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alaya: Listen. Learn. Grow.

4.8K Ratings
Open In App
title

走遍中国 Travel in China

红洋_加拿大

33
Followers
548
Plays
走遍中国 Travel in China

走遍中国 Travel in China

红洋_加拿大

33
Followers
548
Plays
OVERVIEWEPISODESYOU MAY ALSO LIKE

Details

About Us

Travel in China。走在中国,原来,最美的旅行地就在我们身边。欢迎收听《走遍中国》,它记录着CND每个行者的心路历程。有梦就有远方,听我们心中的远方。谢谢收听!欢迎分享和转播!

Latest Episodes

【黄河十年行】18. 十年牵手 不让你无助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7月28日/2019年,玛曲-碌曲-泽库-贵南-贵德) 今天,我们没有跟随流向西北而返回青藏高原的黄河,而是继续在甘南境内北上,过了玛曲的高山草原,到了甘南碌曲境内的尕ga海。尕海海拔3200米,是甘南高原第一大淡水湖,誉为高原明镜,藏语称之为“姜托措钦”,意为“高寒湖”。 去尕海之前,我们要先去探访一位叫贡保吉的藏族大学生和她的一家。 由于每年到此地的探访,黄河十年行团队和贡保吉一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领队汪永晨居然事先叮嘱人家母女俩为我们二十余人准备好午餐,让我们一进门就能吃上特色而美味的酸奶厥麻饭和粥。尽管我还从未见过这一藏族人家,但看得出来,黄河十年行的团队和这家人已经是非常的熟悉。 贡保吉是个美貌健康笑口常开的女孩,曾经有记者问贡保吉最喜欢什么时,她说:最喜欢笑。虽然家庭不富裕,但这是一个充满爱和温馨的家庭,这才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是金钱所买不来的。她说,他们家没有牛羊,眼下她的爸爸和弟弟都在外打工,支持她上大学。我不止一次得知,藏人家庭并不重男轻女,父母重视女儿的教育,等同于儿子甚至更甚。 “黄河十年行”团队关注贡保吉一家已经整整十年了,相伴相助并守望贡保吉的成长。201...

6 min2 d ago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8. 十年牵手 不让你无助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7. 玛曲黄河第一桥 落日风景里的原野牧歌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我们进入了一个牧民新村,去回访追踪了十年的一家藏族牧民。有几个村民好奇地跟随着我们。从外观看,村里的每一家有看上去很体面的门楼,宽敞的院子和居室,屋内还有原始简易的厕所。 我们将要采访的这一家为一老一小,奶奶和孙女儿斗格吉。老汪说,十年来,看着斗格吉从蹒跚学步的幼童长成11岁的小姑娘。像牧民村的许多家庭一样,每年大多数时间,斗格吉的父母都在草原上放牧,只有上学的斗格吉和奶奶住在这里。老汪曾经问过她,喜欢住在这里,还是和爸爸妈妈住在草原?斗格吉开朗地说,喜欢城里,不喜欢乡下。不凑巧的是,这一回我们吃了闭门羹,斗格吉随奶奶上草原看望父母去了。我们只好将为她带来的书和衣物放在了邻居家。 我和跟着我们看热闹的一位中年藏族女子聊了起来。她对目前住在牧民村很满足,说申请排队了两年才得到这个机会。她是一位单亲妈妈,前夫赌博将家里的牛羊都输光了,现在她自己在外打工,资助两个孩子上大学。她开朗精干的样子,令人生出敬意。 我们团队中有许多人对政府建牧民新村的方式不看好,觉得牧民就应该生活在草原上,其中一个看法是,牧民新村造成了牧民家庭的留守儿童,母子分离的现象。可卓玛认为,这是政府在...

9 min2 w ago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7. 玛曲黄河第一桥 落日风景里的原野牧歌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6. 回归团队 奔赴九曲黄河第一弯玛曲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7月27日,青海省玛沁县 – 甘肃省玛曲县 中午,我们按时赶到玛多城边的老成都餐馆,回归团队。午餐丰盛。 下午上路,赶往玛沁qìn县,途经阿尼马卿qīng雪山。阿尼玛卿山,阿尼意为先祖老翁,并含有美丽幸福或博大无畏之意,“玛卿”意为黄河源头最大的山。阿尼玛卿山位于青海省东南部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雪山乡,为藏族“四大神山”之一,黄河源头的最高山峰,主峰为玛卿岗日,至高点海拔6282米。 夕阳下,我们停车眺望,碧空万里中,阿尼马卿雪山万那古凝聚的冰川仿佛近在咫尺,雪峰突兀,光洁晶莹,在夕阳金辉的映照下,宛如水晶玉石,恍若人间仙境。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这座神山后,我们继续赶路。没想到,途中遇到一些小麻烦,但终于在半夜抹黑进到玛沁县城,在昏暗中随团队进到一家小旅店。同往常一样,我的搭档领了房间钥匙,我随她进了屋,擦洗一下,倒头睡到天亮。 早饭后,我们从青海省玛沁县出发,沿着东流的黄河,进入甘肃省玛曲县。玛曲县隶属甘南藏族自治州,位于青藏高原的东端,是甘肃、青海、四川三省的交界处,黄河第一弯曲部。这里平均海拔是3700米,人口大约五万,居民大部分为藏民。玛曲古属羌族地区,公元663年吐蕃...

8 minSEP 3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6. 回归团队 奔赴九曲黄河第一弯玛曲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5. 与通天河同行,顺访藏族移民新村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索南扎西司机回来了,我们继续上路。从玉树出发后,与通天河相伴而行。通天河是长江源头的河段。长江全长6392公里,是中国第一大河,发源于唐古拉山脉东段杂多县的高原沼泽。长江有三支源流,北源楚玛尔河,西源沱沱河,南源当曲河。长江源头区域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多被认为属于人的生命禁区。当曲河(南源)发源于世界海拔最高的沼泽,流向西北,楚玛尔河(北源)后称第二级通天河,折向东,纳入沱沱河(西源)之后,形成第三级通天河。流到玉树以下,叫金沙江;继续往前奔流,即为长江。 这一路上,天气出奇的灿烂,我们情绪格外高涨。蔚蓝的天空,阳光穿透的云彩晶莹剔透,路边河水清澈,潺chan潺溪水流入湿地,广袤的绿草原上绽放着大片紫色的格桑花。就这样,在这青藏高原上,我们邂逅了宛若江南的景象。 索南扎西一路上给我们介绍周边的山川河流,他指着一处河道说,这里就是当曲河汇入的地方,你们看,相汇的两道河水清浊分明。我们连忙请求他停车,让我们看个分明拍个痛快。 见我们兴致勃勃,他拐入一个桥头,停车带我们走过了长江源头第一桥 -– 通天河大桥,走进了附近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纪念园。 从这里,我们得以从多个方位各个角...

7 minAUG 24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5. 与通天河同行,顺访藏族移民新村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4. 世上最大的玉树新寨玛尼堆: 聆听虔诚的心声 (作者:湘平|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第二天一早,送走朱骏后,我和秀英与从拉萨飞来的卓玛会合。我们今天要归队,要在中午赶到玛多县城的一家餐馆,与大部队共进午餐。 由于时间上一个小小的误会,我们错过了当天唯一的一班长途汽车,只好花2000元包租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是藏族小伙索南扎西, 30岁左右。由于临时决定跨县跑长途,司机要去取一件东西。他将我们放在玉树结古镇旁的新寨玛尼堆的路边,让我们自己逛一逛,半小时后与他会合。意想不到的是,这就让我们有机会见识了世界上最大的玛尼堆。这也许就是佛家讲的缘分吧。 新寨玛尼堆始自明朝,奠基人为结古寺的一世嘉那活佛宗,所以也称为“嘉那玛尼堆”。新寨玛尼城南部是新寨寺,均用玛尼石做城墙,围墙高处挂有经幡。新寨玛尼城历经300多年的日积月累,据说有各种玛尼石25亿块,大多为白色石头。玛尼石大小不一形状不同,大的如同桌面,小的仅如鸡蛋,或圆或方呈天然状态。其质地有石灰岩硅质岩汉白玉等等。 玛尼石上镌刻着佛像或经文,最常见的是藏文六字箴言。尤为珍贵的是几万块刻有律法、历算、艺术论述和各种佛像的玛尼石精品,有的将整套的佛经完整地刻在很多块石头上,甚至包括封底、封面,组成一套套“经书”。...

8 minJUL 13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4. 世上最大的玉树新寨玛尼堆: 聆听虔诚的心声 (作者:湘平|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3. 又见玉树, 璀璨在唐蕃古道上的明珠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7月26日,青海玉树-玛多-玛沁 唐蕃古道是我国古代历史上一条非常著名的交通要道,也是唐代以来中原内地去往青海、西藏乃至尼泊尔、印度等国的必经之路。唐蕃古道东起长安,途经甘肃、青海,至西藏拉萨,全长3千余公里,联通西南友好邻邦,故亦有丝绸南路之称。 在这个古道上,有一个有名的重镇,玉树。藏语的意思为“遗址”。 玉树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素有“江河之源、名山之宗、牦牛之地、歌舞之乡”、“唐蕃古道”和“中华水塔”的美誉。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长江、黄河和东南亚第一巨川湄公河(即澜沧江)均发源于玉树。总人口四十多万,其中藏族占97%,整个地区的一半为农牧业人口。 玉树,古为羌地。魏晋南北朝时属苏毗王国,唐、宋时为吐蕃属地,元朝归吐蕃等路宣慰司管辖,明末清初蒙古和硕特部入青海,控制玉树藏族各部头人,赠送爵位。晚清時由西宁辦事大臣直接管辖。民国时期设置玉树、囊nang谦、称多3县。 1914年,北洋政府为勘查甘川边界,派遣以周務学為首,周希武、牛载坤二人为特派員抵达玉树结古鎮。周希武在玉树地區,考察九個月,写出《玉树土司調查記》。1916年,北洋政府根据周務学团队調查,玉树...

10 minJUN 29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3. 又见玉树, 璀璨在唐蕃古道上的明珠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2. 经济浪潮下三江源头的喜和忧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始终存在着矛盾和两难。在三江源(长江、黄河、澜沧江即湄公河)区域,包括黄河源头,这一点尤甚。 草原变了。至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草原的大环境,牧场,牧民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完全是原先我们印象中的美轮美奂的田园牧歌景象。 我的多数队友们,特别是几位领队,都是积极的环保主义者。他们认为,青藏高原特别是三江源区域,草原和牧民,都应该保持其原生态。 如上一集所述,全球气温的变暖,导致冰川和冻土层的改变,直接影响了三江水源。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高原曾经有过淘金热采矿潮,一定程度上也破坏了草原和山脉。后来这种开采被政府明令禁止。 除了闻名遐迩直通拉萨的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青海范围内近年来还修建了多条高速公路。进入二十一世纪,在首条高速公路平(安)西(宁)高速公路建成之后,青海又相继建成了马平,西塔,花久,共玉等多条高速公路。据说,由于在2010年的玉树大地震中,因原有的道路损毁而影响救灾物资的顺畅到达,震后重建就有了共玉高速公路的项目。 团队有人提出,修建和使用更多的高速公路,无疑会造成草原地表植被的破坏,惊扰草原的野生动物。高原真的需要那么多...

14 minJUN 21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2. 经济浪潮下三江源头的喜和忧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1. 黄河源头 我们心中的圣地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7月25日,团队,麻多-约古宗列 我飘洋过海,跨越万水千山,历尽高原艰辛,专程为黄河源头而来,却因为队友的生病需要我的看护,痛失与黄河源头的相遇,这个近在咫尺的擦肩而过,对我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遗憾和感伤。 虽然我未能亲自捧起黄河源头的那片水土,但从队友们的照片录像和描述,以及团队过去九年行走的资料,我得知了黄河源头的状况。 头晚我们到达麻多乡,由麻多乡到黄河源头还有约五十公里的狭窄颠簸的山路。除了我们连夜送高反病人返回曲麻莱县城的三个人,高反比较严重的救援队几个司机和随行的两个中学生也决定不去源头。原先的小面包车无法胜任那样的山路,团队租了当地人的越野车和皮卡,载剩余的十余人前往海拔4500米的黄河源头约古宗列盆地。 黄河源头有三条溪流,在青藏高原上由北向南依次排列为扎曲,约古宗列曲和卡日曲。国家地理杂志将居中的一条约古宗列曲定为正源。 约古宗列盆地,藏语意为“炒青稞的浅锅”。这是一个南北长约60公里, 东西宽40公里的椭圆形盆地,周围山岭环绕。盆地内有100多个小水泊po,远看像似无数晶莹闪亮的珍珠嵌在盆地。水泊四周,是绿草如茵的天然牧场。在盆地的西南面,距雅拉达泽山约30公里处,草...

11 minJUN 14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1. 黄河源头 我们心中的圣地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0. 黎明后生命的曙光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昏昏沉沉的我,断断续续听到,秀英似乎一直在与汪老师联系和汇报,还联系了麻乡派出所所长。根据对司机的问询,原来所长是他的亲戚,可所长定没想到,这亲戚这么不给力。这一回,半夜被惊醒的所长也不得不在电话中责成司机设法找到解决办法。 虽然我们听不懂,但听司机一阵电话忙乱,知道他在联系什么人。最后他说,先等着,他的朋友会开车过来接我们,等多久?不知道。 他俩终于让我们无话可说了,我们连抱怨的兴趣和力气都没有了,他们两人现在放心大睡。忙碌了一夜的秀英这时也歪着身子闭眼休息。我摸摸朱骏,还在昏昏迷迷地睡,体温似乎降了。 可此时的我,却无法在这种状态下入睡。望着窗外,黑夜沉沉,前路茫茫,这一路上没有村庄,没有灯光,不曾遇上一辆车一个人。天上没有月,没有星,原先车灯射出的光亮可照见前路不出五米,现在连这点光也没有了,一切笼罩在沉沉的黑夜里。 黎明前寒气压顶,虽然五个人挤在车里,熄了火的车里愈来愈冷,包里所有的衣服早已穿上,还不得不将空的氧气袋裹在冻得僵硬生痛的膝xi盖上(当晚在麻多乡的同伴们说,那个晚上奇冷,他们躺在床上也冷得无法入睡)。我空洞的胃肠似乎在痉挛,我只得拿出那最后的一...

6 minJUN 8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0. 黎明后生命的曙光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9. 高原夜沉 送医途中惊魂不断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大约晚上10点半,我们再上路,返回220公里外的曲麻莱县城。按照江医生估计和我们白天的经历,这样的搓板路,开车大概需要4-5个小时。因为是当地人司机,走这条路应该比较熟悉吧。 我们三人坐在后排。为了方便输氧,给水,服药等,将大个子朱骏委屈的放置在后排的中间。加上从卫生院带上车的一条被子和四袋氧气,车里可想而知的拥挤。 等稍稍坐定,我感到头痛气短,精疲力竭,又饥肠碌碌。我自中午休息时在公路边吃了一个鸡蛋两块西瓜之外,还没进食过。上车前我将一热水瓶的开水(不足两升?)灌到了两只水壶里,带在车上。此时我渴极了,但水烫得无法喝,我也不敢随意喝。这点水要维持三个人呢,包括一个必须保证多饮水的病人。 我们五个人紧闭在车厢里,不仅氧气稀薄,还空气污浊zhuo。我们不得不连续给朱骏输氧,但又担心不够维持这一路。我还不时短暂开窗换气,却又不抵寒风。秀英一直在忙着,时不时给朱骏喂水,测量体温,擦拭降温等。我对秀英说,除了输氧喂水給药,别的都不必忙了,他虽然有些发烧(体温38度左右),但威胁他的不是这个温度本身,而是潜在的内部病变,只能尽快去医院才能解决。在这4500米的高原,我们自己也要尽量保存实...

11 minJUN 1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9. 高原夜沉 送医途中惊魂不断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Latest Episodes

【黄河十年行】18. 十年牵手 不让你无助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7月28日/2019年,玛曲-碌曲-泽库-贵南-贵德) 今天,我们没有跟随流向西北而返回青藏高原的黄河,而是继续在甘南境内北上,过了玛曲的高山草原,到了甘南碌曲境内的尕ga海。尕海海拔3200米,是甘南高原第一大淡水湖,誉为高原明镜,藏语称之为“姜托措钦”,意为“高寒湖”。 去尕海之前,我们要先去探访一位叫贡保吉的藏族大学生和她的一家。 由于每年到此地的探访,黄河十年行团队和贡保吉一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领队汪永晨居然事先叮嘱人家母女俩为我们二十余人准备好午餐,让我们一进门就能吃上特色而美味的酸奶厥麻饭和粥。尽管我还从未见过这一藏族人家,但看得出来,黄河十年行的团队和这家人已经是非常的熟悉。 贡保吉是个美貌健康笑口常开的女孩,曾经有记者问贡保吉最喜欢什么时,她说:最喜欢笑。虽然家庭不富裕,但这是一个充满爱和温馨的家庭,这才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是金钱所买不来的。她说,他们家没有牛羊,眼下她的爸爸和弟弟都在外打工,支持她上大学。我不止一次得知,藏人家庭并不重男轻女,父母重视女儿的教育,等同于儿子甚至更甚。 “黄河十年行”团队关注贡保吉一家已经整整十年了,相伴相助并守望贡保吉的成长。201...

6 min2 d ago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8. 十年牵手 不让你无助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7. 玛曲黄河第一桥 落日风景里的原野牧歌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我们进入了一个牧民新村,去回访追踪了十年的一家藏族牧民。有几个村民好奇地跟随着我们。从外观看,村里的每一家有看上去很体面的门楼,宽敞的院子和居室,屋内还有原始简易的厕所。 我们将要采访的这一家为一老一小,奶奶和孙女儿斗格吉。老汪说,十年来,看着斗格吉从蹒跚学步的幼童长成11岁的小姑娘。像牧民村的许多家庭一样,每年大多数时间,斗格吉的父母都在草原上放牧,只有上学的斗格吉和奶奶住在这里。老汪曾经问过她,喜欢住在这里,还是和爸爸妈妈住在草原?斗格吉开朗地说,喜欢城里,不喜欢乡下。不凑巧的是,这一回我们吃了闭门羹,斗格吉随奶奶上草原看望父母去了。我们只好将为她带来的书和衣物放在了邻居家。 我和跟着我们看热闹的一位中年藏族女子聊了起来。她对目前住在牧民村很满足,说申请排队了两年才得到这个机会。她是一位单亲妈妈,前夫赌博将家里的牛羊都输光了,现在她自己在外打工,资助两个孩子上大学。她开朗精干的样子,令人生出敬意。 我们团队中有许多人对政府建牧民新村的方式不看好,觉得牧民就应该生活在草原上,其中一个看法是,牧民新村造成了牧民家庭的留守儿童,母子分离的现象。可卓玛认为,这是政府在...

9 min2 w ago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7. 玛曲黄河第一桥 落日风景里的原野牧歌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6. 回归团队 奔赴九曲黄河第一弯玛曲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7月27日,青海省玛沁县 – 甘肃省玛曲县 中午,我们按时赶到玛多城边的老成都餐馆,回归团队。午餐丰盛。 下午上路,赶往玛沁qìn县,途经阿尼马卿qīng雪山。阿尼玛卿山,阿尼意为先祖老翁,并含有美丽幸福或博大无畏之意,“玛卿”意为黄河源头最大的山。阿尼玛卿山位于青海省东南部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雪山乡,为藏族“四大神山”之一,黄河源头的最高山峰,主峰为玛卿岗日,至高点海拔6282米。 夕阳下,我们停车眺望,碧空万里中,阿尼马卿雪山万那古凝聚的冰川仿佛近在咫尺,雪峰突兀,光洁晶莹,在夕阳金辉的映照下,宛如水晶玉石,恍若人间仙境。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这座神山后,我们继续赶路。没想到,途中遇到一些小麻烦,但终于在半夜抹黑进到玛沁县城,在昏暗中随团队进到一家小旅店。同往常一样,我的搭档领了房间钥匙,我随她进了屋,擦洗一下,倒头睡到天亮。 早饭后,我们从青海省玛沁县出发,沿着东流的黄河,进入甘肃省玛曲县。玛曲县隶属甘南藏族自治州,位于青藏高原的东端,是甘肃、青海、四川三省的交界处,黄河第一弯曲部。这里平均海拔是3700米,人口大约五万,居民大部分为藏民。玛曲古属羌族地区,公元663年吐蕃...

8 minSEP 3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6. 回归团队 奔赴九曲黄河第一弯玛曲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5. 与通天河同行,顺访藏族移民新村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索南扎西司机回来了,我们继续上路。从玉树出发后,与通天河相伴而行。通天河是长江源头的河段。长江全长6392公里,是中国第一大河,发源于唐古拉山脉东段杂多县的高原沼泽。长江有三支源流,北源楚玛尔河,西源沱沱河,南源当曲河。长江源头区域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多被认为属于人的生命禁区。当曲河(南源)发源于世界海拔最高的沼泽,流向西北,楚玛尔河(北源)后称第二级通天河,折向东,纳入沱沱河(西源)之后,形成第三级通天河。流到玉树以下,叫金沙江;继续往前奔流,即为长江。 这一路上,天气出奇的灿烂,我们情绪格外高涨。蔚蓝的天空,阳光穿透的云彩晶莹剔透,路边河水清澈,潺chan潺溪水流入湿地,广袤的绿草原上绽放着大片紫色的格桑花。就这样,在这青藏高原上,我们邂逅了宛若江南的景象。 索南扎西一路上给我们介绍周边的山川河流,他指着一处河道说,这里就是当曲河汇入的地方,你们看,相汇的两道河水清浊分明。我们连忙请求他停车,让我们看个分明拍个痛快。 见我们兴致勃勃,他拐入一个桥头,停车带我们走过了长江源头第一桥 -– 通天河大桥,走进了附近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纪念园。 从这里,我们得以从多个方位各个角...

7 minAUG 24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5. 与通天河同行,顺访藏族移民新村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4. 世上最大的玉树新寨玛尼堆: 聆听虔诚的心声 (作者:湘平|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第二天一早,送走朱骏后,我和秀英与从拉萨飞来的卓玛会合。我们今天要归队,要在中午赶到玛多县城的一家餐馆,与大部队共进午餐。 由于时间上一个小小的误会,我们错过了当天唯一的一班长途汽车,只好花2000元包租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是藏族小伙索南扎西, 30岁左右。由于临时决定跨县跑长途,司机要去取一件东西。他将我们放在玉树结古镇旁的新寨玛尼堆的路边,让我们自己逛一逛,半小时后与他会合。意想不到的是,这就让我们有机会见识了世界上最大的玛尼堆。这也许就是佛家讲的缘分吧。 新寨玛尼堆始自明朝,奠基人为结古寺的一世嘉那活佛宗,所以也称为“嘉那玛尼堆”。新寨玛尼城南部是新寨寺,均用玛尼石做城墙,围墙高处挂有经幡。新寨玛尼城历经300多年的日积月累,据说有各种玛尼石25亿块,大多为白色石头。玛尼石大小不一形状不同,大的如同桌面,小的仅如鸡蛋,或圆或方呈天然状态。其质地有石灰岩硅质岩汉白玉等等。 玛尼石上镌刻着佛像或经文,最常见的是藏文六字箴言。尤为珍贵的是几万块刻有律法、历算、艺术论述和各种佛像的玛尼石精品,有的将整套的佛经完整地刻在很多块石头上,甚至包括封底、封面,组成一套套“经书”。...

8 minJUL 13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4. 世上最大的玉树新寨玛尼堆: 聆听虔诚的心声 (作者:湘平|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3. 又见玉树, 璀璨在唐蕃古道上的明珠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7月26日,青海玉树-玛多-玛沁 唐蕃古道是我国古代历史上一条非常著名的交通要道,也是唐代以来中原内地去往青海、西藏乃至尼泊尔、印度等国的必经之路。唐蕃古道东起长安,途经甘肃、青海,至西藏拉萨,全长3千余公里,联通西南友好邻邦,故亦有丝绸南路之称。 在这个古道上,有一个有名的重镇,玉树。藏语的意思为“遗址”。 玉树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素有“江河之源、名山之宗、牦牛之地、歌舞之乡”、“唐蕃古道”和“中华水塔”的美誉。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长江、黄河和东南亚第一巨川湄公河(即澜沧江)均发源于玉树。总人口四十多万,其中藏族占97%,整个地区的一半为农牧业人口。 玉树,古为羌地。魏晋南北朝时属苏毗王国,唐、宋时为吐蕃属地,元朝归吐蕃等路宣慰司管辖,明末清初蒙古和硕特部入青海,控制玉树藏族各部头人,赠送爵位。晚清時由西宁辦事大臣直接管辖。民国时期设置玉树、囊nang谦、称多3县。 1914年,北洋政府为勘查甘川边界,派遣以周務学為首,周希武、牛载坤二人为特派員抵达玉树结古鎮。周希武在玉树地區,考察九個月,写出《玉树土司調查記》。1916年,北洋政府根据周務学团队調查,玉树...

10 minJUN 29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3. 又见玉树, 璀璨在唐蕃古道上的明珠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2. 经济浪潮下三江源头的喜和忧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始终存在着矛盾和两难。在三江源(长江、黄河、澜沧江即湄公河)区域,包括黄河源头,这一点尤甚。 草原变了。至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草原的大环境,牧场,牧民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完全是原先我们印象中的美轮美奂的田园牧歌景象。 我的多数队友们,特别是几位领队,都是积极的环保主义者。他们认为,青藏高原特别是三江源区域,草原和牧民,都应该保持其原生态。 如上一集所述,全球气温的变暖,导致冰川和冻土层的改变,直接影响了三江水源。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高原曾经有过淘金热采矿潮,一定程度上也破坏了草原和山脉。后来这种开采被政府明令禁止。 除了闻名遐迩直通拉萨的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青海范围内近年来还修建了多条高速公路。进入二十一世纪,在首条高速公路平(安)西(宁)高速公路建成之后,青海又相继建成了马平,西塔,花久,共玉等多条高速公路。据说,由于在2010年的玉树大地震中,因原有的道路损毁而影响救灾物资的顺畅到达,震后重建就有了共玉高速公路的项目。 团队有人提出,修建和使用更多的高速公路,无疑会造成草原地表植被的破坏,惊扰草原的野生动物。高原真的需要那么多...

14 minJUN 21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2. 经济浪潮下三江源头的喜和忧 (作者:湘平 |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1. 黄河源头 我们心中的圣地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7月25日,团队,麻多-约古宗列 我飘洋过海,跨越万水千山,历尽高原艰辛,专程为黄河源头而来,却因为队友的生病需要我的看护,痛失与黄河源头的相遇,这个近在咫尺的擦肩而过,对我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遗憾和感伤。 虽然我未能亲自捧起黄河源头的那片水土,但从队友们的照片录像和描述,以及团队过去九年行走的资料,我得知了黄河源头的状况。 头晚我们到达麻多乡,由麻多乡到黄河源头还有约五十公里的狭窄颠簸的山路。除了我们连夜送高反病人返回曲麻莱县城的三个人,高反比较严重的救援队几个司机和随行的两个中学生也决定不去源头。原先的小面包车无法胜任那样的山路,团队租了当地人的越野车和皮卡,载剩余的十余人前往海拔4500米的黄河源头约古宗列盆地。 黄河源头有三条溪流,在青藏高原上由北向南依次排列为扎曲,约古宗列曲和卡日曲。国家地理杂志将居中的一条约古宗列曲定为正源。 约古宗列盆地,藏语意为“炒青稞的浅锅”。这是一个南北长约60公里, 东西宽40公里的椭圆形盆地,周围山岭环绕。盆地内有100多个小水泊po,远看像似无数晶莹闪亮的珍珠嵌在盆地。水泊四周,是绿草如茵的天然牧场。在盆地的西南面,距雅拉达泽山约30公里处,草...

11 minJUN 14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1. 黄河源头 我们心中的圣地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10. 黎明后生命的曙光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昏昏沉沉的我,断断续续听到,秀英似乎一直在与汪老师联系和汇报,还联系了麻乡派出所所长。根据对司机的问询,原来所长是他的亲戚,可所长定没想到,这亲戚这么不给力。这一回,半夜被惊醒的所长也不得不在电话中责成司机设法找到解决办法。 虽然我们听不懂,但听司机一阵电话忙乱,知道他在联系什么人。最后他说,先等着,他的朋友会开车过来接我们,等多久?不知道。 他俩终于让我们无话可说了,我们连抱怨的兴趣和力气都没有了,他们两人现在放心大睡。忙碌了一夜的秀英这时也歪着身子闭眼休息。我摸摸朱骏,还在昏昏迷迷地睡,体温似乎降了。 可此时的我,却无法在这种状态下入睡。望着窗外,黑夜沉沉,前路茫茫,这一路上没有村庄,没有灯光,不曾遇上一辆车一个人。天上没有月,没有星,原先车灯射出的光亮可照见前路不出五米,现在连这点光也没有了,一切笼罩在沉沉的黑夜里。 黎明前寒气压顶,虽然五个人挤在车里,熄了火的车里愈来愈冷,包里所有的衣服早已穿上,还不得不将空的氧气袋裹在冻得僵硬生痛的膝xi盖上(当晚在麻多乡的同伴们说,那个晚上奇冷,他们躺在床上也冷得无法入睡)。我空洞的胃肠似乎在痉挛,我只得拿出那最后的一...

6 minJUN 8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10. 黎明后生命的曙光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黄河十年行】9. 高原夜沉 送医途中惊魂不断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作者:湘平(澳大利亚) 大约晚上10点半,我们再上路,返回220公里外的曲麻莱县城。按照江医生估计和我们白天的经历,这样的搓板路,开车大概需要4-5个小时。因为是当地人司机,走这条路应该比较熟悉吧。 我们三人坐在后排。为了方便输氧,给水,服药等,将大个子朱骏委屈的放置在后排的中间。加上从卫生院带上车的一条被子和四袋氧气,车里可想而知的拥挤。 等稍稍坐定,我感到头痛气短,精疲力竭,又饥肠碌碌。我自中午休息时在公路边吃了一个鸡蛋两块西瓜之外,还没进食过。上车前我将一热水瓶的开水(不足两升?)灌到了两只水壶里,带在车上。此时我渴极了,但水烫得无法喝,我也不敢随意喝。这点水要维持三个人呢,包括一个必须保证多饮水的病人。 我们五个人紧闭在车厢里,不仅氧气稀薄,还空气污浊zhuo。我们不得不连续给朱骏输氧,但又担心不够维持这一路。我还不时短暂开窗换气,却又不抵寒风。秀英一直在忙着,时不时给朱骏喂水,测量体温,擦拭降温等。我对秀英说,除了输氧喂水給药,别的都不必忙了,他虽然有些发烧(体温38度左右),但威胁他的不是这个温度本身,而是潜在的内部病变,只能尽快去医院才能解决。在这4500米的高原,我们自己也要尽量保存实...

11 minJUN 1
Comments
【黄河十年行】9. 高原夜沉 送医途中惊魂不断 (作者:湘平| 播讲:红洋)
success toast
Welcome to Himalaya LearningDozens of podcourses featuring over 100 experts are waiting for you.