堪。最後,內閣里除了國務卿韋伯斯特以外,全都撂挑子不乾了。輪到韋伯斯特表態時,他問泰勒:總統先生,您說我該怎麼做呢?泰勒回答說:你必須自己決定。韋伯斯特說:如果讓我自己定的話,我願意留下來。泰勒非常高興,他站起身來,拍著韋伯斯特的肩膀說:如果你言出有信,那我告訴你,克雷從現在起,死定了!泰勒立即重新組建了內閣,裡面沒有一個克雷的支持者。與此同時,輝格黨也公開投票,要求把泰勒開除出黨。 眼看總統和國會的關係到了崩潰的邊緣,克雷又提出了一個議案。他想把聯邦政府出售土地賺的錢,分配給各州使用。這讓泰勒很高興,因為當時很多州都負債纍纍,聯邦的錢真是雪中送炭。但是泰勒轉念一想,又擔心聯邦政府會因此出現資金短缺。如果聯邦沒錢了,國會就得提高進口稅。可是作為南方人,泰勒堅決反對進口稅。他左右為難,最後向國會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如果進口稅超過20%,聯邦政府就要暫停向各州分配資金。雙方達成共識。 但是好景不長,這項法案簽署後的第二年,聯邦政府就入不敷出,出現嚴重資金缺口。國會果然提高了進口關稅,有些商品的關稅已經超過20%,但是增稅議案還是以微弱優勢,在參眾兩院通過。泰勒也按照他的承諾,否決了議案。一年前的鬧劇重演,克雷沒有得到2/3投票推翻總統的否決,只能另起爐灶,再起草新法案。新法案對聯邦政府分配售地收入的事隻字不提,等於默許了泰勒。 泰勒頂替哈里森當總統的四年里,因為理念不合,他與國會很少達成一致,這讓他的內政記錄乏善可陳。不過,這正是國父們當年制定憲法時的設計,讓總統和國會之間形成監督和制衡(check and balance),不至於一方過於強大而帶來專制。儘管如此,泰勒總統在外交方面還是取得了很大成績,他不僅在卸任前吸納了德克薩斯加入聯邦,還解決了美加邊境紛爭。此外,泰勒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與中國清政府簽訂了外交協議的總統(當然,從中國立場來說,那是個不平等條約)。他是如何在國會完全不配合的情況下實現外交佳績的呢?我們下回分解。

12 MIN2017 OCT 3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五)齎志殂沒 泰勒代政

美國史話(六十四)爭辯暫歇 選戰猶烈(下)

伴隨着高漲的廢奴呼聲,1840年選戰在輝格黨和民主黨之間展開。把當總統作為畢生理想的亨利·克雷,因為在奴隸制存廢的問題上首鼠兩端,讓輝格黨人失去了信心,最終沒有成為總統候選人。反對克雷的人,有些因為他是奴隸主。另一些人,認為他跟商界關係關於密切,擔心他會站在銀行那邊。先總統傑克遜為了避免財富被少數富人壟斷,花了好大力氣才廢除央行;如果新總統再建一個央行,之前的努力就付之東流了。 輝格黨人覺得,民主黨之前的勝利,是因為選人得當。安德魯·傑克遜是位赫赫有名的大英雄,在新奧爾良戰役中以少勝多,打得英軍聞風喪膽。雖然身材並不魁梧,但1米85的大個兒和一身英雄氣概也讓這位選手的顏值爆表。在實力相當的情況下,候選人的顏值往往才是贏得選票的關鍵。基於這樣的考慮,輝格黨決定推舉一位參加過戰爭的、在民眾當中威望很高的英雄人物參選總統。有兩個人符合他們的標準。一個是在進攻印第安人時戰無不勝的威廉·亨利·哈里森將軍,他在1836年也是總統候選人。另一個是成功避免了美加邊境衝突的斯科特將軍,但是他沒有涉政經驗。輝格黨人最後選擇了哈里森將軍。 在代表大會上,輝格黨還選擇了一個南方人約翰·泰勒作為副總統候選人。泰勒一直是克雷的忠實支持者,當他聽說克雷被換成了哈里森,心情很失落,竟然哭了起來。輝格黨讓泰勒出場,主要是因為他在南方人心中地位很高。很多南方輝格黨人支持哈里森,完全是看在泰勒的面子上。克雷根本沒參加大會,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喝悶酒。他感嘆自己時運不濟,氣憤地說:“我是政黨歷史上最倒霉的人。肯定輸的時候偏讓我上,這次誰去都能贏,反倒封殺我!” 民主黨人聽說克雷落選十分高興,好像鬆了口氣。他們知道,克雷是位有智慧而且經驗豐富的政治家。如果他來參選,那還真是難辦。現在輝格黨推舉的哈里森,正合他們的意。為什麼呢?因為哈里森年事已高,參選總統時已經67歲了。等等,不是說要選一個顏值高的來嗎?怎麼……?沒錯,正應了中國四川人的那句話:東挑西選,揀來個漏燈盞。民主黨人管他叫“哈里森奶奶”,還公開在報紙上說,老人家根本不想當總統,他更想要每年兩千美元的退休金、一桶果酒,外加一個小木屋。他們說的果酒cider,是一種拿蘋果發酵釀成的酒精飲料,當時廣受普通工人的喜愛。他們說的小木屋,log cabin,是當時鄉下農民喜歡住的房子。民主黨人本來想藉此羞辱哈里森,讓人覺得他是個鄉巴佬。但是,輝格黨人利用民主黨人的嘲諷,反過來作為自己的武器。我們上集最後講過,輝格黨人要的不僅僅是候選人的霸氣,他還得能接地氣。可是,哈里森是血統純正的貴族,他爸爸是簽署獨立宣言的國父之一,祖上是早期移民美國的英國貴族。這上哪去接底氣呢?正愁着呢,民主黨人就幫咱們給哈里森塑造了一個完美的平民形象,他從一個穿着皮靴、手拿文明棍的貴族紳士,搖身一變,成了普通大眾的化身。 民主黨人弄巧成拙,輝格黨人將計就計。他們乾脆把果酒和小木屋當成競選的標誌符號,作為哈里森接地氣的資本。輝格黨領袖不讓哈里森公開講話,也不讓他發表文章,一切書信由政治顧問全權代理。即便避免不了的演講,談的也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不知道輝格黨這麼做,到底是害怕他貴族穿布衣的事實露餡呢,還是想讓哈里森當個傀儡皇帝? 這次大選,民主黨和輝格黨都竭盡全力,證明自己是普通民眾的朋友。也許是因為安德魯·傑克遜開創的平民政治,已然深入人心吧,塑造一種能為平民代言的形象,成為政治較量的新常態。輝格黨人到處蓋小木屋,免費提供果酒,在戶外舉辦幾千人的競選大會;飯隨便吃、酒水管夠,民眾趨之若鶩。除此之外,輝格黨還主辦遊行活動,有樂隊伴奏,高舉旗幟和哈里森的畫像。畫像上的哈里森,形象完全變了。他在俄亥俄州的別墅標成了小木屋,他平時戴的華麗絲綢帽子變成了農民的帽子。競選期間湧現了許多歌曲,宣傳哈里森的驍勇善戰,講述他對普通人民艱苦的同情和對簡樸生活的熱愛。 1840年的5月,民主黨人也在巴爾的摩召開了提名大會。現任總統馬丁·范布倫獲得全體代表支持,參選連任。輝格黨立即對范布倫發起攻擊,競選歌曲把范布倫描述成住在白宮裡的國王。一位賓夕法尼亞的議員指責說,范布倫把白宮變成了皇宮;他睡覺的床比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床還要豪華;白宮地毯的厚度,能讓一隻腳陷進去。這位議員還說,范布倫天天吃法國大餐,用金盤銀盞;他穿綾羅綢緞,噴各種香水,離他十多米遠就能聞到香味。范布倫和其他民主黨人稱這些指控都是無稽之談,但是沒有人聽他們辯解。被打入冷宮的亨利·克雷只在一旁看笑話,他諷刺這場競選是小木屋和宮殿、果酒和香檳之間的鬥爭。 儘管民主黨人不斷反擊,輝格黨還是贏得了1840年的大選。其實從一開始就能明顯看出,哈里森將軍穩操勝券。最後出爐的投票結果,哈里森獲得234張選舉人選票,范布倫只有60張。哈里森順利當選第九位美國總統。因為競選期間,大部分決定都是輝格黨領袖做的,哈里森某種程度上只是個演員而已,所以有一些人,特別是亨利·克雷和丹尼爾·韋伯斯特認為,哈里森入主白宮後,也理所應當接續接受他們擺布。其實,哈里森一直配合他們,是在韜光養晦,等待時機。當選總統後,他明確表示,不想跟克雷見面;他不想讓旁人認為,克雷是垂簾聽政的太上皇,自己只是個兒皇帝。 丹尼爾·韋伯斯特自做主張,幫哈里森撰寫了文辭雋永的就職演講稿。但是哈里森婉言謝絕,他表示,自己很有文采,已經寫好了就職演說詞,不必先生代勞。哈里森的就職演講,有8500個字,其長度堪比華盛頓當年的演講。大冷天站在國會大廈外,哈里森只穿了很薄的衣服,沒戴帽子,一講就是進兩個小時。結果,他著了涼,染上了肺炎。而且就職後繁忙的工作,讓他不得片刻休息。最讓他頭疼的,就是克雷這些輝格黨領袖,他們總想讓哈里森按照自己的想法辦事。政黨更替之際,所有的重擔都壓在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身上。他拖着帶病的身體,能扛得住來自各方的壓力嗎?請聽下集,齎志殂沒、泰勒代政。

10 MIN2017 SEP 26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四)爭辯暫歇 選戰猶烈(下)

美國史話(六十三)爭辯暫歇 選戰猶烈(上)

上集中我們講了19世紀美國廢奴運動的興起。南方州堅持奴隸制是生存的必需,而北方州認為奴隸制與工業化格格不入。一些宗教人士認為奴隸制是罪惡的,應當廢除。一些政治家認為激進的廢奴會撕裂社會共識,導致聯邦分裂。奴隸制已經不再是一個簡單的生產關係問題,它牽扯到美國的國家定位和基本價值觀。幾千年來,世界上一直有奴隸制存在,歐洲歷史上也出現過廢奴運動。但是,奴隸制在任何一個國家所引起的爭論,都沒有達到美國這樣激烈的程度。這裡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美國的文化容不下奴隸制。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建立在天賦人權觀念之上的共和國。自由和平等,是《獨立宣言》和《憲法》的兩大基石,它註定了奴隸制從一開始就要被廢除。其實,在《獨立宣言》的手稿中,托馬斯·傑佛遜有這樣一段話:“英國殘酷地發動了一場反人性戰爭。它強暴了一個遠方民族的生命和自由權,儘管這些民族從來沒有冒犯過英國。這場戰爭拐騙並脅迫了他們,使他們要麼在運送途中悲慘地死去,要麼被送往地球另一端充當奴隸。這場由邪惡力量發動的海盜戰爭,竟然是身為基督徒的大不列顛英國國王發動的。他決定打開這樣一個市場,在那裡,人類可以被買賣。英王濫用了他的立法否決權,從而壓制了所有打算禁止和限制這種骯髒交易的嘗試。”然而,這段鏗鏘有力的檄文卻被南卡羅來納和佐治亞州的代表給刪除了。由於種種現實的原因,國父們沒能在建國之初實現獨立宣言中的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人人被創造出來時都是平等的。子孫後代花了四分之三個世紀,才實現國父們的理想。 第二個原因,美國的奴隸制問題同時也是種族問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奴隸制,沒有如此鮮明的種族烙印。那裡的奴隸,有些是俘虜的戰犯,有些是窮人賣身為奴。只要奴隸制終結,舊的社會關係就隨之瓦解。美國則不同,美國的奴隸都是黑人,他們既不是戰犯,也不是自願簽了賣身契的窮人。他們是被赤裸裸掠奪和販賣到北美大陸的非洲人,他們和參加獨立戰爭的殖民者們有着共同的敵人——英國國王。他們本應該是並肩作戰,一同反對英國。但是很遺憾,殖民者爭取到的自由,沒有黑奴的份兒。他們在《憲法》中被稱為“其他人”,5個人按3個人來計算。種族問題給美國的廢奴運動增加了許多難題。即便解放了奴隸,種族關係依然存在,種族歧視並不會因為奴隸制的瓦解而消失。事實上,美國在南北戰爭之後,整整花了一個世紀的時間,才從制度上消除種族歧視。 目光遠大的傑佛遜,早就看到了這一點。傑佛遜曾經在弗吉尼亞議會上提出一個方案,要逐步把黑奴遷出美國,但提案未被通過。1817年,傑佛遜和麥迪遜依靠美國“殖民協會”的力量,主張通過贖買把黑奴從美國遷回非洲。應當說,這種努力精神可嘉,但對奴隸制本身卻沒有什麼幫助。和傑佛遜一樣,美國在獨立戰爭期間,許多北方人就開始考慮廢除奴隸制的辦法,南方各州也通過法律改善奴隸待遇。但這一切努力都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種族之間不平等的現實。我們曾經在第24集講過,各州自行決定奴隸制去留的最後期限是1808年,之後由聯邦政府統一決定。但是,由於廢奴運動在南方州引起的反對太強烈,聯邦政府在1808年根本沒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面對申請加入聯邦的新州,國會採取了1+1妥協方案:每一個奴隸州加入聯邦,都必須找一個自由州同時加入。比如,密蘇里州和緬因州綁定在一起,共同加入就是如此(詳見第48集)。可是,一次次妥協,非但沒有削弱南北分歧,反而讓爭論陷入僵局。廢奴主義者更加激進,堅持奴隸制的南方人也不願再聽到任何反對聲音。1836年德克薩斯獨立之後,奴隸制幾乎成為每一位總統候選人都無法迴避的問題。 1840年大選,輝格黨領袖亨利·克雷深知自己在奴隸制問題上,很難找到折中方案。要麼支持、要麼反對,任何模稜兩可的答案都會同時得罪雙方選民。儘管克雷自己就是奴隸主,但他一直痛恨奴隸制。1833年在向參議院發表的一次講話中,克雷稱奴隸制是“巨大的邪惡,是我們國家版圖上最陰暗的一點。”然而克雷是聯邦的忠實信徒,他反對任何分裂聯邦的企圖。他認為北方的激進廢奴主義者,根本不想拿出談判的姿態來面對問題,他們只會激怒南方人,迫使他們走向另一極端。克雷認為循序漸進的輿論力量遠比暴力衝突更為有效。因此,他宣稱,奴隸制不屬於政治範疇,不要動輒拿到國會爭論個沒完。他同時也表示,試圖壓制辯論的南方議員和激進廢奴主義者一樣衝動、極端,兩個極端都在損害美國。結果不出所料,雙方對克雷都不買賬。 這時,南卡羅萊納州的約翰·卡洪提出了一項決議。他說:“聯邦是各州的協議產物,憲法賦予了各州全面控制本州體制的權力。華盛頓聯邦政府有義務保障各州的權力,這就意味着聯邦政府必須保護奴隸制不受外來干擾。”卡洪說出這番話完全在意料之內,因為他腦子裡從來只有邦聯confederation,沒有聯邦federation。我們在55集講過,卡洪曾經因為反對進口關稅,特意設了一場鴻門宴,逼迫安德魯·傑克遜承認他提出來的否定原則nullification。開個玩笑,卡洪只把聯邦當歐盟,稍有不滿意咱們就退出。因為卡洪身後是整個南方,是美國農業的基礎,所以即便傑克遜總統那樣說一不二的人,都拿他沒辦法,只能承諾關稅收到1842年為止。克雷是個文人,只會講道理、不會玩硬的,所以面對卡洪的無理取鬧,他只有一臉苦笑。卡洪威脅克雷說,在奴隸制的問題上,南方人不會做出半點讓步。 在卡洪的淫威之下,克雷提出了一項決議:“國會對各州的奴隸制沒有法律權力。因此,國會必須駁回一切關於廢除奴隸制的請願,因為憲法沒有授權國會在該問題上採取行動。”在卡洪的極端言論和克雷的妥協方案之間,國會只能選擇後者。其實,克雷這麼做也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着想。他既捍衛了憲法賦予的請願權,讓北方人不至於銜恨在心;又避免國會直接插手奴隸制,不至於得罪南方人。這一招雖然不完美,但畢竟暫時化解了矛盾。克雷的做法,讓人不禁想起大法官馬歇爾。我們在第35集講過,馬歇爾處理午夜大法官委任狀的時候,一方面從道理上承認請願一方是對的,但另一方面又從程序上說請願找錯了對象,我愛莫能助。可是,馬歇爾代表的是最高法院的決定,駁回起訴後就不可能再有下次了,所以他這麼處理問題沒有後患。然而,克雷面對的情況完全不同。國會和法院不同,它是個立法機構。國會每一次拒絕插手南方奴隸制,北方人就會再一次提出請願,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無窮盡也!馬歇爾那麼做是智慧,但克雷這麼做卻搭上了政治前途。雖然輝格黨對1840年大選信心十足,但輝格黨人已經對克雷的模稜兩可產生厭倦。他們暗中尋找新人替代克雷。輝格黨內有一種聲音日益增強,它說美國是個崇尚英雄的國家,我們應當推舉一位參加過戰爭的英雄來參選總統。這個人得像安德魯·傑克遜那樣,渾身散發著霸氣,能夠吸引人們的眼球。同時,這個人還得接地氣,不能一臉清高。可是,輝格黨是個貴族政黨,找個文藝青年很容易,找個既能霸氣又接地氣的,實在太難了。他們會選擇誰呢?請聽下集。

12 MIN2017 SEP 19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三)爭辯暫歇 選戰猶烈(上)
the END

Latest Episodes

美國史話(六十七)孤星建州 命懸一線

上回我們講了約翰·泰勒總統在他任期內的外交成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推動了德克薩斯加入美國的進程。雖然德克薩斯人民一直有加入美國的願望,但要在政治上實現並非易事。為什麼呢?因為奴隸制當時在德克薩斯是合法的。和許多美國南方州一樣,農業是那裡賴以生存的經濟基礎;那裡的人覺得,廢除奴隸制就相當於斷了他們的糧。而19世紀中葉的美國,廢奴呼聲十分高漲。任何一位總統,都不希望過分觸碰這一敏感問題。尤其當有新的州要加入聯邦時,國會好不容易達成的平衡和妥協,就會被打破,聯邦隨時有分裂的危險。 泰勒當上總統本是個意外,上任後又得不到本黨派的支持。國務卿厄普舍與德克薩斯的秘密談判剛有點進展,結果就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喪生。泰勒於是任命卡洪當他的國務卿。泰勒是州權的堅定支持者,卡洪在這一點上比他走得更遠,所以他們互相看好並不奇怪。而且,泰勒以前本是民主黨人,後來投奔輝格黨並得到重用,也算是良臣擇主而事。但現實改變不了他原本的政治立場,當新主不再看好自己時,懷念救主也可以理解。所以泰勒任用卡洪,不僅僅是出於吸收德克薩斯的考慮,也為今後與民主黨重新建立聯繫做了打算。 卡洪沒有辜負泰勒,他順利完成了厄普舍進行到一半的談判。幾天後,卡洪寫給英國駐華盛頓使節的一封回信被公諸於眾。他在信中極力為美國南方的奴隸制辯護。他說,所謂的奴隸制度,其實是確保奴隸州和平、安全和經濟實力的必不可少的政治機制。他還說,吸收(吞併)德克薩斯加入聯邦是保證美國和平與安全的必需;結束那裡的奴隸制不僅僅會毀掉德克薩斯,也會對整個美國南方社會甚至聯邦穩定構成威脅。可能卡洪寫這封信的初衷,只是為了不讓英國插手德克薩斯。但是這封信被公開之後,各種陰謀論就甚囂塵上。人們覺得,卡洪這麼寫,表明吸收德克薩斯並不是出於重大的國家利益考慮,而單純是為了保護南方的奴隸制度。這封信為卡洪引來了許多謾罵,選民們紛紛要求議員投票反對德克薩斯協議。在一片反對聲浪中,泰勒總統把議案提交到參議院。 此時正值大選期間,人們將德克薩斯問題作為衡量候選人的重要標準。輝格黨全國代表大會在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召開,結果毫無懸念,亨利·克雷當選成為總統候選人。這位老兄是個政壇老將,他在我們節目中已經出鏡N次了。克雷畢生最大的夢想就是當總統,這已經是他第4次競選總統了。前三次都失敗了,這次他已經滿頭白髮,走路開始搖晃了,但是人生理想還沒實現,他選擇不放棄,最後一搏。李廣一生戰功赫赫,他比誰都有資格封侯,但是他命中沒有,最後賭氣自刎而死。老天爺是否也讓克雷重蹈李廣的覆轍呢?您別急,聽到後邊就知道了。 民主黨這邊,人們普遍看好馬丁·范布倫,他是安德魯·傑克遜政治遺產的繼承者。不過在德克薩斯的問題上,范布倫卻和克雷看法一致,他們都反對它加入聯邦,理由是這會引發美國跟墨西哥的戰爭。范布倫這次遇到點麻煩,因為民主黨剛剛實行了一項新規定,要求候選人必需得到三分之二以上選票,才能當選。按當時與會代表266人算,需要177人支持才能通關。但是范布倫只得到了146票,雖然過半,卻不足以贏得提名。大會重新投票,范布倫還是沒達到三分之二的門檻。無數輪投票過後,代表們開始動搖了:你范布倫也沒那麼大號召力嘛,選你就是浪費時間!俺一天沒吃飯了,血糖都低了,還在這兒投票呢!最後,一個新候選人嶄露頭角,他叫詹姆斯·波爾克。波爾克曾經擔任過田納西州州長和國會眾議院議長,但其實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支持德克薩斯加入聯邦。很有戲劇性的是,在第8輪投票時,波爾克只獲得了44票,但是第9輪投票後,他竟然全票通過!接下來是找個副總統做搭檔。大家都看好的人叫萊特,但是他不支持德克薩斯加入聯邦,說啥也不願意給波爾克當搭檔。最後民主黨人選擇了賓州參議員喬治·達拉斯。 參加1844大選的,還有另外兩個政黨。一個是由現任總統泰勒聯合支持者組建的新黨派,他們競選口號很直接,就叫“泰勒與德克薩斯”。另外一個叫自由黨(Liberty Party),這是一個主要由廢奴主義者組成的政黨。 德克薩斯議案提交的真不是時候。當時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剛開完,馬丁·范布倫的支持者們,還在為他落選而耿耿於懷。他們不想看到一位支持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人當總統,所以為了表達不滿,他們聯合參議院里的輝格黨人,以35比16否決了協議。為了德克薩斯的事,泰勒費了好大心血,這下看來是功敗垂成。但是他不想放棄,因為畢竟民主黨候選人波爾克支持德克薩斯。輝格黨總統候選人克雷起初是明確反對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但是這一立場讓他失去了很多南方選票。克雷一想自己也不可能再有第五次機會選總統了,這次不成功便成仁。所以,乾脆在德克薩斯問題上改口吧。他說:如果民意多傾向德克薩斯入伙的話,呃…我也不能不說這不是不可能的。聽到他這話,南方奴隸主們終於滿意了。但是,克雷的立場變化卻激怒了很多北方人。他們覺得克雷耍花招,開始轉而支持自由黨候選人。 1844年大選異常激烈,共有270萬人參加投票。計票結果顯示,波爾克與克雷勢均力敵,前者只多出3萬多張票。但是按照選舉人團計票的話,波爾克獲得170張票,克雷只有105張。決定這次大選的搖擺州是紐約州。在那裡,克雷僅僅以微弱的劣勢敗給波爾克。但是按照贏者通吃原則,紐約州的36張選舉人票全都歸了波爾克。也就是說,克雷如果在紐約再多得到一丁點的支持,那結果就不是105比170輸給波爾克,而是141比134贏得大選。但是,上帝偏偏沒有把大位留給克雷,他一生以當總統為奮鬥目標,但一次比一次輸的遺憾,命運和李廣同學一樣的悲慘。 波爾克的當選,讓泰勒稍稍鬆了一口氣。因為如果德克薩斯不能立即加入聯邦,未來4年還有機會。但是這件事懸在這裡好久了,肥肉到了嘴邊卻不能張口。泰勒怕夜長夢多,他想在卸任之前完成夙願。為今之計只有另闢蹊徑。如果走常規程序,需要參議院三分之二批准。但如果在12月份國會開會期間,讓國會兩院聯合決議,提出一個resolution來解決德克薩斯變州的問題,那就只需要半數以上通過。這招還真靈,國會眾議院在1845年1月通過了吸納德克薩斯的決議案,參議院也於2月27號通過。3月1號,議案終於送到泰勒手上簽字,這時距離他卸任就只剩三天了!一切看似都是巧合,但一切彷彿都在冥冥中早有安排。 這份決議正式邀請德克薩斯加入聯邦,並且可以選擇以保留奴隸制。決議還規定,如果德克薩斯今後人口膨脹的話,最多可以分裂成四個州。墨西哥駐美使節對這份決議提出抗議,他稱之為對墨西哥的侵略行徑。英國和法國也站了出來,他們一方面防止德克薩斯加入美國,一方面試圖說服墨西哥,承認德克薩斯獨立。來自多方的壓力都集中到了德克薩斯政府那裡。他們是接受美國邀請,立即投入聯邦的懷抱,還是為了避免戰爭而選擇推遲呢?請聽下集,昭昭天命、西進維艱。

13 MIN2017 OCT 31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七)孤星建州 命懸一線

美國史話(六十六)辟疆固土折衝樽俎

19世紀上半葉,美國疆域向西延拓到了太平洋,成為名副其實的北美大陸的主人。儘管這一過程從建國以來就開始了,但在安德魯·傑克遜之前,並沒進入高潮。西進運動原本被南方民主黨人所推崇,但現在輝格黨籍總統約翰·泰勒卻十分看好這一開拓疆土的機遇。上集我們說過,泰勒原本就是民主黨人,而且是州權的堅定維護者,他因為與傑克遜總統意見不合,才投奔了輝格黨。泰勒根本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當總統,可歷史劇本超乎想象,哈里森剛上任一個月就歸西了,總統大位如餡餅從天而降,恰好砸在了泰勒頭上。面對哈里森逝世的噩耗,泰勒扼腕嘆息之餘,卻當仁不讓,重啟傑克遜未竟之旅,成就美國霸業。 可是,泰勒的政令遭到國會掣肘,甚至受到輝格黨領袖“開除黨籍”的警告。內政的不如意,迫使泰勒把精力轉向外交。的確,相比內政,憲法在外交方面給了總統更多的自由。美國歷史上不乏出色的外交家(比如國父之一托馬斯·傑佛遜、第27集講到的約翰·傑伊,還有亞當斯父子),但在短時間內能夠同時兼顧多個不同外交難題的,恐怕除了泰勒總統,也沒幾個人了。美國和英國在美加邊境的具體劃定上,一直存在分歧。比較突出的,是美國東北部緬因州那一帶,雙方都宣稱享有主權。加拿大一些反對英國政府的人,組成了反叛勢力,不斷在東北邊境起事,雖然美國政府選擇中立,但民間經常暗地裡幫助加拿大反叛勢力。這引起英國的強烈不滿。幸好,英國新政府的外交大臣阿伯丁(Aberdeen)主張和平解決爭端,他派自己的朋友阿仕伯頓(Ashburton)在1842年春天抵達華盛頓,全權代表英國政府處理英美領土糾紛。美方談判代表是國務卿韋伯斯特。 韋伯斯特提出一份妥協方案,被阿仕伯頓接受。根據協議,將近1萬8千平方公里的有爭議土地劃歸美國,另有1萬2千多平方公里歸加拿大。協議很快得到參議院批准,英美多年的領土爭端告一段落。韋伯斯特為泰勒總統解除了來自英國的威脅,使他騰出閑暇處理另一難題,也就是獨立不久的德克薩斯共和國加入聯邦的問題。德克薩斯獨立伊始,就想加入美國,因為那塊地方當初就是因為美國人多了,在文化上跟天主教的墨西哥疏遠了,才希望分家的。但是,因為奴隸制問題,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申請在范布倫任職期間擱淺了。其實,建國以後每當有新州要加入聯邦,國會都得因為奴隸制問題大吵一架,而且每一次吵得都比上一次凶。不管誰當總統,一聽說有新州要加入聯邦,都會上火,好幾天睡不好覺,起口腔潰瘍,然後到處準備給國會滅火的良方。現在,泰勒總統對德克薩斯很感興趣,恨不得一口咬下來。但是他知道,大部分輝格黨人是不會同意的。他們已經對自己很不滿意了,那張寫有“開除黨籍”的大字報隨時可能貼到白宮門口。於是,他問韋伯斯特,您怎麼看?韋伯斯特知道奴隸制是個燙手的山芋,他才不想惹麻煩。而且,作為北方人,他也不希望美國增加更多奴隸州,但德克薩斯很顯然以奴隸州加入聯邦的可能性佔上風。於是,他打馬虎眼說:“總統先生,您說什麼?我這耳朵最近有點背。”“我是說德克薩斯要加入美國,我覺得很靠譜,你認為怎麼樣”“哦哦哦,德克薩斯啊,那裡的牛排這麼大個的,夠四個人吃哪!”泰勒一看,完了,這沒共同語言啊。輝格黨內唯一可能支持自己的人都不願意插手德克薩斯,作為總統,也不敢太push這件事了。韋伯斯特也逐漸看到,自己幫泰勒解決英美外交難題之後,也沒有多大用處了,不如提早解甲歸田。1843年夏天,泰勒提名自己在弗吉尼亞的支持者阿貝爾·厄普捨出任國務卿。厄普舍堅信,奴隸制對方南農業經濟來說,必不可少。英國曾經希望推動德克薩斯廢奴,這一消息讓厄普舍十分擔心。他說,如果德克薩斯在南方率先取消奴隸制,其他州的奴隸就會往那裡跑。廢奴主義者也可能以德克薩斯為基地,對南方發動宣傳攻勢。厄普舍在德克薩斯問題上,和泰勒總統看法相似。他上任僅僅四個月,就提出了一項接受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條約。起初,德克薩斯總統Sam Houston不願接受。他並非不想加入聯邦,而是認為當政者不靠譜,他很還念當年的安德魯·傑克遜。要是傑克遜在的話,估計不管國會提什麼條件,他都能欣然接受。但後來他想了想,還是同意談判。Houston提出兩個條件:一、如果墨西哥發動攻擊,美國必須出兵保護德克薩斯安全;二、美國參議院必須保證批准條約。厄普舍對Houston提的條件全答應了,雙方隨即展開秘密協商。 泰勒對德克薩斯感興趣還有一個原因。他想藉著德克薩斯加入聯邦,建立一個新黨,名正言順地脫離輝格黨,獨立參選總統。厄普舍這回可算幫了他個大忙,因此得到器重。美國和德克薩斯的秘密會談要結束時,一個意外發生了。有一天,厄普舍、泰勒,還有國會領袖們暢遊Potomac河,他們乘坐的新戰艦裝備了兩尊大炮,準備為總統鳴炮。觥籌交錯之間,正高興呢,一尊大炮點火不當,炮彈爆炸,厄普舍和其餘兩人當場被炸死,另有19人受傷。但泰勒總統幸免於難。突如其來的不測,令泰勒很傷心。接替厄普舍擔任國務卿的人,正是當年為傑克遜總統擺下鴻門宴的卡洪。泰勒任命卡洪,有兩點考慮。一是卡洪主張德克薩斯加入聯邦,可以完成厄普舍沒能完成的事業。二是泰勒想參選下屆總統,需要得到卡洪這樣民主黨內有聲望的領袖支持。他清楚,輝格黨絕對不可能再支持他了。而立即回到民主黨,面子上又過不去,旁人也得說他兩面三刀。所以先要和卡洪搞好關係,再從長計議。卡洪果然沒有辜負泰勒的期望,順利完成了前國務卿厄普舍正在進行的談判。1844年4月12號,美國跟德克薩斯共和國簽署協議,決定吸納德克薩斯加入美利堅合眾國。 泰勒總統任期內,還有一項外交活動,值得我們了解。泰勒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與中國清朝政府簽訂外交協議的總統。從美國角度來看,這算是外交上的重大突破,美國第一次正式打開了同亞洲大國交往之門。但是,從中國角度來說,這是一次不平等外交。1844年7月3日,中美雙方在澳門的普濟禪院簽訂了《中美望廈條約》。根據條約,美國享有“治外法權”,也就是美國人在華活動不受中國司法管轄。但是,望廈條約明文規定,禁止美國公民在華進行鴉片貿易。如果你販賣鴉片,那美國可就不管了,完全交給大清政府來處置。這在19世紀西方列強和清政府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中,算是很講道理的了。美國這麼做,是因為在華傳教士長期以來從道德層面譴責鴉片貿易,深刻地影響了美國的外交政策。望廈條約還規定,美國商人不得在中國還沒開放的港口走私貨物,也不得漏稅,如果違反協定,一律交由大清政府治罪,合眾國絕不袒護。 簽署望廈條約的中方代表,是皇室成員愛新覺羅·耆英,他官至兩廣總督,為滿清重臣。耆英出身顯貴,飽學詩書,可惜生不逢時。大清國每次受列強欺負,都派他出去簽不平等條約,然後回來替滿清政府挨罵。像《南京條約》、《黃埔條約》等等,都是耆英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被逼簽的。這真是個費力不討好的差事,而且不願意干還不行。在外受西方人刁難,回來皇上不待見,出門還挨百姓責罵。所以我們不能站在今天的角度上,用一個非此即彼的簡單態度來衡量歷史。記得大陸前些年有部電視劇叫《走向共和》,裡邊對李鴻章的複雜心理作了很好的描述。李鴻章我們很熟悉,耆英也許沒有那麼高的知名度,但兩個人面對的無奈是同樣的。那些把責任都推給耆英和李鴻章的人,我倒想問一句,如果你生在大清,被派去談判,你能談出比他們更好的條約來嗎?你能做到像耆英一樣,要求美國人把禁止鴉片和不得向清政府漏稅寫成條款嗎? 關於泰勒總統,我們大致就說這些。他在位期間,在美國外交上的確成績斐然,尤其是和德克薩斯的談判,取得了實質性進展。但是,國會裡反對德克薩斯加入聯邦的聲音也很強烈,成為了1844年大選的焦點。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們下回分解。

13 MIN2017 OCT 17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六)辟疆固土折衝樽俎

美國史話(六十五)齎志殂沒 泰勒代政

1840年大選,為了打敗民主黨,輝格黨可謂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他們先是精挑細選,找來護國英雄威廉·哈里森將軍做他們的候選人,再為他量身定做了別具一格的競選策略。民主黨人原本想挖苦一下哈里森,說他只想喝果酒、住小木屋,不問政治。可沒想到的是,輝格黨正好利用這個形象,把哈里森從一個貴族紳士包裝成了平民百姓的化身。哈里森每一次公開露面,都要經過輝格黨領袖們精心安排。輝格黨領袖們認為,哈里森當總統後,也理所當然應該繼續聽他們的話。 哈里森並不想當木偶,他有自己的political agenda。但是畢竟輝格黨不是他老人家的,亨利·克雷這些人的面子還得給。於是,哈里森告訴克雷,說內閣里的職務你隨便挑,但是克雷卻選擇留在參議院里。克雷並非看不上內閣的職務,而是想讓哈里森安排他的黨羽進內閣,這樣立法和行政機構就都在他的眼皮之下了。不過哈里森任命了丹尼爾·韋伯斯特做他的國務卿,還把紐約市政府里最好的職務都給了韋伯斯特的支持者。這下克雷不幹了,他和韋伯斯特明爭暗鬥已經很久。克雷於是到哈里森面前抱怨,他話里話外就一個意思:你得聽我的。最後哈里森忍無可忍,對克雷說:我希望你能理解,現在總統是我,不是你! 上任的頭一個月里,安排人事、平衡黨內各種關係等瑣事,讓哈里森晝夜難安,不得休息。結果,他就職演說時染上的肺炎,日益惡化。醫生們想盡辦法,也沒有絲毫效果。哈里森當總統剛好30天時,就不幸病逝了。(他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在任期內去世的總統,也是就職時間最短的總統)這一噩耗,讓整個聯邦政府不知所措。因為憲法里並沒有寫清楚,如果總統任內去世,副總統到底是應該繼任總統的職務,還是只臨時代理總統處理國政,而讓總統一職空缺到下一次選舉。國務卿韋伯斯特和其他內閣成員商量後決定,應該讓泰勒副總統擔任總統,一國不能無君啊!泰勒對這一突發事件完全沒有準備,哈里森去世時他正待在自己位於弗吉尼亞的家中看書。韋伯斯特讓兒子快馬加鞭,急匆匆感到泰勒家裡,才把他找來白宮。1841年4月6日,約翰·泰勒宣誓就職,成為美國第10任總統。泰勒年僅51歲,是當時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他和齎志而沒的哈里森總統一樣,也是弗吉尼亞人,父親是富有的種植園主,當過法官。他們家和托馬斯·傑佛遜是好朋友。 泰勒總統在歷史上名氣不大,一般人對他不甚了解。這可能是因為他當總統完全是因為意外吧,他沒有經過競選過程,也沒有扯著嗓門跟公眾承諾過什麼改革措施,所以人們對他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期待。不過,輝格黨領袖可不這樣想,他們花了那麼大力氣才奪回行政權,還沒等看到變化呢,哈里森就一命嗚呼了。現在他們把眼光全投在泰勒身上。泰勒很清楚這一點,他不想當個木偶總統。泰勒的政治理念跟輝格黨主流觀念完全不同。比如,輝格黨希望建立一個新的國家銀行,對進口商品徵收關稅,使用聯邦資金改善各地交通。這些政策泰勒一概反對。泰勒是州權的堅定捍衛者,他原先是民主黨人,因為與傑克遜意見不合,尤其是在卡洪提出“否定原則”那會兒,泰勒堅持聯邦權力不能凌駕於州之上,才與傑克遜鬧掰。 韋伯斯特告訴他說,哈里森在的時候,政治決策自己做不了主。總統就和其他內閣成員一樣,只有一票罷了。他問泰勒能受得了嗎?泰勒回答說:當然不行!我願意保留哈里森總統的內閣,但是必須一切決定我說了算,哪位成員不同意,可以辭職。但是,泰勒暫時還不能調整內閣,因為內閣里除了兩個人以外,基本都是克雷的親信。剛上任就動手,會造成自己在輝格黨內孤立。他要等待時機。 泰勒和國會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取消馬丁·范布倫時期留下的獨立財政政策。但是,輝格黨控制的國會想用中央銀行來取代獨立財政,並且要允許央行在美國任何地方建立分行。泰勒認為這樣做太霸道了,怎麼能不經過州政府批准就隨便建分行呢?他要求國會修改提案,到各州建分行必須得到州政府同意。克雷提出一個妥協辦法:只要州議會不拒絕,央行就可以在那裡開設分行。國會批准了妥協方案,但卻遭到泰勒否決,議案被打回國會重新討論。這給克雷出了道難題,因為國會想推翻總統的否決,得爭取到至少2/3的贊成票,克雷沒有成功。他只好帶領國會議員修改條款。誰知修改後的議案竟然再次遭到泰勒否決。 這下輝格黨人憤怒了,總統根本不和自己一條心!在克雷帶領之下,輝格黨領袖紛紛辭職以表抗議,他們想給總統難堪。最後,內閣里除了國務卿韋伯斯特以外,全都撂挑子不乾了。輪到韋伯斯特表態時,他問泰勒:總統先生,您說我該怎麼做呢?泰勒回答說:你必須自己決定。韋伯斯特說:如果讓我自己定的話,我願意留下來。泰勒非常高興,他站起身來,拍著韋伯斯特的肩膀說:如果你言出有信,那我告訴你,克雷從現在起,死定了!泰勒立即重新組建了內閣,裡面沒有一個克雷的支持者。與此同時,輝格黨也公開投票,要求把泰勒開除出黨。 眼看總統和國會的關係到了崩潰的邊緣,克雷又提出了一個議案。他想把聯邦政府出售土地賺的錢,分配給各州使用。這讓泰勒很高興,因為當時很多州都負債纍纍,聯邦的錢真是雪中送炭。但是泰勒轉念一想,又擔心聯邦政府會因此出現資金短缺。如果聯邦沒錢了,國會就得提高進口稅。可是作為南方人,泰勒堅決反對進口稅。他左右為難,最後向國會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如果進口稅超過20%,聯邦政府就要暫停向各州分配資金。雙方達成共識。 但是好景不長,這項法案簽署後的第二年,聯邦政府就入不敷出,出現嚴重資金缺口。國會果然提高了進口關稅,有些商品的關稅已經超過20%,但是增稅議案還是以微弱優勢,在參眾兩院通過。泰勒也按照他的承諾,否決了議案。一年前的鬧劇重演,克雷沒有得到2/3投票推翻總統的否決,只能另起爐灶,再起草新法案。新法案對聯邦政府分配售地收入的事隻字不提,等於默許了泰勒。 泰勒頂替哈里森當總統的四年里,因為理念不合,他與國會很少達成一致,這讓他的內政記錄乏善可陳。不過,這正是國父們當年制定憲法時的設計,讓總統和國會之間形成監督和制衡(check and balance),不至於一方過於強大而帶來專制。儘管如此,泰勒總統在外交方面還是取得了很大成績,他不僅在卸任前吸納了德克薩斯加入聯邦,還解決了美加邊境紛爭。此外,泰勒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與中國清政府簽訂了外交協議的總統(當然,從中國立場來說,那是個不平等條約)。他是如何在國會完全不配合的情況下實現外交佳績的呢?我們下回分解。

12 MIN2017 OCT 3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五)齎志殂沒 泰勒代政

美國史話(六十四)爭辯暫歇 選戰猶烈(下)

伴隨着高漲的廢奴呼聲,1840年選戰在輝格黨和民主黨之間展開。把當總統作為畢生理想的亨利·克雷,因為在奴隸制存廢的問題上首鼠兩端,讓輝格黨人失去了信心,最終沒有成為總統候選人。反對克雷的人,有些因為他是奴隸主。另一些人,認為他跟商界關係關於密切,擔心他會站在銀行那邊。先總統傑克遜為了避免財富被少數富人壟斷,花了好大力氣才廢除央行;如果新總統再建一個央行,之前的努力就付之東流了。 輝格黨人覺得,民主黨之前的勝利,是因為選人得當。安德魯·傑克遜是位赫赫有名的大英雄,在新奧爾良戰役中以少勝多,打得英軍聞風喪膽。雖然身材並不魁梧,但1米85的大個兒和一身英雄氣概也讓這位選手的顏值爆表。在實力相當的情況下,候選人的顏值往往才是贏得選票的關鍵。基於這樣的考慮,輝格黨決定推舉一位參加過戰爭的、在民眾當中威望很高的英雄人物參選總統。有兩個人符合他們的標準。一個是在進攻印第安人時戰無不勝的威廉·亨利·哈里森將軍,他在1836年也是總統候選人。另一個是成功避免了美加邊境衝突的斯科特將軍,但是他沒有涉政經驗。輝格黨人最後選擇了哈里森將軍。 在代表大會上,輝格黨還選擇了一個南方人約翰·泰勒作為副總統候選人。泰勒一直是克雷的忠實支持者,當他聽說克雷被換成了哈里森,心情很失落,竟然哭了起來。輝格黨讓泰勒出場,主要是因為他在南方人心中地位很高。很多南方輝格黨人支持哈里森,完全是看在泰勒的面子上。克雷根本沒參加大會,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喝悶酒。他感嘆自己時運不濟,氣憤地說:“我是政黨歷史上最倒霉的人。肯定輸的時候偏讓我上,這次誰去都能贏,反倒封殺我!” 民主黨人聽說克雷落選十分高興,好像鬆了口氣。他們知道,克雷是位有智慧而且經驗豐富的政治家。如果他來參選,那還真是難辦。現在輝格黨推舉的哈里森,正合他們的意。為什麼呢?因為哈里森年事已高,參選總統時已經67歲了。等等,不是說要選一個顏值高的來嗎?怎麼……?沒錯,正應了中國四川人的那句話:東挑西選,揀來個漏燈盞。民主黨人管他叫“哈里森奶奶”,還公開在報紙上說,老人家根本不想當總統,他更想要每年兩千美元的退休金、一桶果酒,外加一個小木屋。他們說的果酒cider,是一種拿蘋果發酵釀成的酒精飲料,當時廣受普通工人的喜愛。他們說的小木屋,log cabin,是當時鄉下農民喜歡住的房子。民主黨人本來想藉此羞辱哈里森,讓人覺得他是個鄉巴佬。但是,輝格黨人利用民主黨人的嘲諷,反過來作為自己的武器。我們上集最後講過,輝格黨人要的不僅僅是候選人的霸氣,他還得能接地氣。可是,哈里森是血統純正的貴族,他爸爸是簽署獨立宣言的國父之一,祖上是早期移民美國的英國貴族。這上哪去接底氣呢?正愁着呢,民主黨人就幫咱們給哈里森塑造了一個完美的平民形象,他從一個穿着皮靴、手拿文明棍的貴族紳士,搖身一變,成了普通大眾的化身。 民主黨人弄巧成拙,輝格黨人將計就計。他們乾脆把果酒和小木屋當成競選的標誌符號,作為哈里森接地氣的資本。輝格黨領袖不讓哈里森公開講話,也不讓他發表文章,一切書信由政治顧問全權代理。即便避免不了的演講,談的也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不知道輝格黨這麼做,到底是害怕他貴族穿布衣的事實露餡呢,還是想讓哈里森當個傀儡皇帝? 這次大選,民主黨和輝格黨都竭盡全力,證明自己是普通民眾的朋友。也許是因為安德魯·傑克遜開創的平民政治,已然深入人心吧,塑造一種能為平民代言的形象,成為政治較量的新常態。輝格黨人到處蓋小木屋,免費提供果酒,在戶外舉辦幾千人的競選大會;飯隨便吃、酒水管夠,民眾趨之若鶩。除此之外,輝格黨還主辦遊行活動,有樂隊伴奏,高舉旗幟和哈里森的畫像。畫像上的哈里森,形象完全變了。他在俄亥俄州的別墅標成了小木屋,他平時戴的華麗絲綢帽子變成了農民的帽子。競選期間湧現了許多歌曲,宣傳哈里森的驍勇善戰,講述他對普通人民艱苦的同情和對簡樸生活的熱愛。 1840年的5月,民主黨人也在巴爾的摩召開了提名大會。現任總統馬丁·范布倫獲得全體代表支持,參選連任。輝格黨立即對范布倫發起攻擊,競選歌曲把范布倫描述成住在白宮裡的國王。一位賓夕法尼亞的議員指責說,范布倫把白宮變成了皇宮;他睡覺的床比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床還要豪華;白宮地毯的厚度,能讓一隻腳陷進去。這位議員還說,范布倫天天吃法國大餐,用金盤銀盞;他穿綾羅綢緞,噴各種香水,離他十多米遠就能聞到香味。范布倫和其他民主黨人稱這些指控都是無稽之談,但是沒有人聽他們辯解。被打入冷宮的亨利·克雷只在一旁看笑話,他諷刺這場競選是小木屋和宮殿、果酒和香檳之間的鬥爭。 儘管民主黨人不斷反擊,輝格黨還是贏得了1840年的大選。其實從一開始就能明顯看出,哈里森將軍穩操勝券。最後出爐的投票結果,哈里森獲得234張選舉人選票,范布倫只有60張。哈里森順利當選第九位美國總統。因為競選期間,大部分決定都是輝格黨領袖做的,哈里森某種程度上只是個演員而已,所以有一些人,特別是亨利·克雷和丹尼爾·韋伯斯特認為,哈里森入主白宮後,也理所應當接續接受他們擺布。其實,哈里森一直配合他們,是在韜光養晦,等待時機。當選總統後,他明確表示,不想跟克雷見面;他不想讓旁人認為,克雷是垂簾聽政的太上皇,自己只是個兒皇帝。 丹尼爾·韋伯斯特自做主張,幫哈里森撰寫了文辭雋永的就職演講稿。但是哈里森婉言謝絕,他表示,自己很有文采,已經寫好了就職演說詞,不必先生代勞。哈里森的就職演講,有8500個字,其長度堪比華盛頓當年的演講。大冷天站在國會大廈外,哈里森只穿了很薄的衣服,沒戴帽子,一講就是進兩個小時。結果,他著了涼,染上了肺炎。而且就職後繁忙的工作,讓他不得片刻休息。最讓他頭疼的,就是克雷這些輝格黨領袖,他們總想讓哈里森按照自己的想法辦事。政黨更替之際,所有的重擔都壓在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身上。他拖着帶病的身體,能扛得住來自各方的壓力嗎?請聽下集,齎志殂沒、泰勒代政。

10 MIN2017 SEP 26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四)爭辯暫歇 選戰猶烈(下)

美國史話(六十三)爭辯暫歇 選戰猶烈(上)

上集中我們講了19世紀美國廢奴運動的興起。南方州堅持奴隸制是生存的必需,而北方州認為奴隸制與工業化格格不入。一些宗教人士認為奴隸制是罪惡的,應當廢除。一些政治家認為激進的廢奴會撕裂社會共識,導致聯邦分裂。奴隸制已經不再是一個簡單的生產關係問題,它牽扯到美國的國家定位和基本價值觀。幾千年來,世界上一直有奴隸制存在,歐洲歷史上也出現過廢奴運動。但是,奴隸制在任何一個國家所引起的爭論,都沒有達到美國這樣激烈的程度。這裡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美國的文化容不下奴隸制。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建立在天賦人權觀念之上的共和國。自由和平等,是《獨立宣言》和《憲法》的兩大基石,它註定了奴隸制從一開始就要被廢除。其實,在《獨立宣言》的手稿中,托馬斯·傑佛遜有這樣一段話:“英國殘酷地發動了一場反人性戰爭。它強暴了一個遠方民族的生命和自由權,儘管這些民族從來沒有冒犯過英國。這場戰爭拐騙並脅迫了他們,使他們要麼在運送途中悲慘地死去,要麼被送往地球另一端充當奴隸。這場由邪惡力量發動的海盜戰爭,竟然是身為基督徒的大不列顛英國國王發動的。他決定打開這樣一個市場,在那裡,人類可以被買賣。英王濫用了他的立法否決權,從而壓制了所有打算禁止和限制這種骯髒交易的嘗試。”然而,這段鏗鏘有力的檄文卻被南卡羅來納和佐治亞州的代表給刪除了。由於種種現實的原因,國父們沒能在建國之初實現獨立宣言中的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人人被創造出來時都是平等的。子孫後代花了四分之三個世紀,才實現國父們的理想。 第二個原因,美國的奴隸制問題同時也是種族問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奴隸制,沒有如此鮮明的種族烙印。那裡的奴隸,有些是俘虜的戰犯,有些是窮人賣身為奴。只要奴隸制終結,舊的社會關係就隨之瓦解。美國則不同,美國的奴隸都是黑人,他們既不是戰犯,也不是自願簽了賣身契的窮人。他們是被赤裸裸掠奪和販賣到北美大陸的非洲人,他們和參加獨立戰爭的殖民者們有着共同的敵人——英國國王。他們本應該是並肩作戰,一同反對英國。但是很遺憾,殖民者爭取到的自由,沒有黑奴的份兒。他們在《憲法》中被稱為“其他人”,5個人按3個人來計算。種族問題給美國的廢奴運動增加了許多難題。即便解放了奴隸,種族關係依然存在,種族歧視並不會因為奴隸制的瓦解而消失。事實上,美國在南北戰爭之後,整整花了一個世紀的時間,才從制度上消除種族歧視。 目光遠大的傑佛遜,早就看到了這一點。傑佛遜曾經在弗吉尼亞議會上提出一個方案,要逐步把黑奴遷出美國,但提案未被通過。1817年,傑佛遜和麥迪遜依靠美國“殖民協會”的力量,主張通過贖買把黑奴從美國遷回非洲。應當說,這種努力精神可嘉,但對奴隸制本身卻沒有什麼幫助。和傑佛遜一樣,美國在獨立戰爭期間,許多北方人就開始考慮廢除奴隸制的辦法,南方各州也通過法律改善奴隸待遇。但這一切努力都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種族之間不平等的現實。我們曾經在第24集講過,各州自行決定奴隸制去留的最後期限是1808年,之後由聯邦政府統一決定。但是,由於廢奴運動在南方州引起的反對太強烈,聯邦政府在1808年根本沒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面對申請加入聯邦的新州,國會採取了1+1妥協方案:每一個奴隸州加入聯邦,都必須找一個自由州同時加入。比如,密蘇里州和緬因州綁定在一起,共同加入就是如此(詳見第48集)。可是,一次次妥協,非但沒有削弱南北分歧,反而讓爭論陷入僵局。廢奴主義者更加激進,堅持奴隸制的南方人也不願再聽到任何反對聲音。1836年德克薩斯獨立之後,奴隸制幾乎成為每一位總統候選人都無法迴避的問題。 1840年大選,輝格黨領袖亨利·克雷深知自己在奴隸制問題上,很難找到折中方案。要麼支持、要麼反對,任何模稜兩可的答案都會同時得罪雙方選民。儘管克雷自己就是奴隸主,但他一直痛恨奴隸制。1833年在向參議院發表的一次講話中,克雷稱奴隸制是“巨大的邪惡,是我們國家版圖上最陰暗的一點。”然而克雷是聯邦的忠實信徒,他反對任何分裂聯邦的企圖。他認為北方的激進廢奴主義者,根本不想拿出談判的姿態來面對問題,他們只會激怒南方人,迫使他們走向另一極端。克雷認為循序漸進的輿論力量遠比暴力衝突更為有效。因此,他宣稱,奴隸制不屬於政治範疇,不要動輒拿到國會爭論個沒完。他同時也表示,試圖壓制辯論的南方議員和激進廢奴主義者一樣衝動、極端,兩個極端都在損害美國。結果不出所料,雙方對克雷都不買賬。 這時,南卡羅萊納州的約翰·卡洪提出了一項決議。他說:“聯邦是各州的協議產物,憲法賦予了各州全面控制本州體制的權力。華盛頓聯邦政府有義務保障各州的權力,這就意味着聯邦政府必須保護奴隸制不受外來干擾。”卡洪說出這番話完全在意料之內,因為他腦子裡從來只有邦聯confederation,沒有聯邦federation。我們在55集講過,卡洪曾經因為反對進口關稅,特意設了一場鴻門宴,逼迫安德魯·傑克遜承認他提出來的否定原則nullification。開個玩笑,卡洪只把聯邦當歐盟,稍有不滿意咱們就退出。因為卡洪身後是整個南方,是美國農業的基礎,所以即便傑克遜總統那樣說一不二的人,都拿他沒辦法,只能承諾關稅收到1842年為止。克雷是個文人,只會講道理、不會玩硬的,所以面對卡洪的無理取鬧,他只有一臉苦笑。卡洪威脅克雷說,在奴隸制的問題上,南方人不會做出半點讓步。 在卡洪的淫威之下,克雷提出了一項決議:“國會對各州的奴隸制沒有法律權力。因此,國會必須駁回一切關於廢除奴隸制的請願,因為憲法沒有授權國會在該問題上採取行動。”在卡洪的極端言論和克雷的妥協方案之間,國會只能選擇後者。其實,克雷這麼做也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着想。他既捍衛了憲法賦予的請願權,讓北方人不至於銜恨在心;又避免國會直接插手奴隸制,不至於得罪南方人。這一招雖然不完美,但畢竟暫時化解了矛盾。克雷的做法,讓人不禁想起大法官馬歇爾。我們在第35集講過,馬歇爾處理午夜大法官委任狀的時候,一方面從道理上承認請願一方是對的,但另一方面又從程序上說請願找錯了對象,我愛莫能助。可是,馬歇爾代表的是最高法院的決定,駁回起訴後就不可能再有下次了,所以他這麼處理問題沒有後患。然而,克雷面對的情況完全不同。國會和法院不同,它是個立法機構。國會每一次拒絕插手南方奴隸制,北方人就會再一次提出請願,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無窮盡也!馬歇爾那麼做是智慧,但克雷這麼做卻搭上了政治前途。雖然輝格黨對1840年大選信心十足,但輝格黨人已經對克雷的模稜兩可產生厭倦。他們暗中尋找新人替代克雷。輝格黨內有一種聲音日益增強,它說美國是個崇尚英雄的國家,我們應當推舉一位參加過戰爭的英雄來參選總統。這個人得像安德魯·傑克遜那樣,渾身散發著霸氣,能夠吸引人們的眼球。同時,這個人還得接地氣,不能一臉清高。可是,輝格黨是個貴族政黨,找個文藝青年很容易,找個既能霸氣又接地氣的,實在太難了。他們會選擇誰呢?請聽下集。

12 MIN2017 SEP 19
Comments
美國史話(六十三)爭辯暫歇 選戰猶烈(上)
the END
hmly
hmly
himalayaプレミアムへようこそ聴き放題のオーディオブックをお楽しみ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