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alaya: Listen. Learn. Grow.

4.8K Ratings
Open In App
title

我们30这一年

我们30这一年

Followers
Plays
我们30这一年
41 minJUL 21
Play Episode
Comments
title

Details

大家好,这里是《我们30这一年》,我是Deer。

夏天以来,“朱朝阳”、“张东升”这两个名字伴随着《隐秘的角落》的热播被不断讨论。即便没有看完这部剧,相信大家也都大概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对我来说,这是一部少有能够追完的剧集,不仅仅因为它的层层悬疑以及审美体验,这部作品带给我最大的感触是对朱朝阳的共鸣。

那个潮湿仿佛能闻到海水咸味的宁市,在原著作者的紫金陈的《坏孩子》里,以我的家乡宁波为原型构建起来。在读原著时,我的感受更加强烈,朱朝阳仿佛就是邻居家常见的那个孩子,我在他那么大的时候也在看《还珠格格》。根据我对我们那代人的观察,缺位的父亲和拧巴的母亲是一个家庭相当常见的配置,现在或许也是。

和朱朝阳最大的不同,或许只是少了些智商。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不作恶只是能力所限,或是没有遇到那样的契机罢了?

本期节目的嘉宾萱萱和我一样,从表面上看,都是“好孩子”,甚至因为“成绩好”,而被默认与那些违反校园纪律的行为划清界限。然而在无意识之中,我们加入甚至主导了霸凌他人,与此同时,“当年是有正义感的人“,我们依然坚信自己的人格高尚。

对嘉宾之一的建峰而言,“父母是莫名其妙来管他的陌生人”。他和朱朝阳一样渴望得到父亲的爱,无奈面对母亲无尽的抱怨。换过6、7个寄养家庭的他,为了讨好那些暂时的抚养者,幼年时期便带上了面具。成年以后,对他来说,“试图成为好孩子”反而成为了一种虚伪的“恶行”。

建峰曾经的世界里,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有一个眼睛在审视我的所有行为,我必须在他注视我的时候表现得非常好,然后来博取各种各样的好处,比如说一些优待,比如更多的自由的空间,或者更小时候的那颗糖果。你必须得压抑自己的情绪,你是在做表演,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在做表演。”

在我看来,当一个孩子无法做真实的自己,这是最可怕的事情。但这恰恰是无法选择的。

戴上面具容易,脱下面具却很难。但,一定会有办法的。


【收听指南】
00:00~1:15 开场,介绍本期嘉宾——“温州朱朝阳”建峰与“江苏孙普普”萱萱
1:15~3:15 寄养在别人家,建峰小学时就给自己“戴上了面具”
3:15~5:15 幼年时,那一刻,萱萱意识到在父母面前无法做真实的自己
5:15~10:20 经历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展展“看脸色是生存技能“
10:20~13:25 同样成绩优秀,展展和建峰也像朱朝阳一样被孤立
13:25~14:50 初中时候的萱萱竟然像严良一样,直白叛逆
14:50~17:55 少年时代内心的阴暗面:好学生萱萱在考场上的荒诞行为
17:55~22:50 少年时代内心的阴暗面:萱萱和Deer“无意识”霸凌班上的女生
22:40~29:00 Deer分享初中戏剧性被“霸凌”故事:女性的友谊是如何破灭的
29:00~32:50 “我的人生就像偷来的一样”,展展几乎误入歧途
32:50~38:30 怎样成为真实的自己?建峰的困惑
38:30~ending 一起唱《小白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