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alaya-The Podcast Player

4.8K Ratings
Open In App
title

周信芳最全京剧唱段集锦

最全京剧名家名段赏析

3
Followers
134
Plays
周信芳最全京剧唱段集锦

周信芳最全京剧唱段集锦

最全京剧名家名段赏析

3
Followers
134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周信芳(1895年1月14日-1975年3月8日),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麒派”艺术创始人。出身艺人家庭,名士楚,字信芳,艺名麒麟童,浙江慈城(今浙江省慈溪市)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信芳当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历任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上海京剧院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等职位。他吸取了谭鑫培、孙菊仙、汪桂芬、汪笑侬、夏氏兄弟、潘月樵、王鸿寿、沈韵秋、李春来、冯子和、刘永春、苏廷奎等前辈的艺术特点,又经常与许多同辈名家合作,在交流与借鉴中融会贯通...

Latest Episodes

路遥知马力-提起马力令人可恨-周信芳(唱词)

3 MIN2018 DEC 5
Comments
路遥知马力-提起马力令人可恨-周信芳(唱词)

鹿台恨-尧让舜舜让禹永传夏后-周信芳(唱词)

比干唱[二黄倒板] 尧让舜舜让禹永传夏后, [回龙]夏桀王灭有施亡国之由 [原板]叹先王荐伊尹规桀谏奏, 叹先王受尽了夏台幽囚, 叹先王三面网何等仁厚, 叹先王吊民伐罪会诸侯。 我只说三宗享国能长久, 又谁知六百年来成一梦, 冤家对头桀与纣,难道说是循环轮流。 恨昏王紊朝政王纲已坠, 恨昏王宠妲己淫乱宫闱, 恨昏王任费仲贤良隐退, 恨昏王自矜能社稷崩摧, 恨昏王杀忠臣诸侯违背, 恨昏王失民心难以挽回, 恨昏王设酒池宫人何罪, 恨昏王造鹿台圣德有亏。 最可怜箕子胥为人奴辈, 最可怜微子启逃亡无归, 最可怜姜皇后珠残玉碎, 最可怜梅伯炮烙骨化成灰, 最可怜鹿台下孤魂冤鬼, 最可怜朝歌百姓为造鹿台妻离子散倾家荡产不能够生维, 最可怜老商容为国尽粹, 最可怜老比干三朝元老赤胆忠心 只落得摘心一死好不伤悲。

7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鹿台恨-尧让舜舜让禹永传夏后-周信芳(唱词)

路遥知马力-想当年为富绅何等光景-周信芳(唱词)

[二黄原板]想当年为富绅何等光景,遭回禄只落得家业凋零。可怜我一路上艰难尝尽,但不知何日里才到东京?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想起了家中事令人伤心。可怜我老妻室无人照应,又想起二姣儿何方存身?鼓打三更我好伤情,越思越想两泪淋。但愿得此一番兄弟得见,倾谈肺腑叙叙苦情,叙叙苦情。

3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路遥知马力-想当年为富绅何等光景-周信芳(唱词)

封神榜-闻言不由人泪横袍襟-周信芳(唱词)

(导板)闻一言不由人雷轰头顶,(摇板)冷水浇头怀抱冰,实指望征北海江山奠定,咳,又谁知吾主爷宣淫无道乱人伦,外有那费仲尤浑善利好谀掌朝政,内有那妖妃惑主造下了摘星楼台,酒池肉林炮咯与姜盆,到如今商容比干梅伯和杨任,萁子微子一概的忠臣或杀或囚或去或放一个一个俱斩尽,只剩下老闻仲孤掌难鸣,不能够扭乾坤,不由得老泪双淋,(摇板)娇儿一言来提醒,悲伤忘了大事情,叫三军带过墨麒麟,赶回朝歌莫稍停。

3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封神榜-闻言不由人泪横袍襟-周信芳(唱词)

明末遗恨-_眼睁睁气数到金汤不稳-周信芳、刘韵芳(唱词)

崇:【二黄导板】眼睁睁气数到金汤不稳,【回龙】自登基,东也荒,西也旱,无一日得到安宁。【原板】听说是居庸关贼兵围困,三百年锦江山化为灰尘。满朝中俱都是馋臣奸佞,哪一个能分忧能定太平?可怜我一统封疆被群枭吞并,【散板】金瓯损山河震铜驼棘荆。这也是朕无福蹇遭末运, 王:〖保重了!〗 崇:【散板】君臣们冒风雪足踏寒冰。听谯楼打初更人烟寂静, 兵卒:〖呔!这么人夜行?〗 王:〖啊!圣驾在此,还不退下!〗 崇:〖卿家!〗 王:〖万岁爷!〗 崇:〖这是什么人哪?〗 王:〖这是守夜的兵卒!〗 崇:〖他们不冷哪?〗 王:〖不到换班的时候不敢擅离寸步!〗 崇:〖他们的长官也在此处?〗 王:〖他们的长官哪?〗 崇:〖哎!〗 王:〖早就跟着姨太太入了温柔乡了!〗 崇:〖他们多少俸银?〗 王:〖二两银子一个月!〗 崇:〖只有二两银子?〗 王:〖万岁爷!他们八个月没有关饷了!〗 崇:〖孤的府库空虚,都发了饷了哇!〗 王:〖您的饷银是按月不缺,都被他们长官从中给克扣去了!〗 崇:〖唉!这就莫怪天下大乱了!〗【散板】兵是匪匪是兵长官造成。走天街见御林夜值防紧, 王:【散板】耳听得似笙歌管弦...

7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明末遗恨-_眼睁睁气数到金汤不稳-周信芳、刘韵芳(唱词)

九更天-为东人把我的肝肠痛断-周信芳、贯盛习(唱词)

马义:【二黄散板】为东人把我的肝肠痛断,我心中好一似钢刀来剜。悲切切进草堂巧言遮辩,见了妈妈说根源。 马妻:〖老老!你是几时回来的呀?〗 马义:〖啊?〗 马妻:〖哎!我问你是几时回来的呀?〗 马义:〖呵呵!你问的是我啊?〗 马妻:〖哎!〗 马义:〖我是昨日回来的!〗 马妻:〖哎!老老!你为何这等模样啊?〗 马义:〖哎呀!妈妈!我与二东人进京赴试,行到中途,夜宿旅店。二东人偶得一兆,只见大东人浑身是血,急忙回得家来。问起情由,大东人早已亡故,二东人在灵前守孝一夜。清晨起来,来了两个公差,将吾二东人锁拿到衙前。问起情由,原来是强奸寡嫂,寡嫂不从,逼死寡嫂!因此钉肘收监了!〗 马妻:〖想二东人待我家厚恩,必须想条妙策,搭救二东人才是呀!〗 马义:〖哎呀!妈妈!好一位清似水、明似镜的太爷!限我三天,有了大主母人头,我家东人有救。若无大主母人头,唉!我家东人他性命难保!〗 马妻:〖想这人头无踪无影,你是哪里去寻哪?〗 马义:〖哎呀!妈妈!想这人头又无踪又无影,叫我往哪里去找?哪里去寻?我只得回得家来与妈妈你……商议呀!〗 马妻:〖商议什么哇?〗 马义:〖哎呀!妈妈!与妈妈商议商...

7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九更天-为东人把我的肝肠痛断-周信芳、贯盛习(唱词)

徐策跑城-一见奴才咬牙恨-周信芳(唱词)

【高拨子散板】  一见奴才咬牙恨,不由老夫动无名! 三杯黄汤入了肚,害了全家一满门。 我恨你不过下口咬,他薛家又出了一个闯祸的人。

1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徐策跑城-一见奴才咬牙恨-周信芳(唱词)

徐策跑城-领兵的元帅是哪一个-周信芳(唱词)

【高拨子摇板】  家院与我城开定,韩山发来多少兵? 领兵的元帅是哪一个?哪一个做了前站先行?

36 s2018 SEP 21
Comments
徐策跑城-领兵的元帅是哪一个-周信芳(唱词)

徐策跑城-忽听家院报一信-周信芳(唱词)

【高拨子摇板】  忽听家院报一信,言到韩山发来兵, 叫家院快随我去看动静,看是何人到来临。

1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徐策跑城-忽听家院报一信-周信芳(唱词)

徐策跑城-湛湛青天不可欺-周信芳(唱词)

[高拨子原板]湛湛青天不可欺, 未曾起意神先知。 善恶到头终有报, 且看来早与来迟。 薛刚在阳河把酒戒, 他爹娘生寿把酒开。 三杯入肚出府外, 惹下了塌天大祸灾。 天佐天佑俱打坏, 张泰的门牙打下来。 太庙的神像俱打坏, 太子的金盔落尘埃。 俱家绑在西郊外, 三百余口把刀开。 韩山发来人和马, (白)韩山发来三千七百人和马, 薛蛟,薛魁,薛刚,呀! [散板]青龙会还有八百兵。

3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徐策跑城-湛湛青天不可欺-周信芳(唱词)

Latest Episodes

路遥知马力-提起马力令人可恨-周信芳(唱词)

3 MIN2018 DEC 5
Comments
路遥知马力-提起马力令人可恨-周信芳(唱词)

鹿台恨-尧让舜舜让禹永传夏后-周信芳(唱词)

比干唱[二黄倒板] 尧让舜舜让禹永传夏后, [回龙]夏桀王灭有施亡国之由 [原板]叹先王荐伊尹规桀谏奏, 叹先王受尽了夏台幽囚, 叹先王三面网何等仁厚, 叹先王吊民伐罪会诸侯。 我只说三宗享国能长久, 又谁知六百年来成一梦, 冤家对头桀与纣,难道说是循环轮流。 恨昏王紊朝政王纲已坠, 恨昏王宠妲己淫乱宫闱, 恨昏王任费仲贤良隐退, 恨昏王自矜能社稷崩摧, 恨昏王杀忠臣诸侯违背, 恨昏王失民心难以挽回, 恨昏王设酒池宫人何罪, 恨昏王造鹿台圣德有亏。 最可怜箕子胥为人奴辈, 最可怜微子启逃亡无归, 最可怜姜皇后珠残玉碎, 最可怜梅伯炮烙骨化成灰, 最可怜鹿台下孤魂冤鬼, 最可怜朝歌百姓为造鹿台妻离子散倾家荡产不能够生维, 最可怜老商容为国尽粹, 最可怜老比干三朝元老赤胆忠心 只落得摘心一死好不伤悲。

7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鹿台恨-尧让舜舜让禹永传夏后-周信芳(唱词)

路遥知马力-想当年为富绅何等光景-周信芳(唱词)

[二黄原板]想当年为富绅何等光景,遭回禄只落得家业凋零。可怜我一路上艰难尝尽,但不知何日里才到东京?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想起了家中事令人伤心。可怜我老妻室无人照应,又想起二姣儿何方存身?鼓打三更我好伤情,越思越想两泪淋。但愿得此一番兄弟得见,倾谈肺腑叙叙苦情,叙叙苦情。

3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路遥知马力-想当年为富绅何等光景-周信芳(唱词)

封神榜-闻言不由人泪横袍襟-周信芳(唱词)

(导板)闻一言不由人雷轰头顶,(摇板)冷水浇头怀抱冰,实指望征北海江山奠定,咳,又谁知吾主爷宣淫无道乱人伦,外有那费仲尤浑善利好谀掌朝政,内有那妖妃惑主造下了摘星楼台,酒池肉林炮咯与姜盆,到如今商容比干梅伯和杨任,萁子微子一概的忠臣或杀或囚或去或放一个一个俱斩尽,只剩下老闻仲孤掌难鸣,不能够扭乾坤,不由得老泪双淋,(摇板)娇儿一言来提醒,悲伤忘了大事情,叫三军带过墨麒麟,赶回朝歌莫稍停。

3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封神榜-闻言不由人泪横袍襟-周信芳(唱词)

明末遗恨-_眼睁睁气数到金汤不稳-周信芳、刘韵芳(唱词)

崇:【二黄导板】眼睁睁气数到金汤不稳,【回龙】自登基,东也荒,西也旱,无一日得到安宁。【原板】听说是居庸关贼兵围困,三百年锦江山化为灰尘。满朝中俱都是馋臣奸佞,哪一个能分忧能定太平?可怜我一统封疆被群枭吞并,【散板】金瓯损山河震铜驼棘荆。这也是朕无福蹇遭末运, 王:〖保重了!〗 崇:【散板】君臣们冒风雪足踏寒冰。听谯楼打初更人烟寂静, 兵卒:〖呔!这么人夜行?〗 王:〖啊!圣驾在此,还不退下!〗 崇:〖卿家!〗 王:〖万岁爷!〗 崇:〖这是什么人哪?〗 王:〖这是守夜的兵卒!〗 崇:〖他们不冷哪?〗 王:〖不到换班的时候不敢擅离寸步!〗 崇:〖他们的长官也在此处?〗 王:〖他们的长官哪?〗 崇:〖哎!〗 王:〖早就跟着姨太太入了温柔乡了!〗 崇:〖他们多少俸银?〗 王:〖二两银子一个月!〗 崇:〖只有二两银子?〗 王:〖万岁爷!他们八个月没有关饷了!〗 崇:〖孤的府库空虚,都发了饷了哇!〗 王:〖您的饷银是按月不缺,都被他们长官从中给克扣去了!〗 崇:〖唉!这就莫怪天下大乱了!〗【散板】兵是匪匪是兵长官造成。走天街见御林夜值防紧, 王:【散板】耳听得似笙歌管弦...

7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明末遗恨-_眼睁睁气数到金汤不稳-周信芳、刘韵芳(唱词)

九更天-为东人把我的肝肠痛断-周信芳、贯盛习(唱词)

马义:【二黄散板】为东人把我的肝肠痛断,我心中好一似钢刀来剜。悲切切进草堂巧言遮辩,见了妈妈说根源。 马妻:〖老老!你是几时回来的呀?〗 马义:〖啊?〗 马妻:〖哎!我问你是几时回来的呀?〗 马义:〖呵呵!你问的是我啊?〗 马妻:〖哎!〗 马义:〖我是昨日回来的!〗 马妻:〖哎!老老!你为何这等模样啊?〗 马义:〖哎呀!妈妈!我与二东人进京赴试,行到中途,夜宿旅店。二东人偶得一兆,只见大东人浑身是血,急忙回得家来。问起情由,大东人早已亡故,二东人在灵前守孝一夜。清晨起来,来了两个公差,将吾二东人锁拿到衙前。问起情由,原来是强奸寡嫂,寡嫂不从,逼死寡嫂!因此钉肘收监了!〗 马妻:〖想二东人待我家厚恩,必须想条妙策,搭救二东人才是呀!〗 马义:〖哎呀!妈妈!好一位清似水、明似镜的太爷!限我三天,有了大主母人头,我家东人有救。若无大主母人头,唉!我家东人他性命难保!〗 马妻:〖想这人头无踪无影,你是哪里去寻哪?〗 马义:〖哎呀!妈妈!想这人头又无踪又无影,叫我往哪里去找?哪里去寻?我只得回得家来与妈妈你……商议呀!〗 马妻:〖商议什么哇?〗 马义:〖哎呀!妈妈!与妈妈商议商...

7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九更天-为东人把我的肝肠痛断-周信芳、贯盛习(唱词)

徐策跑城-一见奴才咬牙恨-周信芳(唱词)

【高拨子散板】  一见奴才咬牙恨,不由老夫动无名! 三杯黄汤入了肚,害了全家一满门。 我恨你不过下口咬,他薛家又出了一个闯祸的人。

1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徐策跑城-一见奴才咬牙恨-周信芳(唱词)

徐策跑城-领兵的元帅是哪一个-周信芳(唱词)

【高拨子摇板】  家院与我城开定,韩山发来多少兵? 领兵的元帅是哪一个?哪一个做了前站先行?

36 s2018 SEP 21
Comments
徐策跑城-领兵的元帅是哪一个-周信芳(唱词)

徐策跑城-忽听家院报一信-周信芳(唱词)

【高拨子摇板】  忽听家院报一信,言到韩山发来兵, 叫家院快随我去看动静,看是何人到来临。

1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徐策跑城-忽听家院报一信-周信芳(唱词)

徐策跑城-湛湛青天不可欺-周信芳(唱词)

[高拨子原板]湛湛青天不可欺, 未曾起意神先知。 善恶到头终有报, 且看来早与来迟。 薛刚在阳河把酒戒, 他爹娘生寿把酒开。 三杯入肚出府外, 惹下了塌天大祸灾。 天佐天佑俱打坏, 张泰的门牙打下来。 太庙的神像俱打坏, 太子的金盔落尘埃。 俱家绑在西郊外, 三百余口把刀开。 韩山发来人和马, (白)韩山发来三千七百人和马, 薛蛟,薛魁,薛刚,呀! [散板]青龙会还有八百兵。

3 MIN2018 SEP 21
Comments
徐策跑城-湛湛青天不可欺-周信芳(唱词)
hmly
Welcome to Himalaya LearningDozens of podcourses featuring over 100 experts are waiting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