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alaya: Listen. Learn. Grow.

4.8K Ratings
Open In App
title

最美现代诗 | 咏传经典之美

梦想飞翔mx

1
Followers
11
Plays
最美现代诗 | 咏传经典之美

最美现代诗 | 咏传经典之美

梦想飞翔mx

1
Followers
11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感谢您的聆听与鼓励,欢迎留下评价与评论现代诗现代诗也叫“白话诗”,最早可追源到清末,是诗歌的一种,与古典诗歌相比而言,虽都为感于物而作,但一般不拘格式和韵律。 特点现代诗形式自由,意涵丰富,意象经营重于修辞运用,完全突破了古诗“温柔敦厚,哀而不怨”的特点,更加强调自由开放和直率陈述与进行“可感与不可感之间”的沟通。...

Latest Episodes

对诗的记忆 | 迈克尔•布洛克(加拿大)

我从空气中画出对鸟的记忆。 我从土地中画出对树的记忆。 从鸟的记忆 和树的记忆中 我形成对诗的记忆 它轻于空气 而且无风就飘去。 董继平 译 【作者简介】 迈克尔•布洛克,生于伦敦,早年参加布勒东倡导的超现实主义诗歌运动,后自成一家。1968年移居加拿大,曾在多所大学任教。他是英国著名诗刊《表达》的创始人,并曾担任过英国及加拿大很多文艺刊物和文艺组织的编委和成员。诗作颇丰,多次获奖。除诗外,尚写小说及从事文学翻译,译过包括我国唐代诗人王维的诗作在内的一百五十余种外国文学作品。其诗作既具有超现实主义的潜意识、梦幻等特色,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富于东方色彩,开卷即可闻一种禅味。在诗论上,他推崇超现实主义,认为它“是人类精神中一种特殊的元素,凡是想象君临之处就有超现实主义。”

1 MIN5 d ago
Comments
对诗的记忆 | 迈克尔•布洛克(加拿大)

我光脚插进泥土 | 海桑

我光脚插进泥土 便再也拔不出来 我的脚底发痒发疼长出根 便听见一千个春天长出我赤裸的身体 有个声音问:是你吗? 我说:是我,是我。 【作者简介】 王海桑,河南省辉县常村乡万桑村人,先后就读于辉县一中、湘潭机电专科学校。大学时期开始写诗,曾自印诗集《我怎么了》。毕业后到北京漂泊,继续诗歌创作。2002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越对其进行专访,推出电视节目《张越访谈·生命如歌》,后又为其筹钱出版诗集《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1 MIN6 d ago
Comments
我光脚插进泥土 | 海桑

如果你来看我 | 海桑

如果你来看我, 我将陪你去山里住几天 山里的清静想我,想的是有点狠了 如果你来看我,我们将住在山里 但住在不同的人家, 相去就二三里吧 这样我每天都能去看你 我们的相逢就会更多些 如果你来看我, 我不会总和你在一起 其余的时间, 就把你留给山里的星和月 它们啊明亮得伸手可摘 [作者简介] 王海桑,河南省辉县常村乡万桑村人,先后就读于辉县一中、湘潭机电专科学校。大学时期开始写诗,曾自印诗集《我怎么了》。毕业后到北京漂泊,继续诗歌创作。2002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越对其进行专访,推出电视节目《张越访谈·生命如歌》,后又为其筹钱出版诗集《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1 MIN1 w ago
Comments
如果你来看我 | 海桑

低岸 | 伊迪特•索德格朗 (芬兰)

轻快的鸟儿在高空 不为我飞翔 而沉重的石头在低岸 为我歇息。 我久久躺在昏暗的山脚下 倾听强壮的松枝之中 那风的号令。 我趴在这里,向前眺望: 这里一切是陌生的,引不起回忆, 我的思想不曾诞生在这里; 这里空气湿冷,石头圆滑, 这里一切已经死去,引不起快乐, 除了破碎的长笛被春天留在岸上。 北岛 译

1 MIN1 w ago
Comments
低岸 | 伊迪特•索德格朗 (芬兰)

九首诗的村庄 | 海子

秋夜美丽 使我旧情难忘 我坐在微温的地上 陪伴粮食和水 九首过去的旧诗 像九座美丽的秋天下的村庄 使我旧情难忘 大地在耕种 一语不发,住在家乡 像水滴、丰收或失败 住在我心上

1 MIN1 w ago
Comments
九首诗的村庄 | 海子

纷纷 | 海桑

当初遇见你时 目光只轻轻一碰 桃花便开满南山 满树的桃花 想好了这一朵 却开了那一朵 如今想你的时候 凉风吹白了清晨的孤单 满眼的桃花掉落一地 一下就掉落一地 毕竟纷纷地开了 究竟纷纷地谢了 【作者简介】 王海桑,河南省辉县常村乡万桑村人,先后就读于辉县一中、湘潭机电专科学校。大学时期开始写诗,曾自印诗集《我怎么了》。毕业后到北京漂泊,继续诗歌创作。2002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越对其进行专访,推出电视节目《张越访谈·生命如歌》,后又为其筹钱出版诗集《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2 MIN1 w ago
Comments
纷纷 | 海桑

别声响 | 丘特契夫(俄)

托尔斯泰曾赞赏这首诗说:多么妙不可言的东西!我不知道还有比它更好的诗歌……! 别声响!要好好的藏起 自己的感情,还有想往。 任凭着它们在心灵深处 升起,降落,不断回荡。 你应该默默地看着它们, 就像欣赏夜空中的星光。 ——别声响! 你怎能表白自己的心肠? 别人怎能理解你的思想? 每人有各自的生活体验, 一旦说出,它就会变样, 就像清泉喷出会被弄脏, 怎能捧起它 喝个舒畅? ——别声响! 要学会生活在理智之中, 全宇宙就是你的心房! 可惜神秘而迷人的思想, 会被那外来的噪声扰嚷, 甚至日光也把灵感驱散, 但你要懂得自然的歌唱! ——别声响!

2 MIN1 w ago
Comments
别声响 | 丘特契夫(俄)

一种希望 | 伊迪特•索德格朗 (芬兰)

在我们充满阳光的世界里, 我只要花园中的长椅 和在长椅上晒太阳的猫…… 我会坐在那儿, 怀里揣着一封信, 一封唯一的信。 那是我的梦…… 北岛/译

54 s1 w ago
Comments
一种希望 | 伊迪特•索德格朗 (芬兰)

屈原颂——生死交响 | 章晓宇

作者:章晓宇 你是谁 仰望苍穹的目光为何那样孤独 可以去国高就又为何选择故土流浪 衣袂飘飘 秋兰为佩 又为何形容枯槁 江畔彷徨 是因为你的“天问”没有答案 还是因为你的九歌没有回响 是因为被束之高阁的美政 还是因为蒙尘受辱的理想 人们都说千古艰难唯一死 都不知道活着也是需要理由的 面对生死 你不想选择 却别无选择 你认真思考 却无从思考 你想回避 却无法回避 于是你选择了超越 持剑问天 人为何而生 天亦无语 唯见星汉灿烂 俯首问地 人为何而死 地也无言 只有长河浩荡 你眼观世情 却心在九天 你本是名相 却化身诗魂 你渴望飞翔却死于大江 你纵身一跳 却拥抱了永恒 你说生命的高贵需要用死亡来支撑 但谁又能说死亡不是另一种飞翔 生与死互为起点 又互为终点 生与死互相回避 又互相印证 对历史长河来说 人的生死不过一呼一吸 但是你用生命拥抱死亡 用死亡礼赞生命 生活的无常无法征服你的高贵 死亡的残酷无法征服你的伟大 你用诗歌鞭挞世间的污浊 命运的无常告诉后人 什么是高贵的精神和纯净的思想 你不是走向死亡 而是走向永生 你的灵魂摆脱了漫长的黑夜 去找寻光明的天国 你的笔墨化作山川大地的嗓子 为沉默的人们歌唱 你的死是生命最绚烂的怒放 你的...

8 MINJUL 13
Comments
屈原颂——生死交响 | 章晓宇

情书 | 沈从文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 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 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 永远不会老去, 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 我十分犹豫了。 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 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 用对自然倾心的眼, 反观人生。 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 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 在同一人事上, 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 我也安慰自己过, 我说: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2 MINJUN 29
Comments
情书 | 沈从文

Latest Episodes

对诗的记忆 | 迈克尔•布洛克(加拿大)

我从空气中画出对鸟的记忆。 我从土地中画出对树的记忆。 从鸟的记忆 和树的记忆中 我形成对诗的记忆 它轻于空气 而且无风就飘去。 董继平 译 【作者简介】 迈克尔•布洛克,生于伦敦,早年参加布勒东倡导的超现实主义诗歌运动,后自成一家。1968年移居加拿大,曾在多所大学任教。他是英国著名诗刊《表达》的创始人,并曾担任过英国及加拿大很多文艺刊物和文艺组织的编委和成员。诗作颇丰,多次获奖。除诗外,尚写小说及从事文学翻译,译过包括我国唐代诗人王维的诗作在内的一百五十余种外国文学作品。其诗作既具有超现实主义的潜意识、梦幻等特色,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富于东方色彩,开卷即可闻一种禅味。在诗论上,他推崇超现实主义,认为它“是人类精神中一种特殊的元素,凡是想象君临之处就有超现实主义。”

1 MIN5 d ago
Comments
对诗的记忆 | 迈克尔•布洛克(加拿大)

我光脚插进泥土 | 海桑

我光脚插进泥土 便再也拔不出来 我的脚底发痒发疼长出根 便听见一千个春天长出我赤裸的身体 有个声音问:是你吗? 我说:是我,是我。 【作者简介】 王海桑,河南省辉县常村乡万桑村人,先后就读于辉县一中、湘潭机电专科学校。大学时期开始写诗,曾自印诗集《我怎么了》。毕业后到北京漂泊,继续诗歌创作。2002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越对其进行专访,推出电视节目《张越访谈·生命如歌》,后又为其筹钱出版诗集《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1 MIN6 d ago
Comments
我光脚插进泥土 | 海桑

如果你来看我 | 海桑

如果你来看我, 我将陪你去山里住几天 山里的清静想我,想的是有点狠了 如果你来看我,我们将住在山里 但住在不同的人家, 相去就二三里吧 这样我每天都能去看你 我们的相逢就会更多些 如果你来看我, 我不会总和你在一起 其余的时间, 就把你留给山里的星和月 它们啊明亮得伸手可摘 [作者简介] 王海桑,河南省辉县常村乡万桑村人,先后就读于辉县一中、湘潭机电专科学校。大学时期开始写诗,曾自印诗集《我怎么了》。毕业后到北京漂泊,继续诗歌创作。2002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越对其进行专访,推出电视节目《张越访谈·生命如歌》,后又为其筹钱出版诗集《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1 MIN1 w ago
Comments
如果你来看我 | 海桑

低岸 | 伊迪特•索德格朗 (芬兰)

轻快的鸟儿在高空 不为我飞翔 而沉重的石头在低岸 为我歇息。 我久久躺在昏暗的山脚下 倾听强壮的松枝之中 那风的号令。 我趴在这里,向前眺望: 这里一切是陌生的,引不起回忆, 我的思想不曾诞生在这里; 这里空气湿冷,石头圆滑, 这里一切已经死去,引不起快乐, 除了破碎的长笛被春天留在岸上。 北岛 译

1 MIN1 w ago
Comments
低岸 | 伊迪特•索德格朗 (芬兰)

九首诗的村庄 | 海子

秋夜美丽 使我旧情难忘 我坐在微温的地上 陪伴粮食和水 九首过去的旧诗 像九座美丽的秋天下的村庄 使我旧情难忘 大地在耕种 一语不发,住在家乡 像水滴、丰收或失败 住在我心上

1 MIN1 w ago
Comments
九首诗的村庄 | 海子

纷纷 | 海桑

当初遇见你时 目光只轻轻一碰 桃花便开满南山 满树的桃花 想好了这一朵 却开了那一朵 如今想你的时候 凉风吹白了清晨的孤单 满眼的桃花掉落一地 一下就掉落一地 毕竟纷纷地开了 究竟纷纷地谢了 【作者简介】 王海桑,河南省辉县常村乡万桑村人,先后就读于辉县一中、湘潭机电专科学校。大学时期开始写诗,曾自印诗集《我怎么了》。毕业后到北京漂泊,继续诗歌创作。2002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越对其进行专访,推出电视节目《张越访谈·生命如歌》,后又为其筹钱出版诗集《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2 MIN1 w ago
Comments
纷纷 | 海桑

别声响 | 丘特契夫(俄)

托尔斯泰曾赞赏这首诗说:多么妙不可言的东西!我不知道还有比它更好的诗歌……! 别声响!要好好的藏起 自己的感情,还有想往。 任凭着它们在心灵深处 升起,降落,不断回荡。 你应该默默地看着它们, 就像欣赏夜空中的星光。 ——别声响! 你怎能表白自己的心肠? 别人怎能理解你的思想? 每人有各自的生活体验, 一旦说出,它就会变样, 就像清泉喷出会被弄脏, 怎能捧起它 喝个舒畅? ——别声响! 要学会生活在理智之中, 全宇宙就是你的心房! 可惜神秘而迷人的思想, 会被那外来的噪声扰嚷, 甚至日光也把灵感驱散, 但你要懂得自然的歌唱! ——别声响!

2 MIN1 w ago
Comments
别声响 | 丘特契夫(俄)

一种希望 | 伊迪特•索德格朗 (芬兰)

在我们充满阳光的世界里, 我只要花园中的长椅 和在长椅上晒太阳的猫…… 我会坐在那儿, 怀里揣着一封信, 一封唯一的信。 那是我的梦…… 北岛/译

54 s1 w ago
Comments
一种希望 | 伊迪特•索德格朗 (芬兰)

屈原颂——生死交响 | 章晓宇

作者:章晓宇 你是谁 仰望苍穹的目光为何那样孤独 可以去国高就又为何选择故土流浪 衣袂飘飘 秋兰为佩 又为何形容枯槁 江畔彷徨 是因为你的“天问”没有答案 还是因为你的九歌没有回响 是因为被束之高阁的美政 还是因为蒙尘受辱的理想 人们都说千古艰难唯一死 都不知道活着也是需要理由的 面对生死 你不想选择 却别无选择 你认真思考 却无从思考 你想回避 却无法回避 于是你选择了超越 持剑问天 人为何而生 天亦无语 唯见星汉灿烂 俯首问地 人为何而死 地也无言 只有长河浩荡 你眼观世情 却心在九天 你本是名相 却化身诗魂 你渴望飞翔却死于大江 你纵身一跳 却拥抱了永恒 你说生命的高贵需要用死亡来支撑 但谁又能说死亡不是另一种飞翔 生与死互为起点 又互为终点 生与死互相回避 又互相印证 对历史长河来说 人的生死不过一呼一吸 但是你用生命拥抱死亡 用死亡礼赞生命 生活的无常无法征服你的高贵 死亡的残酷无法征服你的伟大 你用诗歌鞭挞世间的污浊 命运的无常告诉后人 什么是高贵的精神和纯净的思想 你不是走向死亡 而是走向永生 你的灵魂摆脱了漫长的黑夜 去找寻光明的天国 你的笔墨化作山川大地的嗓子 为沉默的人们歌唱 你的死是生命最绚烂的怒放 你的...

8 MINJUL 13
Comments
屈原颂——生死交响 | 章晓宇

情书 | 沈从文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 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 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 永远不会老去, 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 我十分犹豫了。 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 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 用对自然倾心的眼, 反观人生。 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 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 在同一人事上, 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 我也安慰自己过, 我说: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2 MINJUN 29
Comments
情书 | 沈从文
success toast
Welcome to Himalaya LearningDozens of podcourses featuring over 100 experts are waiting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