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素描时光

樊素Ivana

7
Followers
15
Plays
素描时光

素描时光

樊素Ivana

7
Followers
15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精耕细作的人文之声,清澈、宁静、美好,追求智性。浮躁世界里,依然有人关照精神生活。 微信公号:樊素的素描时光;微博:樊素Ivana。

Latest Episodes

十年了,该如何记忆灾难?

十年了,我们到底应该怎样纪念地震,怎样记忆灾难? 想起两年前,唐山大地震四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在《新京报》上读到过的一段话: 回望这场灾难,不是为了以灾难纪念灾难,以一种痛去承接另一种痛,而是为了于温故中缅怀那被灾难夺去的一个个曾盛开的生命,也感受寓于“向死而生”中的人性力道和“人是目的”的分量。 逝者为生者承担了死亡,生者承担灾难的记忆,举凡天灾,莫不如此。唐山大地震过去整整40年了,中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当年出生的婴儿,如今也进入了不惑之年。历经40年的风雨,我们发现,人性才是可以穿越一切的价值,对个体价值的守护,才是我们面向一切灾难的起点。 所以,同样的,面对汶川地震,反思和纪念,它的第一主角只能是“人”。 这段时间,读了很多关于震区回访的报道。《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的作品《5月12日里的十年》尤其打动我,因为它对人的打量细腻、深情又冷静。 十年前,卫毅就设想着要在十年后回访震区。他认为,一个巨大的灾难放到足够长的时间里,它的影响才会逐渐显露出来。他说,没想到的是,十年之后的心情比十年之前更难受。时间的距离远了,你才更明白时间对于此地的意义。时间在这...

34 MIN2018 MAY 13
Comments
十年了,该如何记忆灾难?

流金迪拜

在这里,水比油更有价值;奔驰被当成警车用;金饰是女人体重的一部分。这比马可·波罗所描绘的遍地黄金的东方古国更加诱人。在亚特兰帝斯酒店,一个世界最大的水族馆被设计在酒店的下方。在酒店的房间里,你可以跟鲸鱼一起睡觉。 这是阿联酋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中东最富有的城市。它位于出入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内湾的咽喉地带,海湾一穿而过,流经15公里长的土地,把它分成两半。南部是酋长国官方活动的所在地,而北部则是贸易金融的中心。 各位好。本期,让我们跟随《穿越》杂志的记者王大骐去迪拜看看。 如果在迪拜居住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这里俨然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如果迪拜式微,中东将更危险。他们相信迪拜出口的并不是石油,而是希望——埃及、利比亚或伊朗的穷人都想来迪拜。 另一派虽然人数不多,却是坚定的反对派。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迪拜是建立在“奴隶制度”上的国家,希望实现言论和政治自由,并与西方人权机构和媒体保持联系,但很快遭到了来自政府的压力。另外一些人则对国家的未来忧心忡忡,因为他们看到年轻人好逸恶劳,贪图享受,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加,这个国家正拱手让与他人。 ...

25 MIN2018 FEB 28
Comments
流金迪拜

我们为什么怀念西南联大?

电影《无问西东》里那些从西南联大走来的八十年前的面孔,就是理想中国的样子,他们一起组成了回不去的中国人的精神故乡。 由清华、北大、南开三校南迁而成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1937年成立,1946年撤销,只存活了九年,却是现代中国最接近于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其学术之自由,思想之包容,令后来者高山仰止。 西南联大拥有如此崇高声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拥有一大批“大师”。他们对内治校,对外议政,是西南联大的灵魂。 正如联大校长梅贻琦所说:“所谓大学,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 西南联大到底有多自由?它为何能获得令后人兴叹的自由?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樊素的素描时光】,获取本期节目文字。

29 MIN2018 FEB 1
Comments
我们为什么怀念西南联大?

听余光中谈当中文遇见英文【讲座】

想用2014年的一期老节目,怀念可爱的老先生。 ------------------------------------------------------------------ 作《乡愁》这首诗的时候,余光中43岁,那是1971年,整首诗写完,余光中只花了20分钟。就是这20分钟写就的经典,让余光中从此打上了一个再也甩不掉的标签“乡愁诗人”。 其实,后来余光中在诗歌、散文、评论当中展现出来的样子跟《乡愁》当中的他是完全不一样的,他自己曾不只一次地对媒体说,想认识我的人,可以暂时把《乡愁》这首诗忘掉。《乡愁》它遮住了我的真面目。 余老曾经在大陆演讲的时候拒绝听众让他朗诵《乡愁》的要求,他说不想再推销这首了。而且他也吃不消有些朗诵者非常激烈夸张的表现方式,把淡淡的乡愁念得很凄厉。他说朗诵其实也可以有创意。 今天的节目,想让大家通过一场演讲去认识余光中的另外一个身份,翻译家。 余光中出生在南京,上过金陵大学和厦门大学,1950年移居台湾,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得美国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之后的几十年在台湾、香港、美国的大学任教中文系或者英文系。和中国很多的名师大家一样,余光中的中文和英文的造诣都相当...

45 MIN2017 DEC 16
Comments
听余光中谈当中文遇见英文【讲座】

重逢·听吴清友谈诚品【讲座】

一年没见了。 去年八月从香港搬到了上海,离开了媒体,进入了新的行业,现在一家国际教育机构负责新媒体事务,还是在做发现记录讲述的工作,很喜欢。 在上海一切都好。谢谢挂念。 素描会停播吗?不会啊。这年头,做个节目,一支话筒,一台电脑就够了。有心做,总有时间的。既然对人对世界还有好奇,记录和表达的欲望就不会也不该因为工作或者身份的变化而消失。 选在这周更新,是因为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先生的去世。诚品之于素描有特别的意义,它为素描刻下了胎记。 对这位大半生都在推广阅读的逝者,最好的纪念方式是读懂他、追随他,像他一样投入阅读,热爱生命。 关注微信公众号《樊素的素描时光》,获取诚品经典书单。

59 MIN2017 JUL 24
Comments
重逢·听吴清友谈诚品【讲座】

世界是个大舞台,伦敦站在第一排

30 MIN2016 JUL 29
Comments
世界是个大舞台,伦敦站在第一排

听余秀华谈诗歌【2015香港书展讲座】

100 MIN2015 OCT 17
Comments
听余秀华谈诗歌【2015香港书展讲座】

听侯孝贤谈聂隐娘【2015香港书展讲座】

54 MIN2015 AUG 29
Comments
听侯孝贤谈聂隐娘【2015香港书展讲座】

龙应台:我有记忆,所以我在【2015香港书展讲座】

52 MIN2015 AUG 25
Comments
龙应台:我有记忆,所以我在【2015香港书展讲座】

法国马赛: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46 MIN2015 JUL 13
Comments
法国马赛: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Latest Episodes

十年了,该如何记忆灾难?

十年了,我们到底应该怎样纪念地震,怎样记忆灾难? 想起两年前,唐山大地震四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在《新京报》上读到过的一段话: 回望这场灾难,不是为了以灾难纪念灾难,以一种痛去承接另一种痛,而是为了于温故中缅怀那被灾难夺去的一个个曾盛开的生命,也感受寓于“向死而生”中的人性力道和“人是目的”的分量。 逝者为生者承担了死亡,生者承担灾难的记忆,举凡天灾,莫不如此。唐山大地震过去整整40年了,中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当年出生的婴儿,如今也进入了不惑之年。历经40年的风雨,我们发现,人性才是可以穿越一切的价值,对个体价值的守护,才是我们面向一切灾难的起点。 所以,同样的,面对汶川地震,反思和纪念,它的第一主角只能是“人”。 这段时间,读了很多关于震区回访的报道。《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的作品《5月12日里的十年》尤其打动我,因为它对人的打量细腻、深情又冷静。 十年前,卫毅就设想着要在十年后回访震区。他认为,一个巨大的灾难放到足够长的时间里,它的影响才会逐渐显露出来。他说,没想到的是,十年之后的心情比十年之前更难受。时间的距离远了,你才更明白时间对于此地的意义。时间在这...

34 MIN2018 MAY 13
Comments
十年了,该如何记忆灾难?

流金迪拜

在这里,水比油更有价值;奔驰被当成警车用;金饰是女人体重的一部分。这比马可·波罗所描绘的遍地黄金的东方古国更加诱人。在亚特兰帝斯酒店,一个世界最大的水族馆被设计在酒店的下方。在酒店的房间里,你可以跟鲸鱼一起睡觉。 这是阿联酋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中东最富有的城市。它位于出入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内湾的咽喉地带,海湾一穿而过,流经15公里长的土地,把它分成两半。南部是酋长国官方活动的所在地,而北部则是贸易金融的中心。 各位好。本期,让我们跟随《穿越》杂志的记者王大骐去迪拜看看。 如果在迪拜居住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这里俨然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如果迪拜式微,中东将更危险。他们相信迪拜出口的并不是石油,而是希望——埃及、利比亚或伊朗的穷人都想来迪拜。 另一派虽然人数不多,却是坚定的反对派。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迪拜是建立在“奴隶制度”上的国家,希望实现言论和政治自由,并与西方人权机构和媒体保持联系,但很快遭到了来自政府的压力。另外一些人则对国家的未来忧心忡忡,因为他们看到年轻人好逸恶劳,贪图享受,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加,这个国家正拱手让与他人。 ...

25 MIN2018 FEB 28
Comments
流金迪拜

我们为什么怀念西南联大?

电影《无问西东》里那些从西南联大走来的八十年前的面孔,就是理想中国的样子,他们一起组成了回不去的中国人的精神故乡。 由清华、北大、南开三校南迁而成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1937年成立,1946年撤销,只存活了九年,却是现代中国最接近于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其学术之自由,思想之包容,令后来者高山仰止。 西南联大拥有如此崇高声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拥有一大批“大师”。他们对内治校,对外议政,是西南联大的灵魂。 正如联大校长梅贻琦所说:“所谓大学,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 西南联大到底有多自由?它为何能获得令后人兴叹的自由?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樊素的素描时光】,获取本期节目文字。

29 MIN2018 FEB 1
Comments
我们为什么怀念西南联大?

听余光中谈当中文遇见英文【讲座】

想用2014年的一期老节目,怀念可爱的老先生。 ------------------------------------------------------------------ 作《乡愁》这首诗的时候,余光中43岁,那是1971年,整首诗写完,余光中只花了20分钟。就是这20分钟写就的经典,让余光中从此打上了一个再也甩不掉的标签“乡愁诗人”。 其实,后来余光中在诗歌、散文、评论当中展现出来的样子跟《乡愁》当中的他是完全不一样的,他自己曾不只一次地对媒体说,想认识我的人,可以暂时把《乡愁》这首诗忘掉。《乡愁》它遮住了我的真面目。 余老曾经在大陆演讲的时候拒绝听众让他朗诵《乡愁》的要求,他说不想再推销这首了。而且他也吃不消有些朗诵者非常激烈夸张的表现方式,把淡淡的乡愁念得很凄厉。他说朗诵其实也可以有创意。 今天的节目,想让大家通过一场演讲去认识余光中的另外一个身份,翻译家。 余光中出生在南京,上过金陵大学和厦门大学,1950年移居台湾,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得美国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之后的几十年在台湾、香港、美国的大学任教中文系或者英文系。和中国很多的名师大家一样,余光中的中文和英文的造诣都相当...

45 MIN2017 DEC 16
Comments
听余光中谈当中文遇见英文【讲座】

重逢·听吴清友谈诚品【讲座】

一年没见了。 去年八月从香港搬到了上海,离开了媒体,进入了新的行业,现在一家国际教育机构负责新媒体事务,还是在做发现记录讲述的工作,很喜欢。 在上海一切都好。谢谢挂念。 素描会停播吗?不会啊。这年头,做个节目,一支话筒,一台电脑就够了。有心做,总有时间的。既然对人对世界还有好奇,记录和表达的欲望就不会也不该因为工作或者身份的变化而消失。 选在这周更新,是因为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先生的去世。诚品之于素描有特别的意义,它为素描刻下了胎记。 对这位大半生都在推广阅读的逝者,最好的纪念方式是读懂他、追随他,像他一样投入阅读,热爱生命。 关注微信公众号《樊素的素描时光》,获取诚品经典书单。

59 MIN2017 JUL 24
Comments
重逢·听吴清友谈诚品【讲座】

世界是个大舞台,伦敦站在第一排

30 MIN2016 JUL 29
Comments
世界是个大舞台,伦敦站在第一排

听余秀华谈诗歌【2015香港书展讲座】

100 MIN2015 OCT 17
Comments
听余秀华谈诗歌【2015香港书展讲座】

听侯孝贤谈聂隐娘【2015香港书展讲座】

54 MIN2015 AUG 29
Comments
听侯孝贤谈聂隐娘【2015香港书展讲座】

龙应台:我有记忆,所以我在【2015香港书展讲座】

52 MIN2015 AUG 25
Comments
龙应台:我有记忆,所以我在【2015香港书展讲座】

法国马赛: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46 MIN2015 JUL 13
Comments
法国马赛: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hmly
himalayaプレミアムへようこそ聴き放題のオーディオブックをお楽しみ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