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alaya: Listen. Learn. Grow.

4.8K Ratings
Open In App
title

听·品游青岛

青岛旅游频道

0
Followers
56
Plays
听·品游青岛

听·品游青岛

青岛旅游频道

0
Followers
56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有灵魂的城市,总有说不尽的故事。没有说走就走的勇气?没关系,带上耳朵,就可以。听·品游青岛,为你讲述别人没见过的青岛。

Latest Episodes

最好的时光,遇见最好的沈从文

秋日的福山路宁静而惬意。信步而行,3号门口的黑色大理石上镌刻了5个大字:沈从文故居。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就是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鼎鼎大名的沈从文,在青岛曾经住过的地方。透过紧闭的两扇铁门,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座3层小楼,融合了德式和日式的建筑风格,娴静而优雅。 1931年8月,沈从文应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之邀,前来任教,居住于此。彼时的沈从文已是知名作家,出版过《鸭子》《蜜柑》等小说集。但因为没有学历,他在青岛大学只是一名讲师。跟梁实秋、闻一多等名教授不同,沈从文租不起一座独栋小楼。他选择了福山路3号,这座刚落成的小楼里住了12个人,全都是青大教职员。 不过,即便如此,相对于他在北京的住处,已经好了太多。在北京,他住在一个潮湿发霉的小房间里,自嘲为“窄而霉斋”。而福山路3号,宽敞明亮,地势很高,能看见不远处的大海。这一“升级”,心情好了许多。他回忆当时的一幕:“房屋刚粉刷过,楼前花园里花木尚未载好,只在甬道旁有三四丛珍珠梅,剪成蘑菇形树顶,开放出一缕缕细碎的花朵,增加了院中清韵风光。” 沈从文经常沿福山路往下走,去海边漫步。他写道:“海边...

6 min2019 NOV 11
Comments
最好的时光,遇见最好的沈从文

秋天邂逅熊希龄,梨花、海棠与慈善

沿福山支路蜿蜒而行,望着路旁一些老楼门口的标牌,如同走在历史里,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其中,福山支路12号是熊希龄故居。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座小楼典雅精致、温润庄严,别有一番气度。对于这里,熊希龄夫妇情有独钟,妻子毛彦文写道:“该宅面临东海、蓝天碧水、红瓦绿树,为居家之胜地。” 熊希龄,字秉三,1870年出生于湖南湘西凤凰县。他25岁中进士,1913年当选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因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被迫辞职。退出政界后,他全心致力于社会福利和教育事业,成为著名爱国慈善家和平民教育家。 熊希龄与沈从文同为湘西凤凰人,可谓“亲老乡”,他们在青岛的故居距离仅数百米。但遗憾的是,因留青时间不同,二人未做过邻居。而且,熊比沈大了32岁,已属于两代人。 不过,熊希龄的妻子毛彦文足足比他小了28岁,按说也属于“下一代”。熊希龄一生娶了三位夫人,第一位是廖氏,早期染肺病而亡。第二位夫人朱其慧是他的贤内助,全力协助他办教育,积劳成疾,于1931年不幸去世,两人育有一子二女。 毛彦文本就是一位才女,曾赴美国密歇根大学留学,获...

7 min2019 OCT 28
Comments
秋天邂逅熊希龄,梨花、海棠与慈善

湖南路:半座城,一杯酒,几部书

湖南路有一种风情,婉约而幽深,表面看有几分淡然,骨子里却是底蕴如海。随着岁月流逝,它的魅力也逐步蜕变,一半是妩媚,一半是苍凉。 湖南路东起龙口路,西至青岛火车站,中间与江苏路、德县路、安徽路、中山路、河南路等12条马路相交,全长1447米,几乎横穿了整个青岛老市区。德占时期,它叫伊伦娜街,以海因里希亲王的妻子伊伦娜的名字命名。日占时期改名为久留米町。 沿着这条路上自东往西走,会发现时常有一点曲折。随着一座座老建筑映入眼帘,这曲折像一些心事,在城市足迹里幽幽诉说。经过江苏路路口,路南是一座青岛少有的黑清水砖建筑,这是天主教圣言会所建,塔楼上赫然写着的“1899”,代表它所经历的岁月。再往前,湖南路17号曾是大汉奸姚作宾的住宅。担任青岛市伪市长期间,姚作宾一心讨好日本人,搜刮老百姓,给日本献出飞机120多架,而让百姓饥寒交迫,挣扎在死亡线上。最终,姚作宾在1951年5月被青岛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老青岛人都知道,湖南路上有一座“狗熊楼”。这并非调侃,而是因为湖南路26号,曾是青岛最早的一座公寓楼,始建于1903年。楼上曾有一座两米高的狗熊石雕,“狗熊楼”因此得名...

6 min2019 OCT 21
Comments
湖南路:半座城,一杯酒,几部书

潮起潮落太平路,青岛传奇古到今

在老青岛人心里,太平路是一个烙印,记取了这个城市最深情、最持久的记忆。而对外于地游客而言,太平路则是一个标志,不到这里看一看、走一走,就不算来过青岛。 太平路东起莱阳路与大学路路交界口,西至贵州路与朝城路交界口,中间与江苏路、青岛路、浙江路、中山路等8条马路相交,全长1900多米,是青岛历史上最早的道路之一。这里有天后宫、栈桥,还有一座座有故事的老别墅,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岁月沧桑,守望着数百年来的潮起潮落。 天后宫是青岛市区现存最古老的建筑,始建于明代,比这座城市“年长”许多。明代之后多次重修,现在看到的临街戏楼,是1937年大修时重建的。后殿基本保存原貌,院内两棵老银杏是明朝的遗物。院内有清朝同治年间的庙碑,从碑文可知,大约康熙、雍正年间,青岛已经开埠,旅客商人众多。所以,很多人说在德占青岛之前,“青岛是荒凉小渔村”,这种说法显然并不属实。天后宫也承载着青岛人的妈祖信仰,德占青岛后,一度想拆除天后宮,引来中国人强烈抗议,众怒难犯,只好放弃。1998年,整修后的天后宫,作为青岛市民俗博物馆向市民开放。直到现在,每年的大年初一,很多老青岛人还会到这里来祭拜。 清朝末年,海边建...

5 min2019 OCT 14
Comments
潮起潮落太平路,青岛传奇古到今

贮水山路上的泪水与哀愁

俗话说,饮水思源。老青岛人永远不会忘记贮水山。 贮水山原名马鞍山,因其东西两座山峰形同马鞍而得名。明朝设立浮山所后,在马鞍山上建烽火台,于是又名烽台岭。有一种说法,台东、台西的“台”字,指的就是烽台岭。 德占青岛后,将山名改为毛奇山,在西峰上构筑炮台,在东峰上则修建了贮水池。当时青岛刚建城,市区缺水,便将李村河、白沙河、海泊河等水源,通过管道引入市区。然后,用东峰上的贮水池加压,供自来水上楼。所以,此山也称贮水山,自此与青岛人的饮水紧紧联系在一起。日本占领青岛后,将这里改名若鹤山,拆除了西峰上的炮台,并占用附近农田和山林,修建了大规模的日本神社、公园和寺院。当时,青岛人将太平路上的天后宫称为“中国大庙”,而将此处的神社称为“日本大庙”,因此,这座山在民间又叫“大庙山”。 当时,山上的景致已经很美,有夹道的雪松、樱花树,也有小桥流水、动物园。不少名人曾来此游览,包括著名作家陈翔鹤、冯至、陈炜谟等。但日本神社和随处可见的日本人,时时刻刻触动青岛人的亡国之恨。抗战胜利后,饱受奴役和压迫的青岛人民,群起捣毁了日本神社。此后,贮水山便成为老百...

5 min2019 SEP 30
Comments
贮水山路上的泪水与哀愁

江山如梦浙江路,百年风雨百岁情

一头望着大海,一头倚着教堂,浙江路让人思绪纷飞。百年以来,这条仅有640米的马路,上演过无尽的过眼繁华,江山如梦,也见证了无数的誓言如山,美人如玉。 浙江路是一条百年老街,德占时称为芦坡街,日占时改名高濑町。它南起太平路,北至德县路,中间与广西路、湖南路、湖北路、曲阜路、肥城路等多条道路交会。它与广西路交界口西南角有一座老楼,今天看来毫不起眼,过去却是小有名气的“大仙饭店”。1934年,郁达夫曾与妻子王映霞在这里住了一个月。郁达夫的文学地位与知名度已无需赘言,而王映霞也曾有“杭州第一美人”之称。 浙江路9号曾经住过一位大人物,他叫张勋,在中学历史课本中占有一席之地,关键词是“张勋复辟”。清帝退位后,大批逊清遗老在青岛买房置地,张勋正是其中之一。他先后两次图谋复辟,第一次就从青岛发起,那是1913年。不过,袁世凯事先获得消息,切断铁路并派人来青岛,复辟随之流产。第二次是1917年,张勋与康有为将13岁的孩童溥仪重新推上了皇位。只是,这帮遗老们不明白,他们的江山旧梦早该醒了,在时代的大潮中,无谓的挣扎只能沦为逆流与笑话。 9号的老别墅也流传着一个美女的故事。著名花旦王克琴,曾名动全国...

5 min2019 SEP 23
Comments
江山如梦浙江路,百年风雨百岁情

德县路往事,青岛版的“冰与火”

在青岛,不少老街都有故事,但像德县路这般地位特殊、故事又波诡云谲的老街,却屈指可数。德县路往事,是一部青岛版的“冰与火之歌”,铭刻着时代的烙印,又洞烛历史之幽微。 从东南至西北,始于湖南路,终于中山路,中间分别与安徽路、曲阜路、浙江路、潍县路交会,这是德县路所勾画出的轨迹。在如今很多人看来,这条路似乎平淡无奇,甚至布局有些“诡异”,但事实上,这一切都是有历史原因的。德县路曾是一道极具殖民色彩的分界线,将老青岛凭空斩为两半。德县路以南为青岛区,仅供外国人居住,建筑豪华,道路宽敞,上下水齐全,绿地较多;德县路以北是鲍岛区,由华人居住,房屋矮小,街道狭窄,水不入户,几乎没有绿地。即便在今天,当你置身德县路往路两旁观看,从建筑的时代特征里仍能“脑补”出当年的巨大落差。 德县路上的老别墅,几乎每一幢都有来历,如同微型的中世纪城堡,写满了背景显赫抑或声明狼藉的故事。 这里壁垒森严,德国人留下了鲜明的印记。德县路2号是胶澳法院旧址,红瓦黄墙,拱形大门,布局呈E形平面,它试图从建筑形式上确立一种法律秩序。而今,这里是青岛市南区检察院所在地。4号曾是德国人海伦·路德...

6 min2019 SEP 16
Comments
德县路往事,青岛版的“冰与火”

漫步湖北路,一座城的秋月春风

秋天,是最适宜感悟历史的季节。初秋时分,不妨去湖北路上走一走。斑驳的光影里,你听得到岁月的呼啸,城市的足音。 湖北路紧邻青岛火车站,西起泰安路,东至德县路,不长不短,不宽不窄,不闹不静。它看似平平常常,波澜不惊,却有着自己的故事与韵律,容不得任何人看轻半分。 它是有历史底蕴的,始建于德占青岛初期,最初名为依列女街(KroprinzStr),日占时期改名滨松町,直到1922年中国收回青岛之后,才有了“湖北路”这个名字。 在过去,这条路不乏名人身影,文气纵横。比如,曾做过清末军机大臣的吴郁生曾寓居于此,他是康有为的老师。当年湖北路31号是吴郁生的私宅,人称“吴公馆”。作为逊清遗老,吴郁生隐居青岛,日子过得很养生,还皈依佛门当居士。吴郁生的书法好,小鱼山上曾有他写的“回头是岸”牌坊,而他对青岛也是真爱,编写了《崂山》一书。不过,别看吴郁生是文人,又吃斋念佛,但他是有几根骨头的。1838年1月,日本人再次占领青岛之后,吴郁生扛住了威逼利诱,誓死不当汉奸,算得上一条汉子。 东面的湖北路29号,是德占时期的“胶澳租借地”警察署,又名德国巡捕衙门。这可能是你见过的“最美警察局”之一吧,虽然气...

5 min2019 SEP 9
Comments
漫步湖北路,一座城的秋月春风

江苏路上的夏日终曲

在四季里,夏天是特别的。高温总是伴随着更加浓烈的情绪与记忆。要是提起青岛的夏天,许多人的脑海中先蹦出来的大多是沙滩与海岸,可是对于青岛人来说,大海无边又无际,即使留在记忆里,也是模糊的,远不如老城区街道上的绿树荫和老建筑,更能描绘出夏天的形状。 好比1899年破土兴建的江苏路,是青岛的第一批城市道路,坡度很大,过去的青岛人在这条路上骑自行车的话,下坡时是“人骑车”,上坡的时候就成了“车骑人”。 在江苏路上最突出的建筑是基督教堂,沈从文在《从文家书》里写道:“我一个人到青岛那个高处的教堂门前,坐在石阶上看云、看海,看教堂石墙上挂的薜萝。”这里说的就是江苏路基督教堂,它是欧陆风格单钟楼建筑,钟楼按点报时,声闻里许。除了礼拜天外,平时的基督教堂十分清静,周围花木扶疏。 在基督教堂北面,隔墙相望的是江苏路17号,这里曾经是青岛保安总队的队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的流亡市政府在崂山华严寺领导有一支抗日游击队,就是“青保”。它的邻居,江苏路10号曾是日华女学校,是一所兼收中国人、日本人的女子学校,开设日语专修科,但学生不多,存在时间也不长。 ...

5 min2019 SEP 2
Comments
江苏路上的夏日终曲

青岛河究竟在哪里?

说起青岛的河流,人们总是会想到海泊河、李村河、大沽河等等。但其实,还有一条古老的河,叫做青岛河。虽然这条河早已消失在如今的地图上,甚至许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这条河,但她,的的确确曾是青岛的“母亲河”。 众所周知,青岛的老市区是一片丘陵地带,每年汛期一到,雨水就会顺着山势而下,流向海湾。在青岛山的西麓,曾经有一湾湖泊,湖水盈满后向山下流去,并在如今的39中、掖县路一带,与其他大大小小的支流汇聚成潭,最后一路流向青岛湾。这就是人们所称的青岛河。 青岛湾的河口在明朝万历年间就已建港,成为青岛口。河两岸的两个村落也分别因此得名,分别叫作上青岛村和下青岛村。清政府统治时期,青岛称为“胶澳”。1891年,清政府决定在胶澳设防,调派登洲镇总兵章高元驻扎于此。章高元就把总兵衙门建于下青岛村旁。1897年11月,德国派兵侵占了胶澳,在青岛河中游的位置建立了俾斯麦军营,即现在中国海洋大学鱼山校区的所在地。军营前那条沿河而建的马路,就是如今的大学路。 一百多年过去了,一条条道路八方延展,一栋栋楼房拔地而起,青岛河也在城市的快速发展中逐渐消逝:20世纪60年代初,河道的下游至出海口的一段,被修成空心马路,...

5 min2019 AUG 26
Comments
青岛河究竟在哪里?

Latest Episodes

最好的时光,遇见最好的沈从文

秋日的福山路宁静而惬意。信步而行,3号门口的黑色大理石上镌刻了5个大字:沈从文故居。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就是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鼎鼎大名的沈从文,在青岛曾经住过的地方。透过紧闭的两扇铁门,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座3层小楼,融合了德式和日式的建筑风格,娴静而优雅。 1931年8月,沈从文应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之邀,前来任教,居住于此。彼时的沈从文已是知名作家,出版过《鸭子》《蜜柑》等小说集。但因为没有学历,他在青岛大学只是一名讲师。跟梁实秋、闻一多等名教授不同,沈从文租不起一座独栋小楼。他选择了福山路3号,这座刚落成的小楼里住了12个人,全都是青大教职员。 不过,即便如此,相对于他在北京的住处,已经好了太多。在北京,他住在一个潮湿发霉的小房间里,自嘲为“窄而霉斋”。而福山路3号,宽敞明亮,地势很高,能看见不远处的大海。这一“升级”,心情好了许多。他回忆当时的一幕:“房屋刚粉刷过,楼前花园里花木尚未载好,只在甬道旁有三四丛珍珠梅,剪成蘑菇形树顶,开放出一缕缕细碎的花朵,增加了院中清韵风光。” 沈从文经常沿福山路往下走,去海边漫步。他写道:“海边...

6 min2019 NOV 11
Comments
最好的时光,遇见最好的沈从文

秋天邂逅熊希龄,梨花、海棠与慈善

沿福山支路蜿蜒而行,望着路旁一些老楼门口的标牌,如同走在历史里,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其中,福山支路12号是熊希龄故居。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座小楼典雅精致、温润庄严,别有一番气度。对于这里,熊希龄夫妇情有独钟,妻子毛彦文写道:“该宅面临东海、蓝天碧水、红瓦绿树,为居家之胜地。” 熊希龄,字秉三,1870年出生于湖南湘西凤凰县。他25岁中进士,1913年当选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因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被迫辞职。退出政界后,他全心致力于社会福利和教育事业,成为著名爱国慈善家和平民教育家。 熊希龄与沈从文同为湘西凤凰人,可谓“亲老乡”,他们在青岛的故居距离仅数百米。但遗憾的是,因留青时间不同,二人未做过邻居。而且,熊比沈大了32岁,已属于两代人。 不过,熊希龄的妻子毛彦文足足比他小了28岁,按说也属于“下一代”。熊希龄一生娶了三位夫人,第一位是廖氏,早期染肺病而亡。第二位夫人朱其慧是他的贤内助,全力协助他办教育,积劳成疾,于1931年不幸去世,两人育有一子二女。 毛彦文本就是一位才女,曾赴美国密歇根大学留学,获...

7 min2019 OCT 28
Comments
秋天邂逅熊希龄,梨花、海棠与慈善

湖南路:半座城,一杯酒,几部书

湖南路有一种风情,婉约而幽深,表面看有几分淡然,骨子里却是底蕴如海。随着岁月流逝,它的魅力也逐步蜕变,一半是妩媚,一半是苍凉。 湖南路东起龙口路,西至青岛火车站,中间与江苏路、德县路、安徽路、中山路、河南路等12条马路相交,全长1447米,几乎横穿了整个青岛老市区。德占时期,它叫伊伦娜街,以海因里希亲王的妻子伊伦娜的名字命名。日占时期改名为久留米町。 沿着这条路上自东往西走,会发现时常有一点曲折。随着一座座老建筑映入眼帘,这曲折像一些心事,在城市足迹里幽幽诉说。经过江苏路路口,路南是一座青岛少有的黑清水砖建筑,这是天主教圣言会所建,塔楼上赫然写着的“1899”,代表它所经历的岁月。再往前,湖南路17号曾是大汉奸姚作宾的住宅。担任青岛市伪市长期间,姚作宾一心讨好日本人,搜刮老百姓,给日本献出飞机120多架,而让百姓饥寒交迫,挣扎在死亡线上。最终,姚作宾在1951年5月被青岛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老青岛人都知道,湖南路上有一座“狗熊楼”。这并非调侃,而是因为湖南路26号,曾是青岛最早的一座公寓楼,始建于1903年。楼上曾有一座两米高的狗熊石雕,“狗熊楼”因此得名...

6 min2019 OCT 21
Comments
湖南路:半座城,一杯酒,几部书

潮起潮落太平路,青岛传奇古到今

在老青岛人心里,太平路是一个烙印,记取了这个城市最深情、最持久的记忆。而对外于地游客而言,太平路则是一个标志,不到这里看一看、走一走,就不算来过青岛。 太平路东起莱阳路与大学路路交界口,西至贵州路与朝城路交界口,中间与江苏路、青岛路、浙江路、中山路等8条马路相交,全长1900多米,是青岛历史上最早的道路之一。这里有天后宫、栈桥,还有一座座有故事的老别墅,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岁月沧桑,守望着数百年来的潮起潮落。 天后宫是青岛市区现存最古老的建筑,始建于明代,比这座城市“年长”许多。明代之后多次重修,现在看到的临街戏楼,是1937年大修时重建的。后殿基本保存原貌,院内两棵老银杏是明朝的遗物。院内有清朝同治年间的庙碑,从碑文可知,大约康熙、雍正年间,青岛已经开埠,旅客商人众多。所以,很多人说在德占青岛之前,“青岛是荒凉小渔村”,这种说法显然并不属实。天后宫也承载着青岛人的妈祖信仰,德占青岛后,一度想拆除天后宮,引来中国人强烈抗议,众怒难犯,只好放弃。1998年,整修后的天后宫,作为青岛市民俗博物馆向市民开放。直到现在,每年的大年初一,很多老青岛人还会到这里来祭拜。 清朝末年,海边建...

5 min2019 OCT 14
Comments
潮起潮落太平路,青岛传奇古到今

贮水山路上的泪水与哀愁

俗话说,饮水思源。老青岛人永远不会忘记贮水山。 贮水山原名马鞍山,因其东西两座山峰形同马鞍而得名。明朝设立浮山所后,在马鞍山上建烽火台,于是又名烽台岭。有一种说法,台东、台西的“台”字,指的就是烽台岭。 德占青岛后,将山名改为毛奇山,在西峰上构筑炮台,在东峰上则修建了贮水池。当时青岛刚建城,市区缺水,便将李村河、白沙河、海泊河等水源,通过管道引入市区。然后,用东峰上的贮水池加压,供自来水上楼。所以,此山也称贮水山,自此与青岛人的饮水紧紧联系在一起。日本占领青岛后,将这里改名若鹤山,拆除了西峰上的炮台,并占用附近农田和山林,修建了大规模的日本神社、公园和寺院。当时,青岛人将太平路上的天后宫称为“中国大庙”,而将此处的神社称为“日本大庙”,因此,这座山在民间又叫“大庙山”。 当时,山上的景致已经很美,有夹道的雪松、樱花树,也有小桥流水、动物园。不少名人曾来此游览,包括著名作家陈翔鹤、冯至、陈炜谟等。但日本神社和随处可见的日本人,时时刻刻触动青岛人的亡国之恨。抗战胜利后,饱受奴役和压迫的青岛人民,群起捣毁了日本神社。此后,贮水山便成为老百...

5 min2019 SEP 30
Comments
贮水山路上的泪水与哀愁

江山如梦浙江路,百年风雨百岁情

一头望着大海,一头倚着教堂,浙江路让人思绪纷飞。百年以来,这条仅有640米的马路,上演过无尽的过眼繁华,江山如梦,也见证了无数的誓言如山,美人如玉。 浙江路是一条百年老街,德占时称为芦坡街,日占时改名高濑町。它南起太平路,北至德县路,中间与广西路、湖南路、湖北路、曲阜路、肥城路等多条道路交会。它与广西路交界口西南角有一座老楼,今天看来毫不起眼,过去却是小有名气的“大仙饭店”。1934年,郁达夫曾与妻子王映霞在这里住了一个月。郁达夫的文学地位与知名度已无需赘言,而王映霞也曾有“杭州第一美人”之称。 浙江路9号曾经住过一位大人物,他叫张勋,在中学历史课本中占有一席之地,关键词是“张勋复辟”。清帝退位后,大批逊清遗老在青岛买房置地,张勋正是其中之一。他先后两次图谋复辟,第一次就从青岛发起,那是1913年。不过,袁世凯事先获得消息,切断铁路并派人来青岛,复辟随之流产。第二次是1917年,张勋与康有为将13岁的孩童溥仪重新推上了皇位。只是,这帮遗老们不明白,他们的江山旧梦早该醒了,在时代的大潮中,无谓的挣扎只能沦为逆流与笑话。 9号的老别墅也流传着一个美女的故事。著名花旦王克琴,曾名动全国...

5 min2019 SEP 23
Comments
江山如梦浙江路,百年风雨百岁情

德县路往事,青岛版的“冰与火”

在青岛,不少老街都有故事,但像德县路这般地位特殊、故事又波诡云谲的老街,却屈指可数。德县路往事,是一部青岛版的“冰与火之歌”,铭刻着时代的烙印,又洞烛历史之幽微。 从东南至西北,始于湖南路,终于中山路,中间分别与安徽路、曲阜路、浙江路、潍县路交会,这是德县路所勾画出的轨迹。在如今很多人看来,这条路似乎平淡无奇,甚至布局有些“诡异”,但事实上,这一切都是有历史原因的。德县路曾是一道极具殖民色彩的分界线,将老青岛凭空斩为两半。德县路以南为青岛区,仅供外国人居住,建筑豪华,道路宽敞,上下水齐全,绿地较多;德县路以北是鲍岛区,由华人居住,房屋矮小,街道狭窄,水不入户,几乎没有绿地。即便在今天,当你置身德县路往路两旁观看,从建筑的时代特征里仍能“脑补”出当年的巨大落差。 德县路上的老别墅,几乎每一幢都有来历,如同微型的中世纪城堡,写满了背景显赫抑或声明狼藉的故事。 这里壁垒森严,德国人留下了鲜明的印记。德县路2号是胶澳法院旧址,红瓦黄墙,拱形大门,布局呈E形平面,它试图从建筑形式上确立一种法律秩序。而今,这里是青岛市南区检察院所在地。4号曾是德国人海伦·路德...

6 min2019 SEP 16
Comments
德县路往事,青岛版的“冰与火”

漫步湖北路,一座城的秋月春风

秋天,是最适宜感悟历史的季节。初秋时分,不妨去湖北路上走一走。斑驳的光影里,你听得到岁月的呼啸,城市的足音。 湖北路紧邻青岛火车站,西起泰安路,东至德县路,不长不短,不宽不窄,不闹不静。它看似平平常常,波澜不惊,却有着自己的故事与韵律,容不得任何人看轻半分。 它是有历史底蕴的,始建于德占青岛初期,最初名为依列女街(KroprinzStr),日占时期改名滨松町,直到1922年中国收回青岛之后,才有了“湖北路”这个名字。 在过去,这条路不乏名人身影,文气纵横。比如,曾做过清末军机大臣的吴郁生曾寓居于此,他是康有为的老师。当年湖北路31号是吴郁生的私宅,人称“吴公馆”。作为逊清遗老,吴郁生隐居青岛,日子过得很养生,还皈依佛门当居士。吴郁生的书法好,小鱼山上曾有他写的“回头是岸”牌坊,而他对青岛也是真爱,编写了《崂山》一书。不过,别看吴郁生是文人,又吃斋念佛,但他是有几根骨头的。1838年1月,日本人再次占领青岛之后,吴郁生扛住了威逼利诱,誓死不当汉奸,算得上一条汉子。 东面的湖北路29号,是德占时期的“胶澳租借地”警察署,又名德国巡捕衙门。这可能是你见过的“最美警察局”之一吧,虽然气...

5 min2019 SEP 9
Comments
漫步湖北路,一座城的秋月春风

江苏路上的夏日终曲

在四季里,夏天是特别的。高温总是伴随着更加浓烈的情绪与记忆。要是提起青岛的夏天,许多人的脑海中先蹦出来的大多是沙滩与海岸,可是对于青岛人来说,大海无边又无际,即使留在记忆里,也是模糊的,远不如老城区街道上的绿树荫和老建筑,更能描绘出夏天的形状。 好比1899年破土兴建的江苏路,是青岛的第一批城市道路,坡度很大,过去的青岛人在这条路上骑自行车的话,下坡时是“人骑车”,上坡的时候就成了“车骑人”。 在江苏路上最突出的建筑是基督教堂,沈从文在《从文家书》里写道:“我一个人到青岛那个高处的教堂门前,坐在石阶上看云、看海,看教堂石墙上挂的薜萝。”这里说的就是江苏路基督教堂,它是欧陆风格单钟楼建筑,钟楼按点报时,声闻里许。除了礼拜天外,平时的基督教堂十分清静,周围花木扶疏。 在基督教堂北面,隔墙相望的是江苏路17号,这里曾经是青岛保安总队的队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的流亡市政府在崂山华严寺领导有一支抗日游击队,就是“青保”。它的邻居,江苏路10号曾是日华女学校,是一所兼收中国人、日本人的女子学校,开设日语专修科,但学生不多,存在时间也不长。 ...

5 min2019 SEP 2
Comments
江苏路上的夏日终曲

青岛河究竟在哪里?

说起青岛的河流,人们总是会想到海泊河、李村河、大沽河等等。但其实,还有一条古老的河,叫做青岛河。虽然这条河早已消失在如今的地图上,甚至许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这条河,但她,的的确确曾是青岛的“母亲河”。 众所周知,青岛的老市区是一片丘陵地带,每年汛期一到,雨水就会顺着山势而下,流向海湾。在青岛山的西麓,曾经有一湾湖泊,湖水盈满后向山下流去,并在如今的39中、掖县路一带,与其他大大小小的支流汇聚成潭,最后一路流向青岛湾。这就是人们所称的青岛河。 青岛湾的河口在明朝万历年间就已建港,成为青岛口。河两岸的两个村落也分别因此得名,分别叫作上青岛村和下青岛村。清政府统治时期,青岛称为“胶澳”。1891年,清政府决定在胶澳设防,调派登洲镇总兵章高元驻扎于此。章高元就把总兵衙门建于下青岛村旁。1897年11月,德国派兵侵占了胶澳,在青岛河中游的位置建立了俾斯麦军营,即现在中国海洋大学鱼山校区的所在地。军营前那条沿河而建的马路,就是如今的大学路。 一百多年过去了,一条条道路八方延展,一栋栋楼房拔地而起,青岛河也在城市的快速发展中逐渐消逝:20世纪60年代初,河道的下游至出海口的一段,被修成空心马路,...

5 min2019 AUG 26
Comments
青岛河究竟在哪里?
success toast
Welcome to Himalaya LearningClick below to download our app for better listening experience.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